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民间故事 > 争夺马王

争夺马王

时间:2017-01-08 作者:未详 点击:

  清朝乾隆年间,朝廷在绥远城设立了将军府,第一任绥远将军爱民如子,为鼓励牧民发展畜牧业,他宣布每年每季都将举办一场赛马,冠军奖羊羔百只、白银百两。草原上的牧民们奔走相告,踊跃参赛,结果连续三季的冠军都被一匹大红马夺走。
  
  大红马的主人叫阿昌,就住在绥远城外,是草原上最善良的牧马人,每次都把奖品分给穷苦牧民。绥远将军也很高兴,承诺如果大红马还能获得冬季冠军,就将获得“马王”称号,享受一辈子的官府薪俸。牧民们都提前祝贺阿昌,阿昌却对称号不感兴趣,只想得了薪俸去帮助更多的穷人。
  
  冬季赛马开始之前,一位蒙古王公过生日,也仿效绥远将军举办了一场赛马,奖品也很丰厚,引得牧民们都赶来凑热闹。阿昌也参赛了,比赛前牧民们都说冠军非阿昌莫属,突然有个稚嫩的嗓音喊:“这次的冠军一定是我的!”
  
  大家循声音望去,只见起跑线上站着一匹又矮又瘦的灰马,毛色暗淡、没精打采,牵马的是个十三四岁的男孩儿,衣着朴素,两只大眼睛却闪烁着倔强的光芒。大家都从来没见过这个男孩儿,于是纷纷讪笑,男孩儿却倔强地说:“我叫小童,我的灰马是最快的马,一定能获得冠军!”
  
  大家更是一阵哄笑,只有阿昌没笑,但也觉得小童太不知天高地厚。比赛开始后,赛场上却出现了奇怪的事情,不管牧民怎么呼叫,牧民的马都不敢接近灰马,都自觉落在后面,于是灰马遥遥领先获得冠军!
  
  牧民们都迷惑不解、交头接耳,阿昌也奇怪,对下场的大红马检查了一遍,发觉它受到了极大惊吓。阿昌忙安抚着大红马,心里很奇怪大红马究竟遭遇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而一边的小童,却得意扬扬地指挥着几个壮汉,把王公的奖品都搬上马车运走了。
  
  阿昌认识这几个人,是草原大牧场主桑多老爷家的奴才。这桑多老爷平日作恶多端,唯利是图,一点好处都不留给牧民,原来小童是为他服务,阿昌不禁对小童有了坏印象。
  
  几天后,大红马恢复如常,阿昌骑着它到处驰骋,总觉得大红马如果正常发挥,一定能赢过灰马。突然,大红马停了下来,四肢开始颤抖,阿昌抬眼望去,只见对面出现了一人一马,正是那个叫小童的少年牵着灰马走来!
  
  见大红马惊慌失措,阿昌只得下马放开缰绳,大红马顿时向家跑去。阿昌更是诧异,不禁对着面前的一人一马看了许久,却没发现有什么特别。
  
  小童却先说话了:“这不是‘马王’的最大热门,阿昌大叔吗?我是来备战冬季赛马的!我不但上次赢了你,这次也一定会赢你!”
  
  面对小童的咄咄逼人,阿昌笑着说:“好孩子,我也希望你能赢,只是这时候我要去追我的马了!”
  
  小童点点头又说:“我住在赛马场旁边,有事可以去那里找我!”
  
  小童住在漏风漏雨的破帐篷里,吃的是炒米、喝的是泉水,他以为阿昌不会来,但没想到,不但阿昌来了,还带来了儿子小昌。
  
  刚开始,小童对俩人的出现有些不知所措,但阿昌给小童带来好吃的烤羊肉、热奶茶,又帮小童修补好了帐篷,小童就渐渐放松了警惕,跟小昌成为好朋友。俩人在一边聊天,阿昌就偷偷研究起灰马来。
  
  阿昌发现,原来不仅别的马,连牧羊犬都对灰马退避三舍,难道灰马身上有威慑家畜的东西?他偷偷近前查看,发现马背上铺的垫子是毛皮,还有一股浓重的腥臊气味,于是偷偷剪了两根毛去找猎人辨别,竟然是虎毛,怪不得别的马都不敢靠近灰马呢!
  
