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海外故事 > 场外谋杀

场外谋杀

时间:2020-09-07 作者:未详 点击:

  四人密谋
  
  温婉可人的女演员艾丝特在百老汇演完《朝晨绮梦》后一夜成名,被封为新一代女神。然而,不为大众所知的是,艾丝特在星途黯淡时,迫于生计,拍摄过一些色情照片,当时的摄影师名叫弗勒德。
  
  如今,居心不良的弗勒德用艳照来向《朝晨绮梦》剧组成员敲诈钱财,他敲诈的人包括导演史密斯、男主演康特雷尔和编剧保罗。三人明白假如艳照曝光,艾丝特玉女形象尽毁,剧组的未来也堪忧。这么一想,三人只能乖乖给钱,但弗勒德这次竟然要求三人分别付他12500美元来赎回艳照的底片。
  
  天晓得这家伙会不会交出所有的底片!史密斯他们决定不能继续任人宰割下去,他们叫上艾丝特,一番讨论后,终于得出结论:要除掉弗勒德。
  
  这次弗勒德在勒索时,要求三人分别在周六下午的指定时间去他的办公室交钱。康特雷尔被安排在下午两点,保罗是两点半,而史密斯是三点半。
  
  四人最终敲定的计划是:先由康特雷尔按时去交钱,拿回一份底片;接着保罗和康特雷尔见面,弄清其他底片是否在弗勒德的办公室里。确认之后,保罗在两点半上楼,杀掉弗勒德,拿回所有底片和康特雷尔的钱。为防万一,史密斯会在三点半时到弗勒德的办公室确认情况。完事之后,大家在史密斯的办公室里集合。?
  
  周六下午两点,康特雷尔依计划在弗勒德的办公室与其见面,他交出12500美元后,弗勒德如约给了他一份艳照的底片。两点半,保罗口袋里装着一把小型手枪,也来到了弗勒德的办公室门前。他没有敲门,径直推门走了进去。这间办公室不大,房间一角有个文件柜,旁边是一扇紧闭的窗户,文件柜上有台黑色电风扇在缓缓摆头,弗勒德坐在办公桌后,冲他打招呼:“你这么准时,我很高兴,我喜欢依次接待访客。钱拿来了吧?”
  
  保罗二话不说,掏出手枪:“弗勒德,快交出所有底片,不要耍花招,不然你就等着送命吧!”
  
  计划受挫
  
  弗勒德一愣,但很快镇定下来,冷笑道:“假如我告诉你,底片不在这儿呢?”
  
  “别想糊弄我,我见过康特雷尔,他说,你让他在走廊里稍等,然后很快就拿了一份底片出来,所以其他底片一定就在这间房内!”
  
  弗勒德说:“要知道,如果你杀了我,就永远别想找齐底片。”
  
  “咱们等着瞧。”保罗的话音刚落,他就抡起手枪砸向弗勒德的太阳穴。重击之下,弗勒德顿时失去知觉,倒在地上。
  
  保罗立刻行动,他先是在弗勒德身上翻找,从领带到鞋底,检查每一处缝线,但最后只找出康特雷尔给的钱。他接着搜索房间,把每一只抽屉倒过来看,检查文件柜后面,寻找暗格,甚至小心提起不停旋转的电风扇,查看底座下面。他还将窗台和窗沿摸了个遍……
  
  二十分鐘后,保罗将小小的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却连底片的影子都没瞧见。弗勒德随时可能苏醒,而保罗到此刻已经发觉自己没有杀人的胆量,就算是为了艾丝特,他也不愿意走到那一步,他决定放弃并离开了弗勒德的办公室。
  
  盛夏的街头十分闷热,保罗没走多远就满头大汗,他拐进街角的杂货店,买了瓶饮料。他看了眼手表,现在是下午三点十分,他觉得该给史密斯打个电话,报告计划失败的消息,但他发现杂货店里的公用电话机没有拨号音。
  
  保罗询问店员:“电话出了什么问题?”店员答道:“电话线路发生故障了,而且刚才停电了,整片区域都没电,真是一团糟!”
  
