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海外故事 > 会做生意的汤普森

会做生意的汤普森

时间:2020-08-09 作者:未详 点击:

  阿尔法山附近二十公里,只有一家加油站,老板是汤普森。
  
  最近,阿尔法山发现了锡矿。这下子不得了,运矿石的卡车、投资商开的大排量越野车,来来往往,络绎不绝,汤普森的加油站,生意也红火了起来。
  
  这几天正好是雨季。中午时分,一辆黑色越野吉普驶进了汤普森的加油站,汤普森赶忙迎了出来,见车上坐着两个男人。其中一个穿风衣的男人走下了车,开门见山地说:“请把我的车加满汽油。”
  
  “好的,您把车停在最右侧的那个加油机旁。”汤普森说。
  
  车加着油,汤普森打量着风衣男和那辆高档越野车,问:“您来阿尔法山旅游啊?”
  
  风衣男笑了笑:“我们是路过这里。”
  
  “如果只是路过,你们恐怕走错路了。”汤普森说。
  
  风衣男转头看着汤普森,问:“为什么?”
  
  “我这里既是进山的入口,也是唯一的出口,你们进去绕一大圈,还要从这儿出来。而且,下了好几天大雨,已经两天没有车过来了,连一向准时的运钞车也两天没有来了。”汤普森细致地解释道。
  
  风衣男听罢点了点头,说:“还有车往山里运钱?”
  
  “主要是新近发现的锡矿,运钞车都是去那里的。”
  
  此时油已经加完,风衣男刚想上车,坐在副驾驶位、戴眼镜的中年男人突然提议吃个午饭再走。
  
  汤普森连忙说道:“就在我这儿吃吧,应有尽有。”
  
  不多时,牛排、三明治、沙拉、鱼子酱端了上来。眼镜男非常满意,从口袋中掏出五张百元美钞递了过去,“连着刚才的油钱,够了吧?”
  
  汤普森一看钱,脸上乐开了花,说:“用不了这么多啊!”
  
  眼鏡男一挥手:“都拿着吧,坐下来咱们喝一杯。”
  
  汤普森本来就喜欢聊天,三杯酒下去,这话可就更多了。
  
  眼镜男问:“我们打算在阿尔法山地区投资,你说干什么好呢?你刚说的锡矿怎么样?”
  
  汤普森说:“刚才我一看就知道,你们不是来旅游的。锡矿当然好了,这些日子,像你们一样来这里了解锡矿的有钱人很多。锡矿石生意全部都是现金交易,银行的运钞车每天进山一次取钱。”
  
  “为什么要现金交易?”眼镜男不解。
  
  “为了避税呗。”汤普森说。
  
  风衣男说:“我们打算去看看那个锡矿,看看是否有合作的机会。如果不能合作的话,我们自己开个矿也可以。”
  
  “一看您就是个有钱人,”汤普森恭维道,“锡矿离这里远,你们沿着盘山公路进去要走三十多公里……”接着,汤普森把锡矿的详细位置告诉了他们。
  
  饭后,两人开车走了。
  
  整个下午,还是没看到运钞车的影子。晚上六点多,汤普森正在屋里打瞌睡,他突然被一阵汽车引擎声吵醒了。汤普森透过窗子往外看,见那辆黑色吉普又回来了。吉普在他的门前停了下来,眼镜男从驾驶位上下了车,他向汤普森挥了挥手。汤普森微笑着问:“找到锡矿了?”眼镜男却大声喊道:“车子没油了,帮忙把油箱加满,我们还要赶路。”
  
  汤普森听了心里高兴,又有钱赚了。他脚步轻快地跑了出来,毫不在意头顶上的大颗雨点,嘴里应着:“好的,不要着急。请把车停到右侧那台加油机前。”
  
  车子按汤普森所说,停在了加油机前。风衣男始终坐在副驾驶座上,没有下车,也没有跟汤普森说话。透过挡风玻璃,汤普森发现风衣男面色发白,斜靠在椅背上,看着前方,一言不发。出于好奇,汤普森往里瞟了一眼,这一看,他愣住了,只见风衣男左臂绑着绷带,风衣袖子上还有大块的血迹。他受伤了?汤普森这么想着,走到车侧后部,打开了油箱盖,汤普森看到车后部又是一惊,车后部沾满了溅起的污泥,车身上还有几个小窟窿,一看便知是弹孔。这个下午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时,眼镜男跟了过来,油很快加满了。
  
  汤普森刚拔出油枪,突然感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了他的腰上,眼镜男低声呵斥:“进屋。”汤普森有了不祥的预感。进了屋,汤普森赶忙求饶:“我卖你的午餐是贵了一点,我可以把钱全退给你,只要你饶了我。”
  
  “我不是为了你的钱,”眼镜男继续说,“其实我们应该感谢你提供的信息,锡矿我们找到了。他们那里的确有不少现金,现在钱就在我们车上。他们那几个守卫人员根本就不是我们两个的对手,全被我们干掉了。”
  
  汤普森全明白了。“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你要对我做什么?”汤普森的声音颤抖起来。
  
  “我们本来不想对你下手,毕竟最有价值的信息是你提供的,再说你也看到了,我的同伴受了点伤,我们急着赶路,原来根本不想再来打扰你。无奈车开到山口,就没有什么油了。这里又没有别的加油站,我们只能来你这里,既然你都看见我们做的事儿了,我们只能让你闭嘴了。奇怪,我的车子从前可没有这么费油,也许这就是天意!”眼镜男说着举起了枪。
  
  最右侧那台加油机里的油,加了大量甲醇添加剂,这种油消耗得快,开不了多久又得重新来加。如果是熟客,汤普森不会这么做,但遇上风衣男这种过路客,汤普森就会用这台加了添加剂的加油机。汤普森一直为自己会做生意沾沾自喜。
  
  枪响的那一刻,汤普森懊悔地想:如果自己不那么“会做生意”,也许今晚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