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鬼画传奇

鬼画传奇

时间:2018-04-13 作者:未详 点击:

  一、重金订画
  
  京城天桥是三教九流聚集的地方,不知何时起在拐角处多了一个画摊子,摊主书生打扮,写了一个横幅,上面四个大字:过目不忘。
  
  这天书生又如常支起摊子,六月正午的阳光晒得他昏昏欲睡,突然有人哀嚎一声跪到他的面前。就见来人头上顶着麻布,腰上系着白布,一身孝子打扮,对着书生哭诉起来。
  
  原来此人的父亲昨天曾到天桥闲逛,跟书生说过要画个像留给后人,可是当时有急事要赶回家,原本说好次日再来,不想路上遇到惊马被撞,送回家时人已奄奄一息。父亲留下遗言,让儿子一定取回画像。
  
  此时,画摊前已经围了一群看热闹的人,有人就说了:“人都不在了还怎么画?难不成书生还真是过目不忘?”
  
  有好心的人给书生出主意说:“你也不用较真儿,只捡那有福气的脸画一个,他们家没有不认的。”原来当地人有个习俗,先人过世,后人为了留念想儿多找画师画个像,像不像是不能认真的,主要是看着吉祥就成。
  
  书生眉头紧锁,并不说话,闭目向天半晌,这才铺纸研墨画了起来。寥寥几笔下去,一个中年男子的形象跃然纸上,那孝子早惊得合不上嘴,一个劲说:“像,真像!”书生从此就有了名气,找他画像的人越来越多。
  
  这书生名叫柳正直,租住在京城的一处旧屋里。这天入夜,他忽听门外有些动静,走到门口没等细看,就觉得眼前一黑,一个布袋从上套到下,不等他喊,头上一疼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柳正直才睁开眼睛,只见自己身处一间大屋子,烛光微明,隐约可辨屋里的摆设十分气派。他正疑惑,听那边有人开口道:“惊吓到先生了,抱歉。”
  
  柳正直循声看去,有个穿黑衫的男子坐在椅子上,看不清面目。他想起身往前走,两个蒙面的家丁过来一把将他拦下。柳正直不由得有些气恼,没好气地说:“这是官府?难道俺是犯了什么大案?”
  
  黑衫男子笑道:“非也非也,这是家宅,请先生来叙话的。”
  
  柳正直提了提声音说道:“这是请?怎么像拿犯人一般!”
  
  黑衫男子一挥手,有人捧个托盘走到柳正直面前,把盘子上蒙着的红绸一掀,竟是满满一盘白亮亮的银子。黑衫男子这才说:“我有一事相求,如果先生愿意帮忙,这些银子是定金,如果先生不愿意,就当这是送先生压惊的,绝不纠缠。”
  
  柳正直一听这话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说道:“有什么事说说看。”黑衫男子这才慢慢讲起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黑衫男子姓黄,人称黄五爷,祖上一直从商,到他这辈就是坐着吃都吃不完。他也没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猎奇,只要是听说有稀罕物,千万百计也要淘弄到手。最近他听说有一个鬼屋,有时墙上会出现发光的男人像,想拿来看看,可是找了几个画师,都没办法把画像画下来。听说柳正直过目不忘,所以找他来帮忙。
  
  柳正直沉吟了一下,黄五爷又一挥手,手下马上又端来一个托盘,这次盘中放着的是黄灿灿的金子。柳正直哈哈一笑,说道:“在下本是读书人,平时也爱看个山村野话,什么鬼不鬼的,既然五爷开口了,再难也要画来。”黄五爷大喜,忙命人准备一下,送柳正直过去。
  
  二、鬼屋奇遇
  
  第二天一早,柳正直在黄府直接上了马车,一路上门帘紧闭,看不到外面的景物,初时还有人声,后来渐渐安静下来,似乎到了僻静之处。
  
  车停了下来,柳正直跳下车,这才发现自己已经置身一个院落。此时已经是下午,山雨欲来,阴云压顶,只见周围很多建筑,肃然而立,不见人烟。黄五爷的人叫过一个管家打扮的老头,交代几句就离开了。老管家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柳正直,这才慢吞吞地说:“跟我来。”
  
  老管家掏出钥匙打开院门,柳正直紧随其后。这院子里一共三间房,正中一间门上有锁,老管家推开门让柳正直进去,自己转身离开了。柳正直四下看了一下房间,布局很简单,靠墙一张大木床,纱缦上挂着灰绦,临窗放着一张大书桌,笔墨纸砚文房四宝俱全,还都是上品。唯一奇怪的是墙边的书柜里面一本书也没有。这时老管家又转了回来,手里提着一个竹篮,里面有干粮和水,还有几根蜡烛,放下就走。
  
  柳正直送到门口,老管家回头突然问道:“你也是画师?”柳正直一怔,笑道:“怎么这样问?”老管家不再理会,低头向外走,嘴里念叨着:“这屋里死两个画师了,又要出事啊。”
  
  柳正直打了一个冷战,忙收心神进屋关门。他吃罢东西,就枯坐在椅子上发呆。不知不觉天黑下来。来之前黄五爷嘱咐过,鬼像只有黑暗中才能出现,有时很久,有时一闪即逝,掌灯是看不到的,所以一般的画师无法画下来。柳正直不敢点蜡烛,说不害怕是假的,只好在心里默诵经文解心疑。这时外面雷声大作,倾盆大雨忽至,窗上的窗纸早就破旧不堪,凉风涌入,柳正直胸中闷气尽除,索性大步走到床前,把鞋子一甩倒头睡下。
  
  这一夜无事,第二天老管家又送来吃喝的,也不多说话。本来柳正直有心白天到处转转,可是黄五爷说过,这里是禁地不能乱走,买通人才进来的,被发现会让人逐出去,所以只能在屋里忍耐。
  
  一连三天,都是连阴雨,第四天总算放了一个大晴天。柳正直已经习惯了,晚上早早躺在床上发呆。突然有人在门上轻轻敲了几下,老管家从不在夜里出现,柳正直的心狂跳起来。他鼓起勇气走到门边,问道:“什么人?”那人不答话,只是“剥剥”敲个不停,柳正直一狠心把门拉开,借着月光一看,门外竟然站着一个白衣少年,长身玉立,面目清秀,正颔首含笑。
  
  柳正直不知所措地站着没动,少年笑道:“先生,可否进去呀?”柳正直就像中了邪一般,忙转身让出地方,少年也不客气,进来就往竹椅上一坐,笑道:“先生这里清苦,还好小弟有准备。”说着从袖里掏出一瓶酒,两只小酒杯,放在桌上。
  
  柳正直几天没闻酒味了,正馋得难受,忙过来拿起酒壶细闻,不由得叫道:“好酒,上好的女儿红!”
  
  少年把酒倒好,先饮了一杯,见柳正直也喝下去了,这才说道:“先生不想知道我是谁?”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