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生活 > 既深爱,又无奈

既深爱,又无奈

时间:2020-04-25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周末跟女儿得意大吵了一架。
  
  得意今年申请大学,选了15所学校,其中有7所是专业排名合适,她自己也喜欢的;剩下8所她没感觉,但我们从排名和地理位置等方面考虑,认为应该申请。当时得意表示没必要申请这么多。我说多点儿安全,可以暂时先选出这些,在申请的过程中再根据具体情况筛下去几个。她同意了。
  
  小姑娘一开始非常积极,夏天考完SAT(美国大学录取的标准化测试),就马不停蹄地开始查资料,写大学申请论文,一根弦绷得紧紧的,让她放松一下都不肯。到11月底,申请完7所她自己喜欢的大学之后,得意就坚持不再申请了,只说累了,看见commonapp(美国大学通用申请系统)的网站就想吐。
  
  我跟她商量说:“那我们把剩下的大学筛选一下,再申请5所?”闺女不大高兴,哼哼唧唧地说:“不信会那么惨,被7所学校都拒了。”
  
  我说:“美国学生平均申请7到10所大学,咱们作为亚洲学生,怎么也得比这个数多一点儿吧?”
  
  好说歹说,总算一起坐下来选出了5所大学。
  
  随后的周六,得意去参加同学的生日party,晚上11点回来。周日睡到10点半起床。中午吃完饭,我提醒她:“今天有作业吗?没作业的话写申请文章吧?”
  
  一点半左右,她开始坐在桌前写申请文章,一开始还只是叽叽歪歪,一边写一边抱怨学校问的问题。我安慰了几句。没多久只听她键盘越敲越重,伴以肃杀表情,周身一层看不见的电网噼啪作响。
  
  我越想越生气:干吗啊,申请大学是她自己的事,怎么弄得谁都欠了她似的。
  
  切了盘水果端过去,问得意:“你想跟妈妈谈谈吗?”
  
  小姑娘阴着脸说:“这些学校都不是我喜欢的,你非让我申请,每个学校都在问申请的原因是什么,最喜欢的专业是哪个。明明是我不喜欢的学校,怎么夸得出来……”
  
  我耐着性子第一万遍地解释:“不是说申请了就必须得去,这几个大学就是给你当保险的……妈妈想让你做的,就是现在把所有排名适合的都申请上,多些后备,收到录取信时也能多些选择。”
  
  得意根本听不进去,说:“我真的很累很烦了,整整一年我都没松过一口气,那7所学校就是我能申请的极限,要真是这7所学校都不要我,别的排名再好的学校要我我也不会去的。”
  
  就这样来回扯了一个多小时,基本各说各的,我强调多些选择有备无患,她坚持7所学校里肯定会有要她的,没必要再申请。
  
  你知道做父母的什么时候最能感受到代沟的无法逾越吗?不是记不住孩子们喜欢的歌星的名字,也不是听不懂现在的流行词语,而是当你用几十年的人生阅历去试图说服一个初生牛犊什么叫“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时,她那张没被生活欺负过的小脸却写满了“舍我其谁,宁缺毋滥”。
  
  谈不通,真的是谈不通。
  
  我愣了一下,说:“好吧,那妈妈不管了。”说完眼泪就下来了。
  
  二
  
  我申请大学那年,妈妈正好生病,我从留学生那里借了一本医用汉英词典,每次陪妈妈去医院时都带着,听到不懂的词就慌里慌张地低头翻字典。坐在手术室外等妈妈时,她的好朋友D阿姨做了三明治来陪我,问我准备申请哪些学校。我努力咽着三明治小声说:“就家旁边这所。”
  
  那一年,我只申请了一所大学。因为它便宜。
  
  人都是这样,自己不曾得到的,就希望能加倍给予孩子。总觉得只要我尽力了,孩子的人生便会少一些遗憾。
  
  可惜我想给的,她却未必想要。
  
  过了一会儿,得意进来,一张小脸肿着,眼睛都哭没了。小妞站在门口,瘪着嘴带着哭腔叫了声“妈妈”,就又开始哭。我一颗心立刻软成泥、化成水,过去搂住她:“咱们不吵架了好不好?你马上要上大学了,明年这个时候妈妈想跟你说句话都得打电话了……”
  
