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开卷故事 > 与“江”共舞

与“江”共舞

时间:2021-08-24 作者:未详 点击:

  杨宗立,男,汉族,湖北荆门人,1963年6月12日出生,中共党员,正高级工程师,现任中国三峡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乌东德工程建设部主任、党委副书记。1984年参加工作以来,他先后在三峡、向家坝和乌东德水电站工程第一线工作,历任中国三峡总公司工程建设部左岸工程项目部辅助项目处处长、航建项目部主任,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向家坝工程建设部副主任等职务。
  
  2011年乌东德工程建设以来,作为乌东德水电站建设“总指挥”,他带领团队攻克了一系列世界级技术难题,创造了8项世界第一、15项世界首次的行业纪录,保障了6月16日乌东德水电站提前实现全部機组投产发电的目标。个人先后获得省部级科技进步奖、技术发明奖10余项,2020年被评为中央企业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先进个人,2021年获得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被国资委党委评为2021年首批“央企楷模”先进个人。
  
  他叫杨宗立,中国三峡建工(集团)有限公司乌东德工程建设部主任、党委副书记,是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中央企业劳动模范,2021年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他像水轮发电机组里的“转子”,一辈子绕着“江”打转,将三峡、向家坝、乌东德三座超级水电站,从长江推向全世界。
  
  一天,女儿特意给杨宗立打了个电话:“爸,跟你说件事。我们单位一个领导工作太累,猝死了……”
  
  “哎哟,那真是太可惜了。”
  
  “爸,那个……你要注意身体。”
  
  电话这端的杨宗立泣不成声。自己在外,家里的亲人在惦记着自己,他感到很温暖……
  
  “一双脚”传奇
  
  2011年,三峡集团一声令下,杨宗立义无反顾地来到金沙江畔更深处的乌东德水电站,担任工程筹备组组长、临时党委书记,负责水电站建设的筹备工作。
  
  乌东德有什么?有高山峡谷、险滩密林、湍急水流……可就是没路、没水、没电。想要洗澡,还得从山沟里牵一根水管出来,用那筷子般细小的水流擦擦身体。然而,杨宗立就要在这样的环境里,带领手底下仅有的十几个人,谋划出一座宏伟的水电工程。
  
  平地起电站的第一步就是实地踏勘坝址周边环境。说白了,杨宗立要用一双脚来勘探地势地貌,优化设计方案。
  
  2011年10月1日,杨宗立带着队伍到金沙江支流鱼河去踏勘,中途要换乘冲锋舟。那是一处回流湾地势,两岸全是陡峭的险山,江水湍急非常。自古以来,被漩涡打翻在此的船只不计其数。他们乘坐的冲锋舟就如一片孤叶,在翻涌的浪花上随波逐流,同行的小伙子们抓着船舷不松手,而杨宗立却很淡定地端坐着,一双眼睛像是扫描仪,将两岸地势快速收入眼底。
  
  这条踏勘之路,又何止那万千浪花?更多时候,他们需徒步穿越花椒地、油桐林、山沟沟。偶尔找到通往村庄的羊肠小道,遇上村民,杨宗立就问:“你们认为建设电站对你们有什么好处?”他把村民的回答一一记在心里,就像建了个档案。
  
  三个月后,杨宗立带着团队顺利完成了踏勘工作,凭着掌握的第一手资料,对预可研报告中的施工总布局进行了彻底优化,小到可以少修一条路,大到可以节省两三年建设工期。
  
  施期是位于乌东德坝址下游的一片开阔地域,设计方打算在这里规划一个砂石骨料加工系统,可杨宗立果断地拒绝了:“不能这么干!修一条从坝址到施期的路,三年都不一定能修好,你让我怎么在三年内建好导流洞?”导流洞建设是电站建设的第一步,若不能按时修好,大江截流、大坝基坑开挖、大坝浇筑等都会受阻。几番讨论之后,新的砂石骨料加工系统被确定建在下白滩,那里距离坝址更近,地势也较为开阔,三年的工期就这样节省了下来。
  
  杨宗立是乌东德敢凭双脚走完整个施工区的第一人,正是凭着这双脚,他改变了电站规划设计中以设计方经验为主的惯例,带着团队走出了一条优化设计之路……
  
  “大管家”跳水
  
  杨宗立认一个死理:“我不是因为热爱水电而选择水电,而是因为选择了水电,就一定要去热爱。”这份热爱从他1984年大学毕业,参与建设世界最大水利工程三峡工程的那天起,就在心里扎下了根。
  
  三峡船闸建设时期流行一句口号:“别人下雨往家跑,我们下雨往船闸跑。”当时施工现场处于低洼地段,一下暴雨,水就往船闸流。那时的杨宗立是三峡永久船闸项目部副主任,主抓经济工作,慢慢地,他变成了“大管家”,既要统计水毁项目经济损失,又要顺手处理各种技术问题。
  
  “杨主任快来啊,又进水了!”11月的一个夜晚,杨宗立正准备睡觉,却被施工方的一个电话请到了现场。负责输水廊道施工的宜昌三联公司向杨宗立告状:“廊道进水了,但葛洲坝不给抽走!”负责抽水泵房管理的葛洲坝集团也很委屈:“我的仪器显示泵房里没进水,怎么抽?”
  
