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小神厨

小神厨

时间:2020-05-10 作者:未详 点击:

  四海酒楼生意好,是因为四海酒楼的菜好;四海酒楼的菜好,是因为有一个好厨子。这个厨子叫香十三,他的年纪刚好是十三岁。
  
  香十三的菜好,自不必说,从选料到改刀,从上勺到出锅,急火慢火,冷汤热汤,一点儿也不马虎。即使是一个脚夫要了一碟炒香干这样的小毛菜,他也烧得极其考究。至于什么色香味,辫子巷两边的墙都有话要说。
  
  香十三是个孩子,是孩子难免有顽皮的时候。他来四海酒楼的第一天,就站在辫子巷雪白的墙边发了好一会儿呆,最后跑到老板那里要了一支秃笔,在墙上歪歪扭扭地写了两个字:好香。
  
  那以后,四海酒楼的门口就常备了笔墨,每一个有兴致的人都会对香十三的菜有一番评说。其中最幽默的一条是关外的一个秀才写的:我的大牙哪儿去了?没有人知道他的大牙哪儿去了。也许掉到菜盘子里去了。香的!
  
  烟花三月下扬州。这是唐朝一个姓孟的诗人定的规矩,每个想去扬州的人都把这句话奉为金科玉律。农历三月十九这一天,四海酒楼来了两个装束奇怪的客人。一个个子极高,一张脸阴森森的,没有一丝微笑;另一个个子极矮,倒是个爱说爱闹的主儿。
  
  他俩走进四海酒楼的时候,正是晌午,四海酒楼的客人极多,本来大家吵吵嚷嚷的,惟恐自己说话别人听不见,可是,这两个人走进酒楼的时候,酒楼内突然出现片刻的沉寂,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向这两个人的身上望去。
  
  高个子一身白,腰里挂了一把墨铁剑;矮个子一身墨,背后却背了一对亮银钩。他们的手里拎着个沉甸甸的包裹。高个子不说话,矮个子打圆场:“幸会幸会,诸位慢用,慢用,不要客气,不要客气。”好像这一屋子人都是他请的客。很多人笑了,觉得这两个人挺滑稽,就接着吃饭、喝酒。
  
  两个奇怪的客人坐定,叫过跑堂的伙计,点了两凉两热,二荤二素,二十个白面馒头,两壶烧刀子。真是好饭量。
  
  后来不知怎么着,就惊动了官府的人,把两个人给拿了。扬州城的人都知道,来拿这两个奇怪客人的捕快一个叫尚网,一个叫夏载。尚网爱和人面对面地斗,而夏载多半在人后做文章。但不管怎么说,这两个人绝对是扬州城内一等一的高手。尚网和夏载出来一个人,就已经是不得了的大案,要是两个人都出来,那这个案子不通天才怪。
  
  尚网和夏载到四海酒楼,没动一刀一枪就把那两个奇怪的客人给锁了。这倒不是他们的武功高出对方多少倍,实在是因为他们来的时候,那两个人已经不会动弹,形同死人一般。要不然,绝对是一场恶斗。
  
  那一高一矮两个汉子在酒桌旁刚刚坐定,就一人显摆了一手。那个矮的用手轻轻一拍桌子,两双筷子齐刷刷地落到二人面前的小碟上,無声无息,像棉花落进池塘里。而那个高的要夸张一点,他一剑把在他们眼前飞来飞去的一只苍蝇劈成了两半,不是拦腰,而是从头到尾。这两半苍蝇是那么的均匀,即使机器分割也难以达到如此标准。
  
  这样四个人遇到一起,还不把四海酒楼闹翻天喽!可四海酒楼的生意依然红火,其他客人没有受到一点点惊扰。
  
  只是有点好奇,不知道这两个奇怪的客人是什么来路。
  
  尚网说:“他们就是朝廷通缉的要犯。”
  
  整个酒楼的客人都拍手。
  
  尚网说:“这功劳我们哥儿俩可不敢当。”
  
  夏载说:“这功劳是小兄弟香十三的。”
  
  众人听得糊涂。
  
  这时跑堂的伙计耐不住了,他跳上一把椅子,气喘吁吁地说:“是我报的案!”
  
  尚网和夏载忍不住笑了。
  
  原来,香十三正在厨房上灶,忽然闻到一股人血的腥味,这种味道很淡,应该是十几天前溅到人身上的。香十三的鼻子就这么灵敏,店里来了什么样的客人,他吸吸鼻子闻一闻就会知道。
  
  和畜血相比,人血显得格外的甜。
  
  香十三不但闻到了人血味,还闻到了银子和珠宝上的羊膻味。这样的客人让人不能不思量。何况,那起要案事主在扬州城外被劫杀的消息比春风还快,把扬州人的脸都吹绿了。
  
  何等凶残的江洋大盗,竟栽在一个十三岁的厨子手里。这不能不让人啧啧称奇。
  
  其实,香十三不过往那两个人的菜里多加了两味“佐料”!
  
  既然称奇,就挡不住有人慕名而来看的。来看的还算谦逊,更有些达官贵人让下人捧着帖子请香十三过府一聚的,都被香十三婉言拒绝。
  
  香十三的生活三点一线:卧房——天井——厨房。卧房里睡觉,天井里玩,厨房里上灶。
  
  要说他玩,玩得也出奇。别的孩子玩一种游戏,玩几次也就厌了,可香十三不同,每种游戏他要是不玩精了,绝不肯罢手。
  
  大人们都说,香十三是一个固执的孩子。固执的孩子难免犯死心眼儿。可死心眼里要是通路了,说不定就会遇到哪路神仙。
  
  四月初八是庙会,扬州城显得格外热闹。
  
  且不说瘦西湖上画舫游弋、小舟如织,也不说大小庙宇人声鼎沸,单说这四海酒楼,订桌的恨不得排到后半夜去。
  
  香十三格外地忙。
  
  人忙鼻子也忙,二楼南窗一桌是四川老客,菜里额外加了一把辣子;一楼北窗三桌是山西的钱商,菜外加送一碗陈年香醋……只有二楼小包房一直空着,可二楼小包房早在一个月前就订下了。
  
  这是一个星光灿烂的夜晚。辫子巷外悠悠然走进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中年汉子,人高马大,眉宇之间透着少有的一股英气。他的右首是一个老者,胸前一把长髯,几乎把衣襟都遮盖了。他的左首是一个女孩,年纪也就十二三岁,长得伶俐漂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