  说完娘俩哭成一团。
  
  小丫头抱着枕头小声解释,说知道我的建议有道理,可每次我催她多申请几所学校,都让她觉得我对她没信心。
  
  “偏偏我自己也觉得人家要我的可能性很小,所以就格外生气、难过……”说着,她用被子蒙住脑袋。
  
  我凑过去哄,她怎么也不肯出来,执拗地缩在被子里,像只生闷气的小寄居蟹,又凶又委屈。我叹口气,伸手摸她散在被子外面的头发,软软的,顺顺的,又黑又长。
  
  三
  
  一岁之前的得意基本沒什么头发。那时每次看着她的胖脑壳上稀疏可怜的几根小黄毛,就想,什么时候头发能长到耳朵边,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个小姑娘,该多好。
  
  眨眼间,这个小姑娘长发披肩,要上大学了,想要去“藤校”,想要当医生,平时心高气傲厉害得不行,难过时却会躲在被子里担心心仪的学校不要她……突然间,心里郁结的那些气,一泻千里,都没了。
  
  我对着被子里的小人儿说:“宝贝儿啊,妈妈知道你有能力,你申请的这些学校里,哪个要了你我都不惊讶、不意外,都觉得是这些学校赚到了。但申请学校这件事,看的不完全是能力。而这个与能力无关的部分,却正好是爸爸妈妈的短板……”
  
  很多时候,父母之所以在某些建议和帮助上格外执着坚持,并非因为我们认定自己一定是正确的,而只是因为这是我们在能力范围内所能给予的最好的。就好比给不了孩子钢筋铁骨,便总想让她多穿件衣服,奢望着有衣服替我们为她遮风挡雨,摔倒时就不会太疼。
  
  但这话我终究没说出口。有些事情,还是应该让她自己通过成长去慢慢理解,不想让女儿小小年纪有心理负担,觉得父母的付出,无论她认不认同、需不需要都必须接受。
  
  毕竟,十几岁的人生本就不该理解太多40多岁的无奈。
  
  大概是我沉默的时间太长,得意从被子里探出半个脑袋,鼻音很重地安慰我:“可是,我真的觉得你做得很好了。你没必要对自己要求那么高,我都这么大了,知道很多事情得靠自己,不能总靠你们。”
  
  我笑,抬手把她额头前乱糟糟的头发顺到耳后:“你觉得妈妈做得好就好。我就是想说,我们大人很多时候的焦虑,不是对你们没信心,而是对我们自己没有信心。所以,你别一看到我焦虑就认定我是对你不满意,没有的事儿,妈妈对你,从来都是百分百的满意和有信心的。”
  
  小姑娘“哦”了一声,垂下眼不知在想什么,过会儿,问我:“你从来没有对我不满意过吗?”
  
  我认真看她:“没有,从来没有,一直都满意得不得了。”
  
  得意不信:“每次吵架时,我看你都好生气,一副后悔生了我的样子,那种时候你肯定对我很不满意。”
  
  “我是很生气,但还是对你很满意,这两个不冲突啊。”
  
  她摇头:“一个人怎么可能对别人既生气又满意呢?”
  
  我想了想,语重心长地说:“你小时候啊,是个小秃子……”
  
  曾经的小秃子愤愤然:“Nice,thankyouverymuch!”
  
  我说:“妈妈想说的是,在你又丑又秃半夜闹觉的时候,我对你就已经满意得不得了了。你现在再惹我生气,也不可能比那个时候更糟,所以,我就是可以对你又生气又满意啊。”
  
  小姑娘继续摇头,一副听不懂想不明白的样子。
  
  宝贝儿啊,妈妈没骗你,世上就是有一种感情是既生气又满意,既深爱又无奈。你现在不懂没关系,将来有一天,总会懂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