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包公显灵

包公显灵

时间:2018-07-27 作者:未详 点击:

  1。包公现身
  
  明朝的时候,一个叫明水县的地方,发生了一桩连环怪案。
  
  这天一大早,明水知县赵岩突然接到报案,说河道监工索震,死在了家里。赵岩闻讯,连衣服也没穿好,就向索府跑去。那个索震虽不是什么大人物,可他哥哥索雷,却是知府大人,赵岩的顶头上司。知府的弟弟死在他的辖区内,他能不惊慌吗?
  
  赵岩赶到索府的时候,见索震的人头滚落在地,血洒了一地。索震脸上布满了恐惧,好像看到什么不应看到的东西。昨夜索震是和他的一个小妾在一起的,直到现在那个小妾还在瑟瑟发抖。赵岩问那个小妾夜里发生了什么事?她嘴唇不住地抖着,半天才说出两个字:“包公!”
  
  赵岩一皱眉头,这事怎么扯上包公了。捕头杨刚又递过来一件东西,是一道令牌。这种令牌是官府里坐堂审案所用的,而这道令牌的后面写了一个“包”字,竟然是出自包公祠里。
  
  过了会儿,那个小妾缓过神来,又对赵岩说:昨天晚上他们正似睡非睡的时候,突然床前就闪出一个高高大大的人影,黑夜里看不清面目。还没明白过什么事来,就听到一声大吼:“大胆索震,本官乃开封府包拯,你所犯罪行,本府洞若观火,今夜特来审你,还不从实招来!”那个人竟然是包公!明水县最信包公的所在,索震见到包公现身直打哆嗦,她看到包公更是吓得要命,吓昏过去了,再后来的事就不知道了。
  
  赵岩听了,还没等往细处问,又有人来报,包公祠里也出事了。赵岩马上带人去包公祠。
  
  明水县离着陈州很近,据说包公当年陈州放粮曾到过这里,并在这里破了不少案子。明水人最敬仰的莫如包公了,并且县里庙堂最大香火最旺的,就莫如包公祠了。百姓每到初一十五的都到包公祠里进香。
  
  赵岩去了包公祠,迎面就看到包公审案的像,书案前的包公,一手扶着几案,一手捋着胡须,脸上有一种威然正气。在书案上一个筒子里,就放着些令牌,包公像一旁还放着龙、虎、狗三口铡,这些都是仿照包公戏里的样子做的。而现在,那口虎头铡的幔布已经被揭开,刀口上有鲜血,并且血迹犹鲜。
  
  赵岩就陷入了沉思:难道昨天晚上的事,真是包公所为?但很快就觉得这个想法荒唐了,包公已死了几百年了,怎么能再出来呢?
  
  索震死后的当天,知府索雷就来到县衙,对赵岩大发雷霆,并让赵岩在一月之内破获这起案子,抓住真凶,为他弟弟报仇,要不就把他这个知县撤掉。
  
  赵岩怎敢怠慢,拿出浑身解数来破案,可案子查了几天,还没等查出点线索,县里却又死了个人,并且死状跟索震一样,也是身首异处。
  
  死者叫海贵,是一个讼师,经常和衙门打交道。在海贵尸体旁,还有他亲笔写的罪状。历数自己这些年来,所犯下的种种罪行,条条件件,都很清楚。在凶案现场也发现了包公祠里的令牌,并且包公祠里狗头铡的幔布也揭开了,上面有了血迹。
  
  在海贵死了还不到十天,又有一个人死的跟前两个一样。第三个死者叫袁青,是一个小混混,吃喝嫖赌无所不干。小混混袁青的尸体旁,虽然没有罪状,却摆着他偷来骗来的钱财,还有他玩赌博,抽老千用的假股子——包公祠里的狗头铡,又一次被鲜血染红了。
  
  就这样,不到一个月,连续三个人不明不白地被砍下头来,情形一模一样,并且还都跟包公扯上了关系。
  
  这时候,外面已有百姓纷纷传言,说是包公显灵了。那三个人做的恶事被包公看在了眼里,就夜审了他们。赵岩决心一定尽快抓住真凶,把案子弄个水落石出,还百姓以真相。
  
  2。假戏死真人
  
  既然这几个案子都发生在夜里,赵岩便让捕头杨刚带领那些差役们,夜里到处巡逻,不许有片刻走神。一见有可疑之人,马上抓来。这下可苦了杨刚了,他白天要办案,晚上还要到处巡逻。
  
  一连几个晚上,赵岩都没有听到有什么情况。到第四个晚上,杨刚匆匆地来禀报:“大人,这回找到可疑的人了。”
  
  杨刚就说:
  
  这几天,他和差役们到处巡逻,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今晚,他和几个差役正走着,就见路上走来一人,他身上背着个包袱,显得慌里慌张的,只顾低着头向前走。杨刚觉得不对劲,这么晚了还有人出来,一定是有事。就喊了一声:“哪里的,站住!”
  
  那个人竟不经吓,一听这话,撒腿就跑。这更证实了那个人心里虚了,杨刚领着几个差役就追下来,结果他们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那个人追上。那个人被他们抓住后,却闭口不言,一句话也问不出来。好像他本来就是个哑巴。杨刚觉得这个人十分可疑,就把人给带来了。
  
  赵岩马上升堂。等身份不明的人被押上来,见他长得高大魁梧,黑黑的脸膛。虽然他穿着破旧的衣服,赵岩却觉得这个人不一般,一拍惊堂木问他是什么来头?
  
  可那黑大汉跪在堂下却木木呆呆的,直勾勾地看着赵岩,就跟聋了似的。
  
  赵岩又问了几句,他跪在堂上,还是一言不发。
  
  赵岩就让差役们搜他的身,结果就在包袱里发现了一道包公祠里的令牌。
  
  拿着那块令牌,赵岩就想,那几个死者身边都有令牌,而他身上也有这样的令牌,这个人一定与本案有联系。赵岩就先让差役把他押入牢中,等查明身份后再说。
  
  第二天,赵岩就命手下,在城中查访,谁家有人丢失了,查到后马上禀报。
  
  不出一天,杨刚就禀报:马财主家一个叫顺子的长工说,昨天他那里走失了一个长工,长得又黑又高大,与昨天那个哑巴一般无二。
  
  赵岩马上就传那个顺子进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