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生活 > 李渔的鲤鱼

李渔的鲤鱼

时间:2019-08-20 作者:未详 点击:

  李渔吃鲤鱼,从来没有大油大盐、重火厚烹,只清清淡淡做汤。葱蒜也是没有的,那是“秽物”,吃了不光嘴巴臭,连五脏六腑都被弄脏了。关于鱼,李渔有一套精细的评判标准,鲤鱼属于既鲜且肥、鲜又胜肥的一类水生生物,不做汤纯属浪费。做汤的水还不能放太多,刚刚没过鱼就好,水多一口,则鱼味淡一分,也是浪费。此外李渔还有一个独家秘技——蒸鱼,将洗剥干净的鱼放入大金属盘内,加陈酒酱油数盏,再用瓜片、姜片、香菇、鲜笋绵绵密密盖住,紧火蒸得透透的,一丝鲜味儿也跑不掉,都进了他那挑剔的肚里。
  
  李渔的味蕾,兼有饕餮的热情和美食家的敏感。
  
  “食”只是这个享乐主义者生活的一个方面。他审美的目光是无处不在的。刚把鹦鹉的铜架安在松柏壁画之间,造出一副禽鸣枝头的假象,他又在设计一块镂空的牌匾。每画一会儿草图,还要从盛开着兰花的书房里出来遛一圈再进去。因为“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他便不肯久坐,只为了时时享受那初入一刻的芳香。别人看他像看神经病,他却洋洋得意,自以为发现了全宇宙的真理奥义。
  
  李渔吃鱼,也看鱼,却厌恶在缸里养鱼。一颗自由的心灵,认为万物都应当是自由的。他的小园子没有半亩方塘,只凿了斗大的池子,用来种他最爱的荷花,池子那么小,能不能养锦鲤很难说,还经常漏水,漏得快干了,他就苦逼呵呵地望天乞雨。李渔对荷花的歉疚,一如贫士委屈了佳人。
  
  音乐、戏剧、小说,李渔泉涌般的灵感来自他美丽成群的姬妾,也来自他遍布全国的八百多个朋友的见闻,来自一切公认为“上不得台面”的生活细节。
  
  年轻时的李渔也梦想求取功名,但是不同于李白的愈挫愈勇、狂霸酷炫,受挫之后的李渔身段更低、姿态更无所谓,他一改初心,成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无赖:
  
  “你们去写治世文章吧,我偏写三俗喜剧,你们做文人士大夫,我偏当卖书的小商人,谁盗版我跟谁急。蝇头小利怎么了,就是要斤斤计较。我是小人,我爱财。哦,对了,我还好色。”
  
  在李渔身上,雅和俗的分界变得模糊,失去意义。贵族名流们喜欢他的有趣、机智、横溢的才华,喜欢他说出了自己想说又不好意思说的荤话,同时又打骨子里瞧不起他。他也深深明白这一点。人前的李渔插科打诨妙语连珠,为了赚他们的钱,过自己食有鱼、居有竹的生活。
  
  红尘里是有烟火气,但是她的美是活生生的,触手可及的,李渔没有任何办法抵挡其诱惑,也想不出任何抵挡的理由,索性跳进去吧。
  
  李渔从来不是一个精神分裂者。分裂的,是这个世界。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