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立个傻子当皇帝

立个傻子当皇帝

时间:2018-04-03 作者:未详 点击:

  一个人若能不为喜怒哀乐所动,如果不是蠢得无可救药,便是机智得深不可测,出身卑微但辈分极高的光王到底是哪一种呢?
  
  一、找乐子的酒宴
  
  唐文宗开成年间,在皇族聚居的十六宅颖王府第,颖王李炎举行了一场盛大的酒宴,宴请御驾亲临的皇兄唐文宗,作陪的尽是皇室亲王子弟。唐文宗自继位以来受制于有权势的太监,一直抑郁寡欢,作为五弟的颖王此次开设宴会就是为了让皇兄开开心。
  
  酒宴上,尽管歌伎舞女卖力地载歌载舞,伶人小丑拼命出乖露丑,可唐文宗依旧愁眉不展,茫然的目光在人群里扫来扫去。突然,坐最末座的一位亲王引起了唐文宗的注意。这位亲王名叫李忱,年纪不过三十出头,论辈分却不低,是唐文宗的叔父辈、三朝亲王爷,只是由于他的母亲郑氏是唐宪宗身边一个身份卑微的宫女,自幼他就不曾得到其他亲王那样的荣宠,只能在冷宫角落里孤独长大,所以从小就显得落落寡欢、呆滞木讷。成年后,皇兄唐穆宗封他为光王,在十六宅给他盖了幢最简陋、与平民宅院没有多大区别的王府,便打发他出了宫。唐穆宗的儿子唐敬宗继位两年后的一个冬天,有一次光王按例进宫向太后问安,却不巧遇到宫中发生了太监弑杀皇帝的动乱,竟被吓得昏死过去!从此之后,光王更沉默寡言了,再也不曾说出一句意思完整的话。大伙儿一致认为,这个本来就呆头呆脑的家伙一定是吓傻了。今日的酒宴,光王“有幸”叨陪末座,一如平常那样一言不发,连头也很少抬,两眼只盯着自己席前的几碟菜,偶尔木偶似的掂起筷子吃两口。
  
  本来就是找乐子的唐文宗对光王有了兴趣,决定拿他开涮,摆摆手对众亲王道:“诸位,你们谁若能让光王开口说一句话,朕就把这把宝剑赏给谁!不然,宝剑可就是光王的了。”说着,将随身佩挂的宝剑解下来摆在了案台上。众亲王又惊又喜:这把宝剑名叫龙泉剑,是当年唐太宗留给后任皇帝的宝物,换句话说,谁若得到了龙泉剑,谁就有君临天下的缘分!这下,众亲王隐藏在心中的野心和激情像火苗一样“呼”地一下被点燃了!他们转身面对光王,或皱眉或眨眼或捻须,都在苦思冥想让他开口说话之策。
  
  第一个站起来的是一个绰号“花花太岁”的亲王,他走出座席,来到歌伎舞女丛中对领头的花魁舞女一番耳语,只见那花魁舞女一拍巴掌,舞女们便在歌伎们吹拉弹奏的《霓裳羽衣曲》中翩翩起舞,很快便舞到了光王面前,边舞边用秋波频频撩拨光王。一曲舞罢,见光王仍呆若木鸡,在花花太岁的示意下,花魁舞女干脆娇躯一软,顺势倒在了光王怀中,纤纤玉手端起酒杯送到他的嘴边,吹气如兰,嗲声嗲气地问:“光王爷啊,你看我美不美?你喜欢不喜欢?”凑上来的花花太岁紧紧地盯着光王的嘴巴:只要光王说个“美”或“喜欢”,大功就告成了!可光王虽喉咙一阵滚动被强灌了两杯酒,嘴巴依旧紧抿,连嘴角都不曾动一下。真是个不知道怜香惜玉的蠢木头!在众人的哄笑声中,花花太岁垂头丧气地退了下来。
  
  又一个人称“老千岁”的亲王走了过来。他是光王的异母哥哥,仗着母亲是嫡亲太后,年纪又比光王大许多,向来倚老卖老欺负光王惯了的。老千岁踱到光王面前,手指点着光王的鼻子,怪腔怪调地吐出了一句文绉绉的话:“尔母婢也!”此语一出,举座皆惊:这句出自《战国策》的话看似斯文,实则是一句刻薄而又恶毒的骂人话——用粗话来说就是“你妈是个丫头”,何况光王的母亲的确出身于侍候人的宫女呢。显然,老千岁此举是要激起光王的怒气,哪怕光王忍不住回骂一句,自己也就赢得了龙泉宝剑!
  
