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风雨敬事房

风雨敬事房

时间:2018-02-05 作者:未详 点击:

  少年总管
  
  韦公公的病越发重了。皇上先后遣了三个太医过来,都摇摇头走了。作为执掌敬事房二十年的老总管,弥留之际,望着榻前最小的太监小沈子,眼里多了几分怜爱。
  
  他说:“万岁爷亲自派太医来,你道是对我的恩典么?错了。他是怕我乱说话。敬事房是个很奇怪的地方,管着皇上的那档子事。你今年方才十五岁,本本分分做个小太监,也还罢了。只怕,皇上和后妃们都放不过你啊。”
  
  年纪尚幼的小沈子如何听得懂这番云遮雾罩的话,正要细问,韦公公已大去了,他不由哭泣起来,又不敢高声。
  
  小沈子本是民间一位郎中的后人,这郎中有一年犯了官司,被押到菜市口一刀砍了。小沈子孤苦无依,竟自阉自身,入宫当了太监。可巧韦公公是个名符其实的药罐子,小沈子懂得不少民间偏方,平时没少精心侍奉他,故此两人关系情同爷孙。
  
  敬事房一干人等正在忙乱,忽听外面姜侍卫喊道:“皇上驾到!”霎时间房中跪倒乌压压一大片太监。皇上并没有进来,只是在门外低低嘱咐着,丧事要办得体面些。随即又唤小沈子近前:“听说你小小年纪就少年老成,为人谨慎,也罢,敬事房总管不可一日空缺,你来接替罢。”
  
  要知道敬事房总管乃是宫内四大执事之一,非同小可,哪有十五岁少年就能当的?小沈子不由傻呆呆发愣,幸亏旁边姜侍卫一向交厚,低斥了一声:“还不谢恩?”小沈子一个头磕下去,再抬头,皇上已去得远了。
  
  小沈子年纪虽幼,但当了敬事房总管,无论大小人等,都要称一声“沈公公”。就连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谁敢不巴结一下?才几天不到,他的房中就堆了不少别人送的各种珍玩,不过他少年心性,也不觉得多么喜爱。
  
  八月的一天,景春宫慧妃来探。她本是杭州人,见了同出杭州的小沈子格外亲热,拿出一包杭州名吃酥油饼来,轻轻道:“这吃食是我专门着人从杭州吴山买来的,每吃一回就分外想念家乡。”说着说着,眼圈就有些见红。小沈子不由也被勾出思乡之情,一口糕噎在嘴里,不觉难以下咽。
  
  慧妃见状,不由心下暗喜,忙屏退左右,悄悄对小沈子道:“不瞒沈公公,我自进宫,只是三年前侍奉了万岁两回,以后就再无机会。故此请你呈上名牌时,把我的牌放在皇上右手第一个。若能如愿,定当后报。”
  
  所谓名牌,乃是上书宫内各嫔妃名号的象牙小牌,每日等皇上用完晚膳后,由小沈子呈到皇上面前。若皇上挥手,名牌撤下;若翻转某个妃子的名牌,那么当晚就要由这个妃子侍寝。小沈子初掌敬事房,哪知道名牌排序之道,只是照以前的顺序呈上去,如今听慧妃讲述,又被对方以同乡之情打动,不由就答应下来。
  
  当晚,小沈子果然把慧妃的牌子放到右手第一,皇上本来全无兴致,忽地见到慧妃牌子,心念一动之下,就翻了过去。小沈子立即差人通知慧妃香汤沐浴,随后又着扛妃太监,把赤条条的慧妃毛毯一裹,送入皇上寝宫。半个时辰后,小沈子高喊一声:“是时候了!”皇上在房里一击掌,扛妃太监进去依旧把慧妃裹了,送回原来宫室。最后,身为敬事房总管的小沈子记下八月的某一天,皇上临幸慧妃一次。这样整个程序就算结束。
  
  小沈子还道自己既做了好事,又还了人情,不料第二天刚刚吃过早饭,姜侍卫就匆匆跑来,说周皇后宣他立刻觐见。眼见姜侍卫面带惊慌,他就悄悄打听了一下到底是什么事情。姜侍卫同样出身杭州,平日里一向把小沈子当亲弟弟看,可谓交情莫逆,便悄悄透了个底:“我听说,有人密报给周皇后,昨晚伺寝的是慧妃,她就大怒,连随身带的玉佩都摔了,这一趟你可得留神。”
  
  小沈子一颗心,不由得就通通跳起来。难道说,韦公公临终前的那番话应验了?
  
  更改记录
  
  来到周皇后所居的坤宁宫,小沈子一个头磕下去,连头都不敢抬。半晌,就听周皇后说:“你是皇上钦点的,年纪又小,本宫就不多说了。只是以后名牌的顺序,还是按韦公公在世的排法,万万差错不得。退下吧。”
  
  小沈子暗暗擦擦头上汗水,正要倒退着出去,皇后又说了:“听说妃嫔们送你不少好东西,让你吃人家的嘴软。本宫也赏你一件吧,只是以后切不可乱收别人的东西。你且瞧瞧,我这里有什么喜欢的?”小沈子这才抬头细看,看到皇后案前放着一方玉佩,只是缺了一角,大约就是方才生气时摔碎的。心道要个破损的东西,皇后一定不会发怒的,就道:“奴才谢娘娘恩典,能否赏奴才这方玉佩?”
  
  周皇后先是一怔,随即笑道:“你倒有些眼力,不赏你倒显得本宫小气,就给了你罢。”
  
  出了坤宁宫,姜侍卫正等在外面,见状连忙走过来,询问刚才觐见情景。小沈子一说,他附耳道:“周皇后以前嘱咐过韦公公,把相貌普通的,还有皇上不喜欢的嫔妃排前面。皇上又一向不重声色,不肯刻意翻后面的牌子,所以越是貌美的妃子越轮不到,以防她们专宠。这一回她赐你玉佩,就是让你按老章程办事。”
  
  原来是这样,小沈子倒不以为意,人家是主子,自己只是个奴才,怎么吩咐怎么来吧。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