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海外故事 > 惊魂逃脱

惊魂逃脱

时间:2020-03-17 作者:未详 点击:

  这晚,奥特镇附近发生了地震,地震强度大,给很多建筑造成了破坏。更糟的是,镇郊外的精神病院以及马拉州监狱也损坏严重,有精神病人和服刑人员趁此机会逃脱。为此,警方出动应急救援队,调拨大量警力前往奥特镇。
  
  地震过后的第二天清晨,一个叫马约尔的男人开着一辆捡来的破旧皮卡,来到了奥特镇南端。马约尔已经十几个小时没吃没喝,一整晚的奔波让他筋疲力尽。
  
  马约尔把车停在一栋二层白色小楼门前,这栋楼还算完好。马约尔下了车,从围墙豁口进了院子。忽然,一个嘶哑的中年妇女的声音在他耳邊响起:“你是什么人?别靠近房子。”马约尔心里一惊,抬头看去,见二楼窗口露出一张惨白的脸。马约尔下意识一闪身,躲到了小楼的侧面。“别躲了!我都看到你了,你是什么人?”嘶哑的声音继续问话。马约尔调整了一下情绪,慢慢地走了出来,他抬头仔细看那张脸,她大约四十五六岁的样子,正用灰色的眼珠死盯着马约尔。
  
  马约尔反问:“你又是谁?”
  
  “我是罗森太太,这幢房子的女主人。”
  
  马约尔迟疑了一下,说:“我叫马约尔,是电力维修工,你家电断了,我要进去看一下。”说着,他快步向楼门走去。
  
  “别过来!”女人呵斥道,“维修工,有证件吗?”
  
  “被压在倒塌的维修站了。”马约尔回答,他试图继续靠近楼门。“别靠近!”女人大声说,“你难道没听说吗?州监狱的犯人跑出来了,你怎么证明你不是……”
  
  “好吧!既然你不相信我,我就将你家的布局说给你听。你家卫生间在二层南头,厨房在一层东面,卫生间的门是棕色的,厨房的门是白色的。”
  
  女人听罢一愣:“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我之前来过两次,都是你先生在家。你先生怎么称呼来着?”马约尔问。
  
  “布林·罗森。”
  
  “对,罗森太太,这下子你该放心了吧!”马约尔说着,继续凑近楼门,“你能给我一杯水喝吗?我已经十几个小时没吃没喝了。”说着,他转身一屁股坐在了楼门口的台阶上。
  
  女人嘀咕道:“真难缠!”接着,她下了楼。马约尔等了一会儿,听到门里传出她的声音:“离远一点,向外走出去十步。”“好的,罗森太太。”马约尔说着起身,用脚使劲踏在地面上,发出“啪啪”的声音,但身子纹丝没动。过了一会儿,马约尔身后的门开了,他顺势转身,一个箭步直奔门口而去,手里端着水的罗森太太吓了一大跳,她身穿红色连衣裙,脖子上围着深紫色的围巾,一时愣在了那里。就在马约尔即将冲入房门的那一刻,从他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都别动!”
  
  马约尔被吓了一大跳,他转身一看,只见一个身穿铁路工人制服的秃顶中年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的身后。中年男人面目狰狞,手里还举着一支枪。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马约尔和罗森太太都愣住了。秃头男人命令道:“都给我进去!”
  
  马约尔和罗森太太别无选择,只能按秃头说的做。
  
  秃头将二人押进了客厅,他仔细打量着两个人,先问马约尔:“你是干什么的?”马约尔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反问道:“老兄,我看你不是铁路工人,你是从州监狱里跑出来的吧?”
  
  秃头怀疑地问:“你也是?”
  
  马约尔点了点头。
  
  秃头皱了皱眉,说:“那我怎么没见过你?”
  
  马约尔说:“那里面一千多人,见过面也不一定记得。再说,我一个星期前刚进去。”
  
  秃头“哼”了一声:“你小子可是够走运的。”
  
  知道真相的罗森太太气坏了:“我早就看你不像个好人,还说自己是维修工,认识我先生……”
  
  “闭嘴!讨厌的女人,快去拿些吃的来。”秃头用枪对着罗森太太比画了一下,罗森太太转身去了厨房。秃头跟在罗森太太身后,走了两步,他转过身,看了看坐在沙发上的马约尔,命令道:“兄弟,你也一起过来!”马约尔站起身,跟着罗森太太去了厨房。
  
  罗森太太进了厨房,翻箱倒柜地找吃的,秃头则端着枪在厨房里来回踱步。从表情上看,秃头很紧张,时不时地往窗外瞟一眼。不一会儿,罗森太太找到了一些面包和一瓶牛奶,倒进杯子里。马约尔用余光发现,罗森太太竟然将一袋白色的粉末也倒进了牛奶杯中,秃头显然没有注意到。马约尔一转身,将正在倒牛奶的罗森太太挡在了背后,对秃头讨好地说:“老兄,等会儿你先吃。”
  
  秃头不客气,抓起面包就往嘴里塞,然后一口气喝干了那杯牛奶。秃头吃饱了,坐在厨房椅子上喘着粗气,过了一会儿,他慢慢地低下头,很快昏睡了过去,“啪”的一声,手枪掉在了地上。
  
  罗森太太注意到这一情况,她急忙要过去捡枪,可还是被马约尔抢了先。马约尔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脚踩住枪,将秃头按倒在地。秃头已经基本失去了知觉,束手就擒。马约尔对罗森太太说:“我是警察,不要怕。我没带手铐,快拿绳子来。”罗森太太不知所措地问:“绳子……绳子在哪儿?”马约尔命令道:“车库里有一捆,快去拿。”很快,绳子取来了,马约尔将秃头捆了个结结实实。
  
  罗森太太惊魂未定地问:“吓死我了!你真是警察?那你刚才为什么说自己是维修工?”
  
  马约尔一把揪住罗森太太的手腕,把她也按在了饭桌上,问:“你刚才在牛奶里放了什么?是不是毒药?从哪里弄到的?”
  
  罗森太太解释道:“不是毒药,是我自己偷偷存下来的镇静药。”
  
  马约尔继续追问:“我再问你,这栋楼里的女主人在哪里?”
  
  “我就是女主人,罗森太太!”
  
  “别装了,你是个男人!”马约尔一把扯下了“罗森太太”脖子上的围巾,那个人的喉结立刻显露了出来。
  
  男人委屈地解释道:“我今早路过这里,过来要点吃的东西,太太的衣服太漂亮了,可她很小气,就是不愿意借给我穿。我没办法,只能把她关在二楼卧室里了。”
  
  马约尔立刻把男人和秃头捆在了一起,直奔二楼卧室。卧室床上的被子里,被捆住手脚、堵住嘴的女人,正是马约尔的妻子。这栋小楼,就是马约尔自己的家!
  
  一则新闻传遍了小镇:“刚到任的州监狱警务稽查长马约尔,在地震中脚腕受伤,仍连续十余小时参加救援。震后第二天回家,发现妻子被逃脱的精神病人挟持,并遭遇越狱的持枪重刑犯。马约尔机智勇敢,巧妙将二人制服。”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