  可光王聋了似的,两眼茫然不解地望着老千岁,脸上并无丝毫怒容。老千岁失望地将光王的脸盯了半天,只得悻悻而回。此计又不成!
  
  正当大家犹自不甘心的时候,忽有一个亲王从厅门外气喘吁吁跑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唐文宗跟前,声泪俱下:“皇上,不……不好了!宫中黄门郎传……传来了太后的懿旨,说……说宫中出大事了!”
  
  “出了什么大事?”唐文宗大惊。众人也都止住了哄笑,回身望去,原来是那位因喜欢扮戏而被称作“小优孟”的亲王。只听小优孟嚎啕大哭道:“郑……郑老太妃,郑老太妃薨了!”郑老太妃不就是光王的母亲吗?这下众人不由自主地又回转了头,目光全集中到光王身上了。只见光王喉结急剧地抖动了几下,依然面无表情地坐着,正眼也不看小优孟,反倒掂起筷子,夹起一块带肉的骨头,放在嘴里“咯吱咯吱”地直嚼。
  
  小优孟一边大哭,一边不时扬起衣袖偷看光王,终于他忍不住爬到了光王面前:“光王,郑老太妃仙逝了,你……你怎么不哭一声‘妈’啊?”这下把戏露出了马脚,包括唐文宗在内的众人无不哄堂大笑:原来小优孟演了一场哭丧戏,想赚光王开口,可这个傻王爷居然是铁石心肠,连老娘死了都不晓得哭一声。这一招也不灵!
  
  众人虽笑得前仰后合,可也全都对得到龙泉宝剑绝望了:这个傻光王,金口难开啊!
  
  唐文宗倒并不食言,就要命侍卫捧着龙泉宝剑赐给光王。“且慢!”随着一声断喝,颖王从唐文宗身后走了出来,从侍卫手里拿过龙泉宝剑,笑容满面地走到光王面前:“恭喜光王得到了龙泉宝剑,孤代皇上将宝剑赐给你!”见光王没反应,颖王趋前一步,几乎是将宝剑塞到了光王手中,催促道:“快接着宝剑,然后向皇上谢恩!”这一下,几个反应较快的亲王终于明白了:请将不如激将,颖王用激将法逼着光王开口,且一下子把光王逼到了悬崖上——皇上赐予宝物,若不接受或不谢恩都是欺君之罪!
  
  众目睽睽之下,光王终于站了起来,随之腰也一弯,但他并没有接龙泉宝剑,而是筷子一伸,夹起了酒桌远处碟里的一块肥肉,塞往口中,“呜哩呜噜”地好像说“好吃,好吃”,反弄得手捧宝剑的颖王很是尴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唐文宗本就是找乐子的,并不介意一个傻亲王的失礼——况且这个傻亲王已使自己难得开怀一乐,便自找台阶下地对颖王道:“五弟,光王的意思是将宝剑转赠于你,你就暂且拿着吧!”
  