  阿昌还发现小童喂马时,要把青草塞到灰马嘴里,它才会吃,而别的马都是先嗅然后自己吃。阿昌恍然大悟,原来灰马是瞎鼻子,而嗅觉对马至关重要,马是靠嗅觉察觉危险,寻找食物水源的!
  
  阿昌左思右想觉得灰马失去嗅觉,还被小童披上虎皮强迫来参赛真是可怜,于是就想杀死灰马,他知道草原某处有一片毒草地,有经验的马能嗅出毒草的气味,但对灰马来说却是危险的陷阱。
  
  阿昌要小昌带着小童和灰马去毒草地,小昌起初很不乐意,阿昌告诉他,这是为了帮助草原上的牧民,小昌最后还是答应了。于是小昌告诉小童,他知道一处水草丰美的地方,于是小童牵着灰马随他出发了。结果在半路上,两个小孩子遇到了野狼,幸亏灰马勇敢地冲到前面,野狼闻到了虎皮的气味吓得逃跑了。俩孩子赶紧回来告诉了阿昌,阿昌觉得灰马这么勇敢,就彻底断了害灰马的念头。
  
  阿昌让小昌找机会问小童,灰马是怎么失去嗅觉的,灰马身上的虎皮又是怎么一回事。
  
  小童没有隐瞒,原来他八岁时父母双亡,只留下一匹灰马相依为命,灰马曾多次救过小童。今年夏天,灰马被桑多老爷借去配种,送回来就不吃不喝奄奄一息,小童很是着急。
  
  桑多老爷听说后很自责,就收留了他和灰马,还找兽医给灰马看病,但灰马还是变成了瞎鼻子。桑多老爷继续供养着他们,还鼓励小童带灰马参赛。所以小童觉得桑多老爷是好人,要为桑多老爷出力。
  
  马背上放虎皮是桑多老爷的主意,小童也认为灰马没有嗅觉,这也是它应得的福分。牧民们要恨,也只能恨导致灰马失去嗅觉的病!他最后对小昌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如果你出卖了我,我也不会怪你,但我们就再也不是朋友了!”
  
  小昌回家还是都跟阿昌说了,但请求阿昌不要对别人说。阿昌明白小童上了桑多老爷的当了,但小童是不会告发桑多老爷的,还会替桑多老爷揽下偷放虎皮的罪过,而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所以阿昌告诉小昌,要在赛场上公平地打败灰马,让桑多老爷的奸计不能得逞!
  
  阿昌听说,将大峡谷里特有的极寒泉水滴入马鼻子,就能让马变成瞎鼻子,于是他骑上大红马向大峡谷进发了,他决心宁可牺牲大红马的嗅觉,也要打败灰马!
  
  可是等阿昌到了大峡谷,却发现极寒泉眼已被巨石封死,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打不开,如果回去找人,来回至少一个月,而二十天后比赛就开始了,阿昌只得赶回家。
  
  比赛当天,阿昌带着大红马出赛,桑多老爷又派小童带着灰马出赛了。结果大红马一马当先轻松获胜,灰马得了最后一名。这下桑多老爷目瞪口呆,随后气急败坏地问小童:“这是怎么回事?”
  
  阿昌赶紧过去挡在小童身前,向大家说明,自己去了大峡谷,没有找到极寒泉水却有意外收获,在树丛中发现了一只空烟草荷包、一只破奶茶碗,上面都有桑多家的徽章,还有一把灰马毛。故此阿昌断定,是桑多老爷派人把灰马带到极寒泉变成了瞎鼻子,又封死了泉眼。
  
  当阿昌回到家后,立刻告诉了小童真相,还拿出荷包等物作证。小童又悔又恨,主动把虎皮换成了羊毛毯子,阿昌也保证会供养灰马到死,小童这才破涕为笑。
  
  阿昌说完,小童也向大家呈上了证据,桑多老爷羞愧地低下了头。牧民们都议论纷纷,觉得受到了欺骗,要绥远将军严惩桑多老爷。
  
  绥远将军听了大家的讲述,又看证据确凿,就下令惩罚了桑多老爷,还要封阿昌的大红马为“马王”。阿昌却推荐灰马当“马王”,因为他要保它一辈子吃住无忧。从此,阿昌在草原上更是名声大振,人们都说他是真正的“马王”。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