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难得的知己

难得的知己

时间:2013-12-23 作者:未详 点击:

  王老实是一位老实本分的渔民,早上起来,拿着鱼网来到村西边的河上,每天只打十网,多了也不再打,不管这十网是一无所有,还是收获甚丰,他都不太在意,因为他从来也没想着要从捕鱼上发多大的财,只是为了奉养年迈的老母,能够聊以度日就相当满足了。
  
  这一天,王老实一大早又来到河边,打下了十网,收获还算不错,他特地来到河边的一个无人之地,将网洗干净了,然后脱去身上的脏衣服,跳进河里洗起澡来。
  
  刚洗了一会儿,王老实忽然觉得双脚一紧,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拖到了水底。原来是一个落水鬼为了自己能够投胎,拉他作了垫背。
  
  王老实感到命在顷刻,顿时十分悲痛,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不承想那个落水鬼见他哭得伤心,反而又将他拖出水面,问他为何如此悲痛,王老实止住哭声,一声哀叹,说道:“我是一个渔夫,死了也没有什么可惜的,只可惜家有高堂老母,全靠我一人奉养,我死之后,老人家必然饿死。”说罢,他又放声大哭。
  
  那个落水鬼听了,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无奈之下就放了他,自己沉入了水底。
  
  这个落水鬼其实也是一个倒霉蛋:他姓张,是个秀才,在私塾教书。三年前在一次酒醉后掉入这条河中淹死,可张秀才死后不久,十殿阎君查看他的生前所为,虽然嗜酒如命,却从来没做过一件伤天害理之事,并且还处处时时仗义直言,主持公道,于是认为他命不该绝,决定再还他十年阳寿,但必须按规矩行事:找到一个垫背的,方能还阳。
  
  张秀才在这条河里一呆就是三年,三年来,从这条河上渡过的人何止千千万万,可是遇到穷苦的单身过客,张秀才不忍心下手;遇到真正大奸大恶的人,又没有机会下手,因为这些人大多是达官显贵,或者富商豪绅,总是仆人成群,前呼后拥,他孤掌难鸣。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张秀才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下手,这一次他看见王老实下河洗澡,犹豫了一会,便决定下手,可问明情况之后,心又软了。
  
  张秀才事后决定:今后不再为了那十年阳寿去害一个无辜的人,宁可舍弃了也在所不惜。
  
  这一天,张秀才正在水底唉声叹气,忽听岸上传来“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他浮出水面一看,原来是王老实正在河边焚香祷告,张秀才忍不住好奇起来,隐住身形,来到王老实身边,只听见王老实口中念念有词,仔细听来却是在为他张秀才超度亡灵,祈求上苍保佑他尽早投生。
  
  张秀才听了,不由得大为羞惭,他想,自己害人未遂,而被害之人却如此对待自己,于是忍不住显出身来,冲着王老实倒身下拜,两人坐在河边谈得十分投机,虽然人鬼殊途,却成了刎颈之交。
  
  有一天,这一人一鬼再次相会,双方订下了约定:从今以后,张秀才每天为王老实在水下赶鱼,这样王老实就能多打鱼了,鱼变卖后,除了奉养老母和自己吃穿用度之外,每天要打一壶美酒给张秀才解馋,剩余钱财全部施舍给乞丐。
  
  从那之后,王老实每天按照约定行事,每晚都买来美酒给张秀才,这一人一鬼每晚对酌直到夜半更深,星稀月朗,才依依不舍地分手。这样的日子真是快乐似神仙,一晃便三年过去了。
  
  这天晚上,一人一鬼又在一起对酌,酒至半酣,张秀才忽然长叹一声,说:“王兄,你我虽然阴阳相隔,但三年来义气相投,堪称莫逆,但天下无不散的筵席,可能明天我就要远走他乡了。”
  
  王老实忙问其故,张秀才说:“由于我不忍心害人,不知哪路天神将此事上奏天帝,天帝感我忠义,降旨封我为襄阳城隍,要我明日起程去襄阳赴任。”
  
