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生活 > 派对是我的弱项

派对是我的弱项

时间:2019-05-18 作者:未详 点击:

  我这个人有各种各样的弱项,而弱项之最却是仪式、致辞和派对。如果这三者联袂而至(它们往往会联袂而至),那简直就成了噩梦一场。
  
  当然,我也是个堂堂正正的大人,而且基本已经社会化,如果非做不可的话,那么出席个仪式,三言两语地做个致辞,在派对上平平常常地与人谈笑,这些我也能做到。然而它们仍旧是我的弱项,这一点并不会改变。硬要勉为其难的话,事后疲劳感便会喷涌而出,往往一时半日无法着手工作。所以我尽量避免在各种场合抛头露面。
  
  有时会因此显得不近人情。但我认为,躲在安安静静的地方安安静静地写作,才是小说家的本分,此外的功能和行为说到底不过是锦上添花。不可能对所有的人都笑脸相迎,这是我人生的一大原则。对作家而言,最重要的是读者。一旦决心将自己最好的脸奉献给读者,除此之外就只好道一声“对不起”,弃之不顾了。
  
  我也不出席婚礼。从前偶尔也出席,可自从三十岁过后,亲戚的也罢,友人的也罢,一律拒不参加。假如能在逻辑上证明,因為我在婚礼上露了面,新人此后的婚姻生活就会圆圆满满,我大概也会勉强为之,尽量出席。然而似乎没有这等美事,所以我都细加说明,婉言谢绝。不搞特殊,这是谢绝此类邀请最为稳妥的诀窍。
  
  我曾努力回忆,试图在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找出参加过派对的愉快经历,遗憾的是,连一次也找不到。反倒是不愉快的派对经历要多少有多少。尤其是文坛的派对,大抵都乏味透顶。有时我甚至觉得,与其如此,我宁可在昏暗潮湿的洞穴中和巨大的独角仙徒手格斗。
  
  我认为最理想的派对应该是这样:人数在十到十五人之间,人人悄声交谈;大家都不交换什么名片,也不谈论工作;房间的一角,弦乐四重奏规规矩矩地演奏着莫扎特的乐曲;不怕人的暹罗猫惬意地睡在沙发上;美味的黑比诺葡萄酒已经打开瓶盖;从露台上可以眺望夜幕下的大海,海面上浮着半轮琥珀色的月亮;微风带来无限芬芳,身着丝绒晚礼服、睿智而美丽的中年女子亲切地向我详细解释鸵鸟的饲养方法。
  
  “要想在家里饲养一对鸵鸟的话,村上先生,那至少需要一块五百平方米的地皮。围墙非得有两米高才行。鸵鸟是长寿的动物,有的寿命甚至会超过八十岁……”
  
  听她娓娓道来,我渐渐地萌生出这样的想法:“在家里养一对鸵鸟也不赖嘛。”
  
  若是这样的派对,倒也不妨去看一看。可能的话,有没有哪位开一场试试?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