  在众亲王羡慕而又嫉妒的目光下,颖王向唐文宗叩头谢恩,但当他站起身后,望着依旧呆坐在末座上的光王,脸上的笑容不见了,他在想:一个人居然能够不为喜怒哀乐所动,如果不是愚蠢得无可救药,便是机智到深不可测的地步,光王到底是属于前者还是属于后者呢?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传遍颖王全身……
  
  二、害不死的光王
  
  两年后,郁闷成疾的唐文宗驾崩,颖王李炎继位,这就是唐武宗。登基大典上,接受文武百官朝拜的唐武宗在山呼“万岁”的群臣中看到了木呆呆的光王,当年那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又袭上心头。唐武宗越来越觉得,光王的内心深处一定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偌若真的如此,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唐武宗决定不着痕迹地让光王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于是,种种“意外事故”便频频降临到光王的身上。
  
  一个大雪纷飞的午后,几位亲王破天荒地骑着高头大马忽然来到冷清的光王府,邀请光王去聚会畅饮。酒宴上,大家大杯喝酒,大块吃肉,好不快活。光王一如平常,呆坐着只抿了一小杯酒,却已是头昏眼花、醉意蒙眬。几位亲王得意地互相递了个眼色:光王喝的那杯酒中,早已下了蒙汗药!宴毕,天色已晚,众亲王结伴打马回府。走到朱雀大街时,一阵裹着雪花的寒风吹来,在马上一直摇来晃去的光王一头从马上栽了下来,滚到了路旁的水沟中。几位亲王见若未见,仍旧大声谈笑着从光王身边挥鞭而过。很快,鹅毛大雪覆盖了一切……
  
  第二天上朝,高坐金銮殿的唐武宗伸长脖颈,特意向朝见的亲王群中扫视,意外地发现额头有一块伤痕的光王依旧站在他的位置上,而在光王身旁、昨天一同喝酒的那几个亲王不时用惊讶而又胆怯的目光偷瞟光王。唐武宗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当天晚上,唐武宗接到那几个亲王的密报:据朱雀大街的更夫说,昨夜有一个敲着木鱼的和尚从冰雪覆盖的水沟中背起了光王……
  
  过了几天,那几位亲王以赔礼为名,一大早又一次将光王生拉硬扯到京城最大的酒楼。吃着喝着,几位亲王一眨眼的工夫全找借口一个一个地溜下了楼,只撇下光王一个人傻乎乎地坐在酒楼上。光王呆坐了半天后终于也下了楼,不曾想刚下了两步楼梯,那木楼梯突然被抽空,光王一下子从高高的楼梯顶上直坠下来!
  
  日近正午,那几位亲王笑嘻嘻地回到了酒楼,却见光王正坐在酒楼底层大堂里等着他们呢,虽被摔得鼻青脸肿,却安然无恙!几位亲王面面相觑,吐出的舌头半天缩不回去。酒宴之后,几位亲王将酒楼掌柜和伙计们呼喝过来,一顿暴打,怒骂他们为什么没按事先约定的计划来个下楼抽梯将光王摔死?一个在底楼跑堂的小伙计捂着被打肿的脸腮,牙疼似的道:“各位王爷,小人……小人抽了楼梯,光王爷也掉了下来,可……可一个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和尚突然从楼梯角下现身,用禅杖托住了光王爷!”
  
  “胡说八道,那和尚何在?”
  
  “那和尚身法极快,没等小人瞧清面容,他便不见了踪影。”
  
  又是和尚捣的鬼!几位亲王只得垂头丧气地骑着马向皇宫方向走去……
  
  一连两次不得手,忍无可忍的唐武宗决定亲自动手。来年春,唐武宗按惯例率领皇家宗室来到渭水岸边的皇家围场,骑马春猎,以示不忘唐高祖、唐太宗马上得天下的雄风。
  
  日暖风轻,原野辽阔,随同皇室参加春猎的还有神策军骁骑上千人,人欢马叫,场面颇为壮观。不一时,只见远处渭水岸边出现了一群奔跑着的高大马鹿,时隐时现——这些马鹿本是骊山脚下皇家园林驯养的,今天特地捉过来放跑在围场里,以供皇帝“狩猎”。唐武宗用马鞭往马鹿群一指,顿时众人齐声呐喊,千骑嘶鸣,齐向马鹿追过去。很快地,便有一匹紫红马风驰电掣般地一马当先,成了领头马,而驾驭紫红马的,不是别人,正是光王!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