  王老实连忙道贺,然后开怀畅饮起来。
  
  分别的时候,张秀才抓住王老实的手,说:“我走之后,你将会一日不堪一日,最后穷困潦倒,到那时你已了无牵挂,可到襄阳找我。”接着,他又说了到襄阳后如何寻找的路径,说完,便纵身入水。
  
  果然,第二天晚上,王老实再次来到聚会的旧地时,再也见不到张秀才了。
  
  张秀才走后,王老实的日子果然渐渐艰难了,原来三年来,这一人一鬼为了救济穷人,将方圆数十里内的鱼虾几乎打尽,现在张秀才走了,没人为王老实赶鱼了,王老实渐渐连老母也奉养不起了,无奈之下,只好一边捕鱼,一边讨饭。
  
  一转眼又是三年,母亲寿终正寝,王老实葬了老母,觉得在家乡再也呆不下去了,想起当初张秀才临别之言,决定到襄阳走一遭。
  
  王老实一路上风餐露宿,靠乞讨度日,终于在三个月后来到了襄阳城内,他打听到城隍庙的所在。
  
  这天晚上,王老实沐浴更衣,三拜天地之后,来到了城隍庙内,撮土为香,朝神像三叩九拜之后,神像后走出一个鬼卒,将王老实带到后堂等候。
  
  到了后堂,王老实看到一个官员模样的,正在内堂议事,下面跪着一帮听差、杂役,那官员看到王老实走进后堂,连忙喝退众人,自己却马上走入内室,半晌不见出来。
  
  王老实奇怪了:刚才看到的那个官员,不正是昔日老友张秀才吗?他为什么走入内室避而不见呢?
  
  王老实正这么想着,内室的门终于开了,只见张秀才恢复了旧时的装束、面貌,抢步来到王老实面前,倒身下拜:“仁兄,请恕怠慢之罪。”
  
  张秀才告诉王老实:自从接任城隍一职后,每天只能勤勉公务,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稍有闲暇,想到的尽是和王老实把酒言欢的快乐时光,只可惜时光不会倒流,有时真想辞官不做,去他乡寻兄。今天王老实来了,本当即刻相见,但他和王老实是贫贱之交,不能以高高在上的官员模样相会,这才走入内室,沐浴更衣,焚香以告天地,恢复本来面目才敢出来相见。王老实听了,顿时恍然大悟。
  
  两人当夜把酒言欢,联床夜话,一连三天,张秀才白天处理日常公务,夜晚和王老实不眠不休,彻夜畅谈,诉说着自己的为官之苦,王老实这才知道老友虽身居高位,却失去了生活的乐趣,反不如自己捕鱼讨饭快乐逍遥。
  
  第三天晚上,王老实开口劝道:“贤弟,请听愚兄一言——贤弟以前过惯了那种闲云野鹤的逍遥日子,如今身居官场,身子在此,心思在彼,岂能不烦?怎能不苦?”
  
  张秀才听得连连点头,王老实又说:“既然你已身处宦海,就要用官场的规矩来办事,遇事不管采用了什么手段、什么方法,只要为的是兴天下、安黎民,无愧于心,就可以高枕无忧。此乃愚兄浅见,望弟慎思之。”
  
  张秀才听了,沉吟半晌,忽然眼睛一亮,眼前已是云开雾散、一片光明,他禁不住仰天大笑,然后赤足跳下床来,冲着王老实倒身三拜,说道:“仁兄一席话,胜读百卷书,我明白了!”
  
  天亮后,王老实起来,一看,张秀才还满脸喜悦地酣然睡着……
  
  王老实会过了老友后已全无牵挂,他也不辞行,不顾书吏、鬼卒如何苦苦挽留,吩咐他们不可惊动老爷休息,便悄悄地离开了城隍庙,开始云游天下。
  
  传说华山之上有人看到王老实驾鹤升天,北海之人传说他踏浪而去,却无从考证,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王老实后半生的日子必定是过得很快乐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