  杨宗立发现双方所言属实,但这积水又的确存在。凭着对施工现场的极度熟悉,他分析:应该是输水廊道里的盖板处被堵了,水流不出去。可说出来却没人信他,谁也不信小小盖板能堵这么多的水。
  
  眼瞅着水位上升越来越快,双方却谁也不服谁,杨宗立急了,索性带上两名工人,从80多米高的竖井爬了下去。三人一头扎进了刺骨的冰水里,在水下摸索一番后,杨宗立第一个找到症结,钻出水面说:“找到原因了,就是盖板被堵了!”很快,问题就顺利解决了。大家松了一口气,对杨宗立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11月的三峡,水下得多冷啊,他居然跳得下去!
  
  2003年,杨宗立带领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工程建设部航建项目部,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状。可奖状还没焐热,他又转身奔向了金沙江。2004年至2011年,杨宗立参与了向家坝水电站建设管理,同样提出并实施了各种优化方案和方法,成效突出,总装机640万千瓦的向家坝水电站总体提前一年投产发电。
  
  “铁算盘”算账
  
  乌东德办公大楼不高,小五层,白色外墙。业主、设计以及其他相关单位的服务、保障人员都挤在这一栋楼里上班。
  
  杨宗立的主任办公室也不大,除了会客小沙发,其余空间全是施工图纸、各类书籍。说实话,他确实有点“抠”,但在乌东德,他首创“限额设计”管理方式,“抠”的都是不该乱花的冤枉钱。
  
  施期料场道路属右岸永久道路,非修不可,但在坝址与施期料场之间横亘着一个大麻烦:位于右岸的金坪子滑坡区。
  
  为避开滑坡区影响,设计方想先在左岸建一座大桥,直通滑坡区下游,避开滑坡区后,再修路至施期。
  
  这方案看似没问题,却被杨宗立“怼”了回去:“原设计线路全长约3。6千米,太长太浪费了,再说右岸桥墩缺乏施工条件,工期也不满足实际需要!”
  
  设计方似乎对杨宗立的“小九九”心知肚明:“不就是舍不得花钱吗?”
  
  杨宗立坦然回应:“明明能找到一种别的方式,既省钱又节约资源,还能完全保证工程质量,为什么不用?”
  
  拗不过杨宗立的一再堅持,设计方只好勉强试一试。没想到这一试,居然真找到了更好的办法:直接从右岸金坪子打一条隧道通向阿摆缓台,再依山就势,从该处修一条到施期去的明线道路,不就行了?这样的限额设计经历多了,有的设计人员也会感到惭愧:“这么好的方法,又节约又可行,我们怎么想不到?”
  
  杨宗立的“铁算盘”,大而言之,算到一个工程;小而言之,算到方方面面的各种细节。
  
  大坝第八坝段下一仓的混凝土何时开浇,浇多少仓,冷却多少天,自有施工、监理、建设部人员来计算,可杨宗立非要亲自跑去现场,了解情况,自己做计划表。他说:“我一对比,就知道他们哪里安排得不对!”
  
  别人爬上一条排水沟,发现没有堵塞或破损处,也就下来了,可杨宗立非得连几米开外的一棵树、几十米开外的一间房都记下来不可,他总认为,其中或许存在某种因果联系。就连错综复杂如同迷宫的地下洞室,杨宗立也走了个遍,哪怕是没有标识的小洞,他都能说出用途来。
  
  说起杨宗立的“铁算盘”,人们总会“数落”一番:
  
  “他身居关键岗位,业务关系单位多,但女儿现在的工作单位不如三峡集团待遇好,也没见他找人打招呼帮忙。”
  
  “和杨主任一起出差太累,途中基本只吃面,会议晚上六七点结束,他能做到连夜赶回工地,不在外面过夜。”
  
  “乌东德工程建设10年来,他就只在家过了两三个新年,每年回家休假时间不足30天。”
  
  如今,杨宗立的优良作风正影响着整个乌东德施工区……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