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文苑 > 一片落叶的灵魂

一片落叶的灵魂

时间:2022-05-28 作者:未详 点击:

  一片落叶的叹息,我听到了,有感慨,也有灵魂。
  
  那片落叶,在枝头展示过娇嫩,水灵灵的,深秋化为了璀璨的鲜艳,像一台戏上的结局,是高潮,激动人心,绚烂夺目。它脱去了碧绿羽衣,换成霓裳,呈现出精彩的容颜。随之,它就凋零了,飘落的身影,与蝴蝶争艳,与蜜蜂吟和,与风儿竞舞,真有点物我两忘,悠然自得。
  
  那叶儿,飘落的过程,让我惊羡,也让我伤感。如果遭遇雷雨风暴,那柔弱的鲜艳,像飘摇的灵魂受到重创,叶身在颤抖,苦苦挣扎着,瑟瑟落下。那情景,就像遭遇惊吓和摧残时的惊讶眼神,充满惊恐委屈,愤懑惶然。那落叶,在与暴风雨的对峙中,让我想起瑟瑟发抖的羔羊上了断头台,严峻的考验,生死攸关,折射出它与自然抗衡的峻厉、顽强与挣扎。我似乎看到了,我的灵魂在驿动,在挣扎,犹如梦幻燃烧,无疾而终,物是人非。
  
  一片落叶的背影,是一个完美季节的结局。我看落叶,它飞舞或飘落,犹如蓦然转身的灵魂显出了优美孤线,或轻盈,或沉重,有方向与结局,也有心态与归根。就像灵魂的战栗,开阖眼神,拥有着沉闷表情,挟持一股寒意的苍凉,眺望天堂的光——那是在寻找,寻找着爱的吻,心的灯,善良的归宿,渴望的摇篮。
  
  我与落叶,常常相遇在文字城堡里,让心安静下来时,少见忧伤,多了沉思。读杜甫的“无边落木萧萧下”,颂屈原的“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念宋玉的“悲哉,秋之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叹郑板桥的“一枝一叶总关情”。那些落叶,在我眼里,透过古人的苍凉笔触,挣扎着,然后凋零、腐烂,化成了肥料,拥有对根的情谊。是呀,落叶有灵魂,有目标,知恩图报,化为了春泥,来年更护花叶。
  
  莎士比亚说:“总有些追逐会化成云烟,总有些故事会写成诗篇”。我感觉生活就像一片落叶,有无数轻盈的少女在空中翩翩起舞,让我目不暇接。那枫叶,透红后枯黄,飘落得漫山遍野。那银杏树叶,金黄得醉人心扉,扇子般的叶片,散发缕缕清香。还有大漠胡杨,一抹刺眼辉煌,燃烧着诗意惨烈的激情,让我想起古代将军征战西北,在大漠孤烟深处,写下赤胆忠心,屡建赫赫战功。可是,我也惊叹,天妒英豪,感伤落叶飘零的风华早逝。
  
  那片娇小落叶,叹息着,落于我掌心。它干枯,像某个古代溺水女子的魂灵,不甘寂寞地穿越时光隧道,飘零而至,与我有缘。也许,它刚刚脱了明黄色的外衣,或者高贵绚烂的容颜,我想它曾经像一个威震四方的女皇,端坐在树枝的大殿宝座上,绽放权力的欲望,安静地欣赏天下英雄挥洒血汗的气质与风采。其实,一切都像是被她所拥有。
  
  读欧·亨利的小说《最后一片叶子》,内心十分震撼。文中的老画家贝尔曼,为患肺炎而奄奄一息的穷学生琼珊,站在风雨之夜的院落里,画了最后一片常春藤叶,从而挽救了一个濒临死亡的年轻生命。而老画家贝尔曼,却在画叶时因感染風寒去世了。那个在社会底层挣扎了一辈子的老画家,虽然是个小人物,一生饱经风霜、穷困潦倒,却充满了爱心,拥有珍爱绘画艺术的崇高灵魂。为此我想,老画家像是一片落叶,而青年画家琼珊,则是被滋养复活了的新叶,像常春藤叶一般,绵延绽放,生生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