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天下第一驴

天下第一驴

时间:2018-10-07 作者:未详 点击:

  张二愣有一头大黑驴,他把这头驴当作宝贝,从不让它离开自己的视线,闲暇时,他就骑着驴乱逛。
  
  这头驴是张二愣他爹临死前留下的。张二愣他爹是驯驴高手,把这头驴调教得一点脾气没有。张二愣从小脑袋不太好使,娘又死得早,爹临死前不放心,再三关照张二愣,这头驴不一般,它是“天下第一驴”,将来荣华富贵都靠它,一定不能犯浑,要好好待驴。
  
  这天,张二愣骑着驴路过村头算命摊,驴尾巴扫倒了签筒,吴半仙没好气地骂了大黑驴两句。大黑驴没发脾气,张二愣发火了,嚷嚷道:“你别瞧不起我这驴,這是天下第一驴!”吴半仙嘲讽地说:“那是你老子封的,算啥?皇帝老子封的天下第一,才算真正的天下第一。”张二愣较真起来:“你等着,我这就上京,叫皇帝给咱驴封个天下第一。”说完,他赶着驴上了官道,往北而去。吴半仙又好气又好笑,嘟囔道:“你以为京城是你二大爷家啊,说去就去;你以为皇帝老子是你亲爹啊,说封就封?我看你是傻子天下第一!”
  
  张二愣骑着大黑驴在官道上走了一阵,前面出现一个路口,他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他正焦急,看见远远地来了顶轿子,心说,去问问路,就拍着大黑驴冲了过去。大黑驴撒着欢跑,收不住势头,眼看就要撞上轿子。衙役一把拉住大黑驴,顺势把张二愣掀翻在地。
  
  轿子里是上任不久的县太爷庄大运。这庄大运不学无术,是总督大人亲侄儿,靠这层关系捐了个知县。庄大运听说有人冲撞官轿,就钻出轿子一看究竟。庄大运从小生长在南方官宦之家,从没见过驴,一见就喜欢上了,一时兴起,拉过来就要骑。张二愣忙嘶喊道:“这是我的驴,你不能骑。”庄大运瞪眼说:“你冲撞官轿,本该治你的罪,你瞎嚷嚷什么?再嚷嚷,把你投进大牢。这驴,让本县骑着玩玩。”张二愣说:“你骑了我的驴,我怎么办?”庄大运一指轿子说:“那就换换,反正离县城不远,玩玩就得了。”张二愣啥也不管,一屁股坐了进去。
  
  庄大运让轿子在后面慢慢跟着,自己骑着驴疯跑,边跑嘴里边吆喝,爽快得很。哪知急转弯时一个不留神,撞进一群队伍里,被掀翻在地。待到庄大运定下神来,冷汗就冒了出来,好巧不巧,那是刘知府的队伍。
  
  刘知府本是找庄县令例行巡查的,没想到庄县令骑着驴冲撞了他的官轿。刘知府本来就讨厌他,这次抓住了把柄,正好把他革职。刘知府当即令人扒下庄大运的官帽、官服,连带张二愣和大黑驴一起解往总督府,要求革了庄大运的职。
  
  总督大人接到奏本,心说:不就是玩玩驴吗?多大点儿事。他压下奏本,让庄大运先休息,日后换个县去当知县。至于那头驴,总督大人听张二愣说这是天下第一驴,就想尝尝驴肉,看看味道到底有何不同。他把驴留在了总督府后院,让人把张二愣打发走了。
  
  过了几天,总督府管家指挥家丁在后院杀驴。那驴本来温顺得很,可这会儿蹶起后蹄乱踹,没人近得了身。这边正闹腾着,后院门口传来张二愣杀猪般的叫声:“还我驴来,还我驴来!”这还了得,闹事闹到总督府来了。管家火了,喊道:“给我把那小子乱棍打走!”他转头又冲杀驴的喊道:“把总督大人的长矛抬出来,我就不信戳不死这驴!”
  
  几人刚抬出长矛,就听见总督的跟班边跑边喊:“矛下留驴!”
  
