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文苑 > 泰戈尔:爱那么短,遗忘那么长

泰戈尔:爱那么短,遗忘那么长

时间:2020-03-25 作者:未详 点击:

  泰戈尔是文学史上少见的幸运儿,家境殷实,让他不用担心柴米油盐,可以安心地写诗做梦;文途坦荡,未及花甲就获得诺贝尔奖,名动天下。但再超凡脱俗的人也免不了情海翻沉,泰戈尔心里的那根刺叫安娜。
  
  依恋的美好
  
  18岁,泰戈尔准备去英国留学。那里有他无限钦慕的文学
  
  天堂。
  
  仿佛是命中注定,启程前,他奉父亲之命去学习英文。年纪相仿的安娜成了他的老师。从此,活泼可爱的安娜就这样搅进泰戈尔的生命里,她被这位英俊的
  
  天才诗人所吸引,情窦初开芳心暗许。
  
  有一天,安娜在教英国生活举止的奥秘时告诉泰戈尔,能偷到正在熟睡的女人的手套就有权吻她。可惜,少年泰戈尔如此
  
  纯朴,以致没有明白这种暗示的含意。
  
  泰戈尔后来回忆道:“她躺在安乐椅上,我突然看到,她酣睡着。一睁开眼,她就向自己的手套飞快瞟了一眼,却发现手套原封不动地搁着,任何人也没有动过偷它们的念头。”
  
  也许他明白,只是不敢、不能,以至于自己都替安娜惋惜。
  
  安娜要求泰戈尔给她起个独特的名字,他就取了个美丽的孟加拉名字——纳莉妮。他把这名字编织进诗里。安娜听完朗诵,说道:“诗人,我想,假如我躺在临终的床榻上,你的歌声也能使我起死回生。”这不是爱情表白是什么?
  
  然而,他不是没有想过表白,只是一想到即将离国去乡,韶华易逝,他就深感承载不起这份暖融融的爱。所以一开始,他就失去了勇气。一次的擦身而过,一生的失之交臂。
  
  遗失的美好
  
  两个月之后,泰戈尔踏上了赴英的旅程。两年后归国,已物是人非。安娜被迫嫁给了一个比她大二十多岁的男人。没有爱情,她只是生育工具,整日忧郁感伤,向隅而泣,不到一年就郁郁而终。
  
  闻知死讯,泰戈尔流着泪写道:“当世界的万物消失不见了,你却完全重生在我的忧愁里。我觉得我的生命完成了,男人与女人对于我永远成了一体。”
  
  一个飘然而去,留下痛苦让另一个独自承受。说是错,不如说是错上加错。
  
  寻找的美好
  
  几年后,22岁的泰戈尔结婚了,他给妻子改名为“穆里纳莉妮”。泰戈尔将情人的名字安在了这位陌生的女孩身上。
  
  生命中,是否有些事情必须经历?放弃的前提是否必须曾经拥有?安娜拥有过,所以从容地走了。泰戈尔经过半个世纪的反思,也变得淡定了。
  
  于泰戈尔,这是痛,却也是另一种福祉,因为“她走时,已在我枯燥的经纬线上,绣上了瑰丽的花边,使我们日夜充满幸福”。那一季短暂的美好,已经足以滋润他后半生的干燥生活。滋润了的,还有那些诗篇。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