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比纸扎

比纸扎

时间:2021-12-26 作者:未详 点击:

  从前,城里有两家纸扎店,胡家在城南,孙家在城北。这天,胡家的当家人胡三到纸坊买纸,回来时路过孙家,见当家人孙家勉正躺在躺椅上,一边喝茶一边晒太阳,嘴里还哼着戏文,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再看自己,扛着一捆纸,热得满头冒汗,累得腰酸背痛,不觉就来了气。
  
  胡三放下纸,挖苦道:“孙大哥,看来你的手艺已是炉火纯青,都传授给伙计,不用自己干活了。”孙家勉瞄了他一眼,说:“也就是个纸活,何必事事亲力亲为,非得较那劲?”胡三正色道:“孙大哥此言差矣,大伙儿买走咱们的纸活,那都是孝敬先人的。你这都不上心,又怎么能让他们表孝心?”
  
  胡三像是抓住了把柄,故意说得很响,很快就招来了一帮看热闹的人。孙家勉让他这一通抢白,脸上有点挂不住了:“我就是随便糊糊,也比你糊得好,大伙儿都看得清楚呢。”
  
  胡三冷笑一声:“那可未必。咱来比比!”看热闹的人在一旁起哄,孙家勉自然也不能退缩。于是,两人约定,十天后就是十五,他们各扎一对童男童女,放到十字街边,请大伙儿置评。
  
  胡三一回到家,就开始精心准备起来。要知道,如果能把孙家勉比下去了,那他就是城里的纸扎王了!有了名声,生意自然会更红火。这纸扎,就是用竹篾扎出形来,糊上纸,纸上再绘制图案,有童男童女、骡马车轿,待先人出殡时,在坟前烧掉,让先人在阴间用。胡三干了这些年,也摸索出一些窍门:糊完纸后,先用江米汤拌上灰粉,在纸上抹一层,然后再绘制,那图案就更加栩栩如生了。
  
  很快,胡三就做好了一对童男童女,和真人一样,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是纸活来。
  
  到了十五这天,胡三一大早就把两个纸人抱到了十字街边。很快就围过来一群人,对着纸人评头论足,而孙家勉却迟迟不露面。胡三等得不耐烦了,让伙计看着纸人,自己则来到孙家的店铺,只见孙家勉正在糊纸人。胡三问道:“孙大哥,你忘了咱们约定的事啦?”孙家勉说:“没忘没忘。你没见我正在糊吗?一会儿就过去。”胡三看了看那个刚糊了一半的纸人,心中暗笑,就这么个再普通不过的纸人,怎么能和自己的比?
  
  于是,胡三回到了十字街,却见一群人气势汹汹地跑到他跟前,打头的是个财主,后面跟着长工。一个长工指着童女说:“东家,你看!”财主盯着纸人,眼冒怒火,怒气冲冲地问胡三:“你把我闺女糊成纸人,是在咒她吗?”
  
  胡三吓了一大跳,忙解释道:“我不认得你闺女,更不会咒她。这纸人的模样,是我瞎糊的。”财主说:“鬼才信呢!上!”说完,他一挥手,几个长工一拥而上,有的砸纸人,有的扑过来要打胡三。胡三吓得丢下纸人,抱头鼠窜。幸亏他跑得快,那些人没追上他,却把纸人砸了个稀巴烂,财主还在后面大喊:“头一回,我暂且饶了你,要是再敢糊成我家人的樣子,我就把你的手剁了!”说完,那些人趾高气扬地走了。
  
  胡三回到十字街,看着地上一片狼藉,欲哭无泪。
  
  这时,孙家勉气喘吁吁地赶来了。他看到被踩烂的纸人,问清楚原委后,叹了口气,对胡三说:“兄弟,我就说别做得太好嘛。你画得太逼真了,那就像真人了,准会惹麻烦。咱就是个扎纸活的,惹得起谁呀?”
  
  胡三不耐烦地说:“我还用不着你来教我!输就输了,我认就是!”
  