  原来,当初刘知府把庄大运解往总督府的同时,给恩师马阁老写了封密信。他知道总督大人肯定会袒护侄儿,便让恩师趁机参奏庄总督一本。马阁老素来与庄总督不和,接到密信后,马上拟了一封密折,趁和皇上下棋之际,交给皇上。皇上看过密折,心里门儿清,内臣和外官争斗,正常不过。但他觉得,小小县官如此自由散漫,有必要杀鸡儆猴,震慑官场,于是就下旨,派锦衣卫来提取庄大运等人,要殿审。密信加急,驿卒日夜兼程,恰好在关键时刻,救了大黑驴一命。
  
  皇帝召集百官殿审,把庄大运狠狠批了一顿,革职充军,并趁机训斥百官,吓得百官胆战心惊,不敢作声。殿审完毕,皇上让太监把驴牵到内宫,让张二愣返回原籍。
  
  回到内宫,皇上对管牌子的太监说:“朕今晚不翻牌子,要骑驴。”原来,他想效仿晋武帝司马炎的风流韵事,司马炎坐羊车,他骑驴,驴停在哪个妃子的门前,他就在哪里过夜。再说了,皇上长这么大,只骑过马,还真没骑过驴呢!
  
  就这么着,皇上玩了两天,兴致正高,却发现大黑驴蔫了,一问管事的太监,才知道大黑驴不好好吃料。皇上明白这是驴恋旧主,当即发话,让张二愣进宫。
  
  张二愣正愁没有回家的盘缠,绝望之时,几个锦衣卫来到他面前,嚷道:“张二愣,你沾驴的光了,好事来了。”锦衣卫把张二愣带到宫里,让他专门喂驴。大黑驴被张二愣喂习惯了,看见张二愣来了,胃口大开。吃好睡好,精神头自然就好,走起路来雄赳赳气昂昂。皇上一高兴,就召见了张二愣。张二愣不知道天高地厚,见皇上夸驴,就说:“皇上,我这驴可不一般,是天下第一驴!”
  
  皇上听了,一高兴,传来笔墨,御笔一挥,写了“天下第一驴”五个大字,让太监做了个镀金牌子,挂在大黑驴的脖子上。既然封了驴,驴主人总得封个一官半职吧。皇上对内阁官员说:“你们商议,随便给个禄位吧。”
  
  内阁官员们急忙聚在一起商议。有人说,干脆阉了张二愣,进宫封个六品太监,专门养驴。内阁首辅马上反对说:“这是个浑人,弄进宫里,不是添乱吗?我看皇上也是一时兴起,过些日子兴致淡了,还不得撵出宫去?封个七品侍卫得了。”御前侍卫最低六品,封个七品,完全是忽悠张二愣,不把他当回事。张二愣却乐得傻笑,七品,和县太爷一个级别,他当官了!
  
  首辅大人真是说对了,过了段时间,黄河涨水,皇上忙于处理政务,没兴致骑驴了,吩咐把驴好生送回原籍喂养。首辅大人却犯难了:皇上说返回原籍好生喂养,这是一个活话,万一哪天皇上闲了,想起来了,又要玩驴,找他要驴怎么办?再说了,这可是皇上御封的“天下第一驴”,不能等闲视之。
  
  经过深思熟虑,首辅大人决定派人护送“天下第一驴”和张二愣回家,在他老家划了一块地,起了一所大院子,叫做“驴苑”,给张二愣专门养驴,并征了一座山和一大片草场,作为大黑驴的食料场。张二愣享受七品侍卫的俸禄,由地方供奉,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养好“天下第一驴”,随时听候宣召。
  
  大黑驴是皇上骑过的御驴,张二愣不敢再骑,怕别人告他欺君大罪。他每天牵着驴到处溜达,所到之处,百姓对他和驴都毕恭毕敬。
  
  这天,张二愣牵着驴溜达到了算命摊前,对大黑驴说:“你用尾巴扫摊子,看他还敢不敢骂你。扫啊,扫啊,扫啊!”任他怎么说,大黑驴就是不动。
  
  旁边可急坏了吴半仙,这驴如今是皇家御驴,莫说扫倒他的东西,就是踩烂他的东西,他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吴半仙又是打躬又是作揖,好话说了一大堆,好不容易才劝走一根筋的张二愣。
  
  看着悠哉远去的驴和张二愣,吴半仙心里直嘀咕:我这算哪门子半仙?人家张二愣的爹才是真神仙!看看如今,大黑驴真成了“天下第一驴”,给张二愣带来了荣华富贵。
  
  吴半仙酸酸地骂了一句:“瞧这世道,真是混账!”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