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文苑 > 想写一封信

想写一封信

时间:2023-11-15 作者:未详 点击:

  忽然,很想写一封信。用那种纯黑的墨水,一份带着清香的淡绿色的信纸。
  
  只是,写给谁呢,谁还会盼信,读信,写回信呢?
  
  这样清清冷冷的夜,静得只听见自己的心跳。纵使什么也不想,前尘往事也轻轻飘过,如微风轻拂麦浪,如白云掠过圆月。
  
  写给谁呢?不如,写给自己吧。
  
  毕竟不写信已有好多年了。我们已经习惯用电话、微信、电子邮件来联系、表达情感、互致问候。这几种方式更加直接和直白,但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习惯了,在键盘上敲擊,一个个汉字在电脑上显现,方方正正,横平竖直。打眼望去,挤挤挨挨的,像极了站台上蜂拥的人群,辨不出面目,看不透悲喜。怎么比得上手写的文字,飞扬恣肆,如行云,似流水,一个划痕,一处顿笔,可能都是婉转的心事。
  
  多么怀念,那个渐渐远去的书信时代。因为有了盼望,所有的日子充满期待和忐忑。信一到手,先不忙着拆,把它紧紧捂在胸口,深吸一口气,闻一闻信封上氤氲的淡淡的墨香,再小心地拆了,一种亲切的感觉萦绕开来,随着书信展开那一段青葱岁月,展开谆谆的叮咛、絮絮叨叨的牵挂和清澈见底的友谊。
  
  读着信,那一个个或遒劲或秀媚的汉字仿佛有了生命有了表情,向我诉说着——家乡丰收的年景、亲人不尽的嘱托,还有百转千回的少年情怀。我好像看到母亲一笔一画认认真真地写着,时而蹙起眉头,时而展颜微笑,我好像见到我的伙伴青春的面容、不羁的笑意,想象着他(她)写下这些文字时的呼吸和样子,心里充满了遐想和温暖。
  
  然后,就开始咬着笔尖写回信了。不必打草稿,不必字斟句酌,山川温柔、岁月静好、风花雪月、爱恨烦恼尽在笔下流淌。有时哭泣,有时叹息,一颗小小的心忽而欣喜忽而失落,快乐和悲伤都是那么鲜明和深刻。
  
  在充盈着清香的文字里,我看到灿烂如初阳的笑容,感受到了手心传递的温度,我们穿越文字的天空拥抱、牵手、一起哭、一起笑、不离不弃。
  
  怪不得古人说见字如晤呢,他们最擅长用书信来传递亲人、朋友、知己、恋人之间的情谊了。杜甫言道“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李商隐《无题》里有“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的诗句;宋朝秦观《踏莎行》里“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天涯海角,互通款曲,鸿雁传书、青鸟传信、鱼传尺素,表达的都是浓浓的思念之情。
  
  一直惊异于文字的魔力。它们像一个个精灵,千变万化,张开蛊惑的翅膀,记载了四季的轮回、时代的变迁、大自然的清新妩媚和一行行歪歪斜斜成长的足迹。它们时而委婉,时而豪放,时而是沁凉的风,时而是炙热的火。它们任意地排列组合,是一个个扑朔迷离的世界!
  
  带着辗转的迷惑和依恋,在文字里穿行。流年似水,人生如梦,红尘陌上,聚散匆匆,唯有文字,散发着墨香,始终如一在那里。
  
  翻阅着往日的日记和书信,恍然觉得,那些文字变成了一片安宁的湖泊,闪烁着光芒,让心灵变得平静悠然。
  
  给自己写一封书信,呵护自己的真心,可好?抑或有一天,我的爱人、朋友接到我用墨笔写就的文字,不要惊异,好吗?
  
  写下文字,让它丈量生命中的感动,挽留往日纯美的情怀,留下我们淡淡存在过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