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天下第一笔

天下第一笔

时间:2020-07-04 作者:未详 点击:

  高才李天然
  
  黄炜领着保镖寒铁衣骑马来到涿州。他们到达李家笔铺门口的时候,已是日薄西山了。寒铁衣一抱拳,对正准备打烊的店伙计说:“我们黄老板不远千里来到贵地,就是想要买几支上佳的毛笔,烦劳您给店主通禀一声!”看店的伙计为难地说:“两位客官,您们来得不是时候呀!”
  
  李家笔铺的老板名叫李彦斌,他正在店后对李福发脾气呢。一个月前,李福被李彦斌派到了冰天雪地的长白山。经过苦心收罗,李福一共花了两千多两银子,买回了三十多张最上等的紫貂皮。
  
  李福回到涿州,李彦斌验看过那三十多张紫貂皮后,对着李福劈头就是一顿训斥,责怪他今年收来的皮子不好,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
  
  黄炜对寒铁衣一摆手,两个人正要转身离开,就听笔铺后门“吱呀”一声响,李彦斌气呼呼地走了出来。
  
  那个店伙计一见李彦斌露面,就小心地凑过去,将黄炜千里求笔的事情说了。李彦斌正不耐烦呢,可他抬眼一见黄炜身穿的那件紫貂皮大氅,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件大氅价值千金,是用几十块最顶级的紫貂皮拼对而成,显然来者绝非一般人物。李彦斌急忙抱拳说道:“黄老板风尘仆仆,前来敝店求笔,实令李某人感动。如果两位不嫌寒舍简陋,那就在笔铺中住下吧!”
  
  黄炜一听李彦斌如此好客,就爽快地说:“那黄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李彦斌是涿州最大的笔商,前店后厂,笔厂旁边就是家宅。李彦斌安排黄炜住在梅花初绽的西跨院。
  
  李彦斌果真好客,客房里不仅床铺整洁,陈设高档,屋子里还特意生了两个火光熊熊的炭火盆。掌灯的时候,李彦斌命两个伙计抬着食盒子,找黄炜喝酒来了。
  
  李彦斌准备的酒菜非常丰富,七荤八素,还有四个凉菜。最特别的是那一坛子桃花酿,清洌宜人,酒香四溢。寒铁衣饮了几杯酒,推说头痛,到隔壁的房间睡觉去了。
  
  李彦斌和黄炜推杯换盏,一直喝到半夜。黄炜举杯说:“我初到涿州,听大家说,李家笔铺有两件宝,一件是紫貂天毫笔,另一件是您的儿子李天然!”
  
  李彦斌呵呵一笑,说:“紫貂天毫笔不足挂齿,我儿李天然在涿州的人品和学识绝对是第一!”
  
  李天然原本是浪荡公子,可是最近一两年幡然悔悟,刻苦攻读,所做文章意理通达,字字珠玑。黄炜放下酒杯说:“李老板,您何不把贵公子请来,叫我认识一下呢?”
  
  李彦斌面带笑容地说:“黄先生绝非凡人,我命我儿拿一篇文章过来,请您斧正!”一身白衣的李天然走进了东厢房,房中的灯烛都为之一亮。李天然鼻直口方,目若点漆,举止儒雅,谈吐不俗。他捧着一篇刚写好的文章,双手递给了黄炜:“学生才疏学浅,刚写完一篇小文,请先生不吝赐教!”
  
  李天然这篇文章名为《涿州笔赋》,开篇第一句就是──将军佩剑,仗剑可安八方;名士怀笔,走笔可赋千言。黄炜一拍桌子赞道:“有气魄!”
  
  李天然这篇笔赋气势如长江之水,一泻千里,其结构似雄关铁索,环环相扣,真是一篇难得的好文章!
  
  黄炜看罢文章,点了点头,说:“我听说天子要在年前开一个恩科,如果李公子去赴试,状元不敢说,前三甲绝对是有份儿呀!”
  
  失盗紫貂裘
  
  黄炜醉倒在床上。他在睡梦中,听到房门“咣”的一声被人一脚踢开,耳边传来寒铁衣的叫声:“小贼,哪里走!”
  
  黄炜翻身从床上坐起,酒劲当时就醒了一半。借着从窗棂透进来的朦胧月光,寒铁衣双掌翻飞,正和一个黑衣蒙面人交手。寒铁衣练的是手刀的功夫,两掌一经挥动,竟夹杂着“铮铮”的金铁交鸣之声。那个黑衣贼瘦小灵活,轻功甚高,猴子一样在寒铁衣的掌隙中滴溜溜转。黑衣贼的左臂上,抱着黄炜那件紫貂皮大氅。
  
  黄炜见寒铁衣久攻不下,扯开嗓子高叫道:“抓贼啊!”
  
  黑衣贼怕李府的人被惊动,他两脚一跺地,身形一股烟似的直纵而起,“哗啦”一声,穿瓦而出,鬼影子一样消失不见了。
  
  寒铁衣武功虽高,轻功却非所长。他一口气追出了十几里,最后却把黑衣贼给追丢了。李彦斌领着仆人赶到东厢房的时候,追贼的寒铁衣也气喘吁吁地回来了。
  
  李彦斌听黄炜说丢失了紫貂皮大氅,连声安慰道:“黄先生,您放心,我这就派人去找,一定要将您的紫貂皮大氅找回来!”
  
  李彦斌在涿州果真是个人物,十几路寻贼的人马分头寻找,第二天下午,那件价值千金的大氅就被李府的护院侯靖拿了回来。
  
  紫貂皮大氅完璧归赵,黄炜一抱拳说:“谢谢李老板!”
  
  李彦斌叹了一口气说:“只可惜侯靖找回了大氅,那个窃贼却逃脱了!”
  
  李彦斌转身,从侯靖手里取过一个红木笔盒,打开笔盒,里面竟是五支紫貂天毫笔。李彦斌将这五支笔送给黄炜,权当给他压惊赔罪了。黄炜告辞时,还不忘叮嘱道:“一定要让李公子赴京应试,他可是人才啊!”
  
  黄炜领着寒铁衣离开了涿州,寒铁衣一路上深锁眉头,闷头想事。黄炜纳闷地问:“你在琢磨什么?”
  
  寒铁衣抬头说:“您不觉得侯靖的背影很像那个窃衣贼吗?”
  
  黄炜抖了一下身上的紫貂大氅,呵呵笑道:“如果是侯靖窃走了我的大氅,他为什么又给我原封不动地送回来呢?”
  
  寒铁衣摇了摇头,说:“这个我也不明白!”
  
  两个人赶了半天的路,中午来到了交城镇。两人来到镇上最大的酒楼,进了雅间,黄炜随口点了几个菜。寒铁衣突然用手一指酒楼对面的妓院,叫道:“您看,李天然!”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