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迷魂山

迷魂山

时间:2019-07-23 作者:未详 点击:

  山中迷途,被困的,是人,还是人心?
  
  1。久远的传说
  
  最近,罗家村的两户农家院子里住进了两批人马:一批是市里组织的野生动物资源调查小组;另一批是省里的一支地质勘察队伍。
  
  一天黄昏,像往常一样,村民和外来人围坐在一起闲聊。只听一位老者侃侃而谈:“这眉岭山是巨厚的二叠纪玄武岩层,覆盖古老的下古生代岩层形成的。据记载,2。3亿年前的二叠纪时期,沿着一条绵延长达数百公里的巨大裂缝,熊熊燃烧的地下岩浆喷发出来,覆盖了大面积的地面,冷凝后形成了以眉岭山命名的玄武岩……”
  
  眉岭山正是江正源此行工作的区域,罗家村位于它的山脚下,是进出山里的必经之路。此时,他正被闲聊的话题所吸引,当大家聊着眉岭山时,就说到了迷魂山。
  
  一位村民说:“我们村里人都很忌讳说迷魂山,不过你们是外来人,可以例外,我就简单给你们说说村里流传得最广的几件事吧。上世纪70年代,几个伐木工人进入迷魂山,无一例外地失踪了;三位村民到眉岭山采药,却误入了迷魂山,在里面走了两天两夜,以致神志不清,最终困死在山里;上世纪80年代,一位动物保护专家带领队伍到山上考察,手表和罗盘都失去功能,不管怎么走都会回到原地,最后想办法用刀砍出一条路来,才算逃脱厄运;上世纪90年代,一支地质队伍到山里勘探,由于罗盘失灵,也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在迷魂山中迷了路,当时天气恶劣,突然下起大雪,队员们饥寒交迫,一些人无法再前进,队长便独自出去寻找援助,据说那队长在山里转了一天一夜,才找到一条下山的路,可当他找到救援队伍赶回去时,却再也找不到自己队员的踪迹了……”
  
  村民讲到这儿时,老者忽然站起身,默默地走开了。而其他人,都继续津津有味地听着村民讲那些诡异的故事。当黑夜完全降临时,众人才悠悠地散去。
  
  江正源也准备离开,却见刚才的老者一个人站在院门口,抬头望着远方。他好奇地走过去,顺着老者的视线看去,在皎洁的月光下,前方是两座大山的轮廓,除此之外,一片漆黑。他忍不住问道:“老先生,您这是在看什么呢?”老者指向一座山,神情古怪地说:“我在看那座迷魂山,虽然它紧邻眉岭山,但却和眉岭山差别很大。别看它山顶开阔,一眼望去感觉一目了然,山中却是怪石林立、岣岩交错,又因植被繁茂,天气变幻莫测,所以它的实际环境比想象的更复杂。”
  
  “哦?这么说来,老先生是去过山里了?”
  
  “可以说去过。”老者深深叹息一声,又补充道,“也可以说没去过。”江正源被弄糊涂了,不明白他的意思,但知道追问也问不出结果,便转而问道:“老先生,听你讲话很专业,你一定是地质专家吧?你们这次来这里,就是要去那迷魂山勘探?”
  
  老者见他穿着野生动物资源调查组的工作服,便说:“不,我们工作区域是在眉岭山,和你们一样。没人愿意私闯迷魂山。”
  
  “哦。”江正源应了一声,再次顺着老者的视线看去。只见两座大山重重叠叠,在久远传说的衬托下,显得十分诡异和神秘。
  
  2。身陷迷魂山
  
  野生动物资源调查工作正式启动。江正源被组长肖兴平分到了猫科动物调查小组,他料到了肖兴平定会借机公报私仇,只好憋屈地接受了任务。调查猫科动物,是以粪便为调查对象,他每天和同组的人员进入眉岭山,寻找着猫科动物的粪便,记录样带内发现的粪便数及其与样带中心线的垂直距离。
  
  一天,肖兴平突然说要检查每个小组的工作情况,就跟着江正源一组进入了眉岭山。他走在一行人中间,一本正经地督导工作。当步入茂盛的丛林时,他逐渐走到最后,像发现了宝藏似的叫起来。大家向他围过去,原来他在一堆落叶下发现了粪便。江正源戴上一次性手套,检查粪便说:“太好了,这是猫科动物的粪便,从外观来看,非常新鲜,应该是动物不久前留下的。”
  
  “这么说,那动物还在这附近。”肖兴平道,“那我们分成几组,赶快在附近找找,看还有没有其他发现。”随后,他盯住江正源说,“你和我一组,我们去那边找一找。”江正源不想理他,当他保存好粪便后,发现其他人已分为两两一组散去,只剩他和肖兴平了,便无奈地跟着他朝丛林深处走去。
  
  起初,肖兴平走在前头,走走停停,不久后,就换江正源走在前头。其实,他压根没发觉肖兴平退到了后面,因为他一直在低头仔细地寻找粪便。过了一会儿,江正源有些疲惫了,回过头想告诉肖兴平稍作休息,哪知后面竟空无一人!
  
  他即刻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呼喊肖兴平,却没人回应他。凭着来时的记忆,他走了一段路,发现越走越偏,四周的地形和经过的山路完全不一样了。一个念头忽地从他脑子中闪过,他身体一凛,呆在了原地。
  
  “难道我误入了迷魂山?”他心里一阵恐慌,赶紧把背包拿下来翻看,这才想起来时把GPS给了肖兴平,包里除了调查要用的相關工具和物品,只有半天的食物和水。此时已过中午,他听见肚子在咕咕叫,却没舍得吃干粮,只喝了一小口水,凭着感觉继续在丛林里前行。也不知走了多久,他忽然听见丛林深处传来一阵动静,看见几片巨大的叶子后面走出来两个人,心中不禁狂喜。他迫不及待地上前问道:“请问你们知道下山的路吗?能不能带我下去?”
  
  两个人面面相觑。他这才注意到,他们每人手里都握着一把猎枪,原来,他们是上山偷猎的人,但此时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