  孙家勉忙说:“你也没输。我刚糊完了纸人,就有人来买,我说先要抱来让你看看,他都不让,说有急用,硬给抱跑了。兄弟,要不咱就这样吧,别比了。”
  
  胡三冷哼一声,心说:又想编个故事来蒙我,我才不上你的当!为什么不敢把纸人抱来?还不是怕输?哼,我非让你认输不可!于是,他当众对孙家勉说,今天让人搅了局,咱就十五天后再比。众人又在一旁起哄,孙家勉只好答应了。
  
  这一回,胡三长了记性,做好纸人画图时,画成了外族人的模样:黄头发、高鼻梁、蓝眼睛。虽然看着有些别扭,但总不会再惹什么麻烦了吧?
  
  到了三十这天,胡三和伙计抱着纸人,直奔十字街。经过西禄街时,却见吴家门前围着很多人,吹吹打打的,像是在舞狮子,异常热闹。这条街本来就很狭窄,这么一来就过不去了,要是耽误了时辰,自己可就输啦!于是,胡三边往前挤,边大声喊道:“借光,借光,让我们过去!”
  
  围观的人听到后,扭头一看,见他们抱着纸人,赶紧让开一条路。胡三和伙计举着纸人挤了过去,刚走到吴家门口,就听见一声断喝:“站住!”胡三和伙计下意识地停住脚步。
  
  吴家儿子气呼呼地来到二人面前,瞪着眼睛问:“胡三,你是和我们家有仇吗?”胡三有点蒙:“兄弟你说的什么话,咱两家没仇啊。”吴家儿子更生气了:“没仇的话,我们在这儿欢天喜地给老太太祝寿,你俩却抱着纸人过来,成心送晦气是吧?”胡三忙赔上笑脸:“我们只是路过,没别的意思。”吴家儿子凶巴巴地说:“那么多路你们不走,非从我家门口路过,我看你们就是存心找碴儿。师傅们,看你们的啦,我有重赏!”
  
  这一嗓子出去,那些耍狮子的师傅立刻跑了过来,把胡三和伙计团团围住。绣球往他们脑袋上一晃,狮子就往他们身上一扑。没几下,他们手中的纸人就被扑了个稀巴烂,他们自个儿也被扑倒好几次,还挨了几脚。两人连滚带爬地钻进人群,狮子扑不着了,才算作罢。
  
  胡三和伙计狼狈地逃窜了一阵子,不见有人来追,这才停下了脚步。胡三心里委屈极了,他哪知道今天是吴家老太太的寿辰呀!纸人没了,自己又被打成了这副样子,再去找孙家勉,只能被他看笑话。他只好偷偷溜回铺子,绝口不提比试的事。
  
  他不提,孙家勉却找上门来了。孙家勉听说胡三挨打了,特意提着点心过来看他。一进门,他就十分抱歉地说:“哎呀,我忘了今天是吴家老太太的寿辰,还跟你定下比约,是我的不对。要不咱们不比了,就这样算了吧?”
  
  胡三在心中暗骂:你装什么大尾巴狼?看我被打成这样,没法跟你比了,指不定多高兴呢。可他嘴上却说:“这事也怪我考虑不周,怨不得你。不行,咱俩还得比一场!”
  
  孙家勉看他依然坚持,就说:“那还是十五天后,在十字街吧。”
  
  胡三又一次吸取了教训。他想,抱着个纸人满街跑,确实不太吉利,下回再去的时候,用布把纸人蒙上;要是赶上谁家办喜事,就绕着走。这样一来,估摸着不会再惹麻烦了。他打算再好好准备一番,便来到材料屋,找出一根毛竹,想用篾刀劈成细篾。可这根毛竹掂在手里轻飘飘的,不太对劲!他定睛一看,不禁诧异地叫出声来,这哪里是毛竹啊?分明是一个纸活!
  
  胡三忙叫过一个伙计,问刚才谁来过材料屋。伙计想了想说,好像看到了孙家勉的背影。胡三想了起来,就在刚刚和孙家勉聊天时,孙家勉突然说要上茅房,出去了一袋烟的工夫。
  
  胡三苦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还真是那句话,有仔的蛤蟆不出声,没仔的蛤蟆瞎乱蹦!”打那以后,他再没提过比纸扎的事。他踏踏实实地做纸扎,活儿也做得越来越好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