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鱼姻缘

鱼姻缘

时间:2017-01-10 作者:未详 点击:

  宋朝年间,芒砀山脚下有一书生柏衍,喜爱丹青笔墨尤其擅画青鱼。最近,他为博取功名,不得不丢下画笔,去山中书院求学。先生黄章进士出身,对学生极为严格。柏衍学习十分刻苦,白天求学,晚上借居书院旁边的汉源寺,发愤苦读,常常到深夜。
  
  因为过分用功,柏衍身体有些吃不消,但为了远大前程,他不得不咬牙坚持。这天夜里,他正读书,房门“吱呀”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可沉浸在诗文中的他并没发觉。
  
  直到来人开口问好,柏衍才从沉思中醒悟过来,他抬头一看,一袅袅婷婷长发及腰的青衣女子站在面前,女子两眼秋波荡漾,欣喜而羞涩地望着他。他面色微微一红,起身施了一礼,轻声问道:“姑娘是谁?如何进来的?到这儿有什么事吗?”
  
  青衣女子莞尔一笑,柔声说道:“公子读书不倦,日后必成大器,因仰慕公子才学,奴家不请自来,请不要见怪!”柏衍见女子出言不凡,暗暗惊奇。两人一来二去,聊得甚是投机。
  
  青衣女子诗文水平非同凡响,让柏衍十分佩服,大有相见恨晚之意。不知不觉一个时辰过去了。他谈兴更浓,女子忽然起身告辞:“时间到了,奴家该走了,公子读书用功本无可厚非,但不能过度,否则身体会受不了。身体垮了,一切都失去了意义,公子不要一味待在书房里,这儿山清水秀,多出去走走,一则强身健体,二来清醒脑筋。”女子的话很有道理,柏衍虽有不舍,但也不便阻拦,便与她挥手道别。
  
  第二天一早,柏衍便走出寺门,在空气清新的山林中转了一圈。苍松劲竹,溪水鸟鸣,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让他心情大好,课上的格外有精神,傍晚他泼墨挥毫,画了一幅鱼戏莲叶图。
  
  入夜,青衣女子款款而至,夸赞鱼儿画得好,柏衍大喜,两人促膝长谈。亥时将至,女子告辞,柏衍忍不住问道:“请问姑娘姓甚名谁,家住哪里?如有时间,小生一定登门拜访。”女子迟疑片刻,悠悠说道:“奴家是谁,公子暂且莫问,到时自会告诉你。”说完飘然而去。
  
  接连几天,青衣女子每晚按时来去,跟他一起读书论文,这让柏衍好不快活。
  
  自从女子出现,柏衍学习突飞猛进,往日晦涩的诗词文章,居然变得趣味无穷,早晨山林之行、午间运笔挥毫让他脑清目明,诵读作文如有神助,每次女子走后,柏衍都会猜想她的身份,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愈来愈感到女子不是凡人,既然她不想道破身份,他也不愿提及。
  
  半月后的一天晚上,女子来了,可这次眉头紧皱,面带忧色。柏衍问她有何心事?她话未出口,眼眶中泪水涟涟:“公子有所不知,奴家本是一尾青鱼,在寺旁一深潭中修炼,因常听公子夜间诵读诗文,心中喜欢。公子求学心切,身体日益羸弱,奴家夜访书屋,只想指点迷津。私会公子之事,被黄河龙王得知,他明天就要消除我的法力,希望真相没有吓到公子。”
  
  柏衍没有半点惊慌,他满怀感激地说道:“在下深受姑娘恩泽,知道先强身健体,再功名利禄。不论姑娘是神仙还是鬼怪,在下都希望永远跟你在一起。今晚你带我去黄河,我要当面向龙王爷求情,让他放了你!”说完,他紧紧握住女子的手,生怕她跑了似的。
  
  女子登时羞得面红耳赤,她低声细语道:“公子,人神有别,你无法见到龙王,继续求学,要注意身体,多出去走走。如若有缘,我会幻化成山南黄姓女子,与你再相见,保重!”说完转身而去。
  