  保罗叹息一声,坐下来边喝饮料,边等待线路恢复。约莫一刻钟后,杂货店内的荧光灯重新亮起,电话线路也恢复正常。保罗打电话到史密斯的办公室,没有人接,显然史密斯已经出门去赶赴他与弗勒德在三点半时的“约会”了。
  
  谁是凶手
  
  保罗回到戏院时,艾丝特和康特雷尔早已在二楼的导演办公室里等他了。艾丝特一见到他就问道:“你找到底片了吗?”
  
  “没有,我翻遍了整间办公室,只找到康特雷尔的钱。”保罗叹了口气,坐下来,将厚厚的一叠美钞扔到桌上。
  
  康特雷尔坚持说道:“但底片肯定在他办公室里!”这时,导演史密斯也回来了,一进门就称赞起保罗:“保罗,你干得好,没想到你这个笔杆子有过人的胆量!”
  
  保罗问:“什么意思?”
  
  “当然是因为弗勒德死了,这不正是你干的吗?”
  
  保罗难以置信地盯着史密斯:“我没有杀他!我仅仅击晕了他,搜了办公室,没找到底片。我离开时弗勒德明明还活着。”
  
  “反正他现在已经死了。”
  
  保罗盯着屋子里的人,脸上露出可怕的神情,说:“是别人杀了他,是我们中的某个人。”
  
  史密斯耸耸肩,说:“是谁杀的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全都参与了。”保罗说:“不,也许关系重大。我们中的某个人杀害了弗勒德,极可能还拿到了底片。只要那人愿意,他能一边假扮成受害者,一边继续干敲诈的勾当。”
  
  艾丝特突然问道:“这说不通啊,保罗。既然你翻遍房间也找不到底片,凶手又是怎么做到的?”
  
  保罗沉思片刻,徐徐说道:“我不清楚,我是三点钟前离开的,那时弗勒德还活着。史密斯与他的见面时间是三点半,中间有半小时空档,假如……”保罗突然一激灵,眉头紧皱。
  
  史密斯探问道:“你想到了什么?”保罗说:“弗勒德亲口告诉我,他喜欢按次序见访客,那么为什么他会留出半小时的空档?我想,那是因为他还安排了一个被勒索的对象在三点时去他办公室。如果他这次一共向四个人实施了敲诈,每人12500美元,加起来正好50000美元,这种做法更合乎弗勒德有条理的性格。至于第四个被勒索的对象恐怕……就是你!”保罗说到这儿,手指向艾丝特。
  
  艾丝特惊呼:“你疯了吧!”
  
  保罗紧盯艾丝特的眼睛,继续说道:“你不想让我们知道,或许是因为自尊,或许是因为你另有计划。总之,你和弗勒德约好今天下午三点见面。下午时你本该守在这儿等消息,但我在大约三点二十五分时打电话过来,却没人接电话,因为你那时早已外出去了弗勒德的办公室。碰巧的是,三点十分前后,那一带发生了一场停电事故,正是那场事故让你找到了底片。”
  
  艾丝特说:“太荒谬了,停电事故和找到底片能有什么关系!”
  
  “因为只有停电时,底片才会被发现!”保罗解释道,弗勒德一定是将底片贴在风扇的扇叶上,当扇叶快速旋转时,肉眼难以发现底片的存在。停电之后,扇叶停下了,底片也就显而易见了。
  
  保罗对艾丝特说:“你拿走底片,杀了弗勒德,然后回到这儿,我推理得没错吧?”艾丝特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迟疑地问道:“那、那么,你打算报警吗?”
  
  保罗瞥了同伴一眼,重新注视着艾丝特,浅浅一笑,抛出回答:“假如我们保守这个秘密,你愿意出多少封口费呢?”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