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凶案发生

凶案发生

时间:2019-08-15 作者:未详 点击:

  楔子
  
  刘二柱伸出手去,“啪、啪、啪”叩了三下门环,院里没有动静。他又叩了三下,依然寂静无声。他回过头看袁老板,目光里透出问询之意。
  
  袁老板在门板上擂了一拳,骂骂咧咧地说道:“都快晌午了,这婆娘插上门做什么?”说着冲伙计们一摆手,“跟我来!”
  
  众人绕到大门右边的院墙前,袁老板让膀大腰圆的刘二柱蹲下,他踩着刘二柱的肩膀爬上墙头,攀着墙边的大枣树翻进了院子。
  
  三个伙计站在门口说话,正说着,就听“哐当”一声,大门开了,一个青年男子衣冠不整地从里面冲出来,见了他们也不停留,一溜烟地跑了。
  
  这时,院子里传来袁老板的喊声:“快来人!杀人了!”
  
  三个人冲进屋一看,只见床上一片血迹,袁老板的妻子洪氏倒在血泊里。袁老板大声叫道:“出人命了,快去报官!”
  
  1。现场勘验
  
  很快,县令诸葛云飞便带了差人过来。一行人来到袁家大宅,袁老板把县令引到卧房门口,往屋里一指,说道:“内人就是在这间房里被害的。”
  
  诸葛云飞进屋一看,只见床上一片狼藉,一具女尸躺在床上,胸前血肉模糊,看起来是被利器刺死。
  
  死者的被褥上血迹斑斑,扔在床角的粉红缎子小袄上也有两处血痕,应该是凶手作案后用小袄擦拭凶器上的鲜血时留下的。
  
  诸葛云飞在现场没有找到凶器,便吩咐仵作验尸,又命人屋里屋外仔细检查,自己到了正厅,命人将袁老板带进来问话。
  
  “小人名叫袁丰,在前门大街上开了一家鸿运绸缎庄,因年关将至,生意红火,眼看店里屯的货不多了,小人就带着三个伙计回家取货。
  
  “来到家门口,发现大门从里面反锁,叩门许久,不见内人前来开门。小人心下起疑,就从院墙上爬了进来。”
  
  “到了卧房门口,发现门虚掩着,我推门进来,见内人盖着被子卧在那里,床上衣衫、被褥凌乱不堪。
  
  “我走到床前,忽听门外有动静,接着院子里传来奔跑之声,我赶紧抢到门前,只见一个男人正往大门外逃走,我担心内人的安危,不敢追赶,到床前揭开被子一看,就见内人满身鲜血倒在那里。我惊恐之下没了主意,忙招呼伙计们进来,之后钱贵就去报案了,我和另外两个伙计一直在门口等着,直到大人驾临。”
  
  “那逃走之人你可认识?”
  
  “小人认得,他是寄住在南门外的孙秀才,名叫孙洪健。平日里看他斯斯文文,没想到竟然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来!”说着袁老板眼圈一红,眼泪落了下来。
  
  诸葛云飞立即命捕头李毅带人前去拘捕孙秀才,然后又传讯三个伙计,他们所说的与袁丰并无二致。
  
  这时仵作已验尸完毕,回禀道:“验得女尸一具,年约二十七八,左胸有圆形伤口一处,径四分,深三寸二分,乃锥形利器所伤,致命。”
  
  诸葛云飞又问可曾找到凶器,差人回道:“里里外外都找遍了,并没有找到凶器。”
  
  眼看天色已晚,诸葛云飞便命差人将袁宅严密把守,袁丰和三个伙计未经准许不得随便外出,待明日继续搜查凶器。
  
  安排完毕,他正想带领众人回县衙,忽听一个清脆的声音说:“你可看清楚了,孙秀才身上并无血迹?”诸葛云飞走到门口一看,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差人正在问刘二柱话。
  
  刘二柱答道:“那孙秀才穿的是一件月白色长袍,如果上面有血迹,定然醒目,我不会看不到的。”
  
  “他身上可携有凶器?”
  
  “他当时衣衫不整,袍带都没系,一只手抓着袍襟,一只手提着靴子,没见他携有凶器。”
  
  那少年一眼看到诸葛云飞,忙一缩身子躲到了一边。
  
  回到县衙已是掌灯时分,诸葛云飞来到后堂,只见一个人站在书桌前,正是刚才在袁家大宅里向刘二柱问话的少年差人。
  
  少年见到诸葛云飞,忙站起身来,叫了声“爹爹”。
  
  诸葛云飞沉着脸说道:“一个姑娘家,不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偏偏喜欢扮成个假小子,到案发现场胡闹,成何体统?”
  
  那穿着男装的女孩冲着父亲做了个鬼脸。
  
  “你这丫头,真拿你没办法。”诸葛云飞摇了摇头,又问,“蔓菁,刚才从你和刘二柱的对话中看来,孙秀才逃逸时并没有把凶器带走,那么凶器应该还在袁宅里。你既然想查案,明天就再去搜查一番,看能不能寻到些蛛丝马迹。”
  
  “遵命!”
  
  2。失踪的凶器
  
  第二天一早,诸葛蔓菁仍作差人打扮,混在众差役中来到袁家宅邸,大家里里外外搜了个遍,仍然没有找到凶器。
  
  这时袁丰招呼众人进屋歇息,他满脸堆笑道:“各位差爺忙活半晌了,这天寒地冻的,进屋喝杯茶,暖暖身子吧。”
  
  诸葛蔓菁随着众人走进客厅,众人围炉而坐,袁丰命人端来茶点供大家吃喝。
  
  一个叫陈虎的中年差役说道:“袁老板还是给我倒碗白开水吧,昨天喝你一壶酽茶,一晚上都没睡着觉,今天可不敢再喝茶了。”
  
  袁丰笑着拿来个大碗,从锅里舀了碗开水,递给陈虎。
  
  陈虎望着盛开水的那口铁锅,忽然问道:“袁老板,今天怎么换成锅了?我记得你昨天是用一把大铁壶来烧水的吧?”
  
  袁丰一怔,随即笑道:“那把壶坏了,一时来不及买新壶,只好先用这口锅凑合一下。”
  
  众人闲谈了一会儿,又接着搜查。诸葛蔓菁也到处找寻着,忽听陈虎“咦”了一声,诸葛蔓菁循声望去,只见陈虎站在灶屋门口,手中举着一把大铁壶,正将壶底冲着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