  柏衍虽万分不舍,也不得不眼睁睁看着青衣女子消失在视线中。他牢记她的话,每天刻苦攻读之外,坚持锻炼身体,深水潭自然成了他的最爱,站在潭边沉思,观赏鱼儿嬉戏,成了他午间必修课。
  
  转眼过了半年,中秋将近,先生黄章宣布,明日邀请文人墨客聚会深水潭,为潭边一处观鱼的地方命名,所有学生都要参加。同窗纷纷议论,先生这样做,是为了给女儿黄玉选婿,柏衍本来没有兴致,但想到青衣女子的话,不禁心中一动,因为黄先生家就住在山南。
  
  第二天,深水潭旁边文士荟萃,同窗都想跟先生的女儿联姻,纷纷苦思冥想,只有柏衍出神地望着深水潭,希望鱼儿姑娘现身。同窗落笔书写之时,柏衍却离开座位,走到潭边,对着潭水默声喊道:“鱼儿姑娘,先生的女儿黄玉是不是你的化身?如果你明白我的心,就现身示意。”说完闭上眼睛,拍手合十。
  
  待柏衍睁开眼睛,奇迹出现了,只见清澈的潭水里,几条鱼儿嬉戏玩耍,其中一条青鱼对着他,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话。柏衍心中大喜,一个好听的名字在头脑中产生,他急忙回到座位上,提笔写好后,便卷起投入壶中。
  
  一炷香燃尽,黄先生取出纸条,逐一展开,当看到柏衍题写的“念鱼池”时,不禁捻须颔首。文士大儒们评选,“念鱼池”因其清雅神奇获得第一名。柏衍胜券在握,心中欣喜,他希望快点见到黄玉,看看她是不是鱼儿姑娘的化身。
  
  正在大家对“念鱼池”三个字评头论足时,一个丫鬟模样的人手持纸卷,走到黄章身旁,深施一礼后说道:“老爷,小姐听说您号召大家给深水潭命名,也写了个名字,请老爷过目。”黄章兴致勃勃展开观看,柏衍发现竟然也是“念鱼池”,这让他越来越感到先生的女儿就是鱼儿姑娘的化身。不谋而合的命名让大家羡慕不已,黄先生十分高兴,再看柏衍时,眼里多了不少平时没有的意味。
  
  接下来题写“念鱼池”,柏衍运笔挥毫,遒劲有力的字迹力挫群雄。两次折桂让一向苛刻的黄先生大喜,有人给柏衍和黄姑娘提亲,他点头应允。
  
  成婚那天晚上,柏衍急不可耐地掀起新娘的盖头,新娘一双秋水似的眼睛望着他,面带羞怯,抿嘴浅笑,这不就是鱼儿姑娘吗?柏衍大喜,紧紧拉住她的手,嘴里喃喃道:“这次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再跑了。”黄玉嗔怪道:“才高八斗的柏公子也有犯傻的时候?奴家已是你的妻子,还上哪儿跑呢?”
  
  柏衍急声问道:“龙王爷原谅了你?你是鱼儿姑娘的化身吧?”黄玉笑了,说:“傻瓜,我是鱼儿姑娘,却不是她的化身,哪有什么龙王爷?我怕你图谋不轨,便跟你开了个玩笑。”柏衍有些蒙了,满脸疑惑地盯着黄玉问:“你不是鱼仙,每晚如何进的寺庙?为何那天我拍手唤鱼,有鱼儿现身?我们为何题出同样的池名?”
  
  黄玉捏了一下柏衍的鼻子,笑着说:“汉源寺住持是奴家父亲的好友,每晚进出寺院跟他老人家打个招呼即可;那天你拍手有鱼出没,可能是因奴家在此之前常去深水潭用食物喂鱼先拍手唤鱼有关;至于题出同样的名字,说明我们心有灵犀。这半年没去见你,一怕扰乱你读书之心,二是在暗中观察你。为深水潭题名选婿,是奴家的主意!”
  
  柏衍如释重负,四目相对,两颗心紧紧贴在一起。此后,鱼姻缘的传说不胫而走,且越传越远。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