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生活 > 小时候你们没顾上爱我,多好

小时候你们没顾上爱我,多好

时间:2019-05-17 作者:未详 点击:

  那天和好友喝茶的时候,看到窗外有几个孩子在嬉闹,我突然就笑了。好友问我笑什么,我未作答。其实,我不过是想起了早些年的一个小片断而已。
  
  我是妈妈的第四个女儿,前面三个姐姐,最小的比我大了6岁。
  
  妈妈说,她在生下三姐后便不准备再要孩子了。一是因为抚养不起;二是因为那会儿国家正在大搞计划生育,如果再生孩子,她和父亲就有失业的危险。可我偏偏还是来了,所以给他们出了个大难题。
  
  最终,一向诚实的母亲,用父亲存了一年没舍得喝的茶叶跟熟人讨了一张假证明,证明自己身体有问题,不能做人工流产。
  
  于是,那张假证明让我得以顺利出生,但它没有帮母亲排除失业的可能,再加上三个姐姐都要上学,家里压力大,父母商量后便将我送给了住在城郊的小姨。
  
  小姨比母亲小十几岁,结婚三年还没有孩子,这样,两家皆欢心,小姨有了孩子,母亲也保住了工作。
  
  本来是很好的事情,可我半岁的时候,小姨——我的养母,又怀上了弟弟。养父的单位在外地,养母有孕在身,无力照顾我,便又将我送回了母亲身边,说是代养一段时间,她再接回去。可父母要工作,要照顾几个姐姐,根本没有时间花在我身上。最终,姥姥把我接到了她身边。
  
  姥姥是个乡下女人,干净利索又性格开朗。最重要的是,她很爱我,她总跟别人说“有苗不愁长”,既然生下来了,就不怕养不了。
  
  就这样,6岁之前,我在姥姥、生母和养母家轮流生活。当然,更多的时候,我都待在姥姥身边。
  
  6岁后,我回养母家上学,假期在生母家过,姥姥有时间便会来看我。养父母忙的时候,我便转学去生母那里的学校上学。那段日子里,姥姥成了我心灵上唯一的依靠。
  
  之后好多年,我一直都是这样来回奔波。那会儿我年龄小,总是为此感到委屈,偷偷地躲在空教室或者被子里掉眼泪,总觉得自己是多余的那一个。
  
  其实,不仅仅是我有生疏感,就连生母家的三个姐姐和我之间也有隔阂。记得在生母家的时候,三姐还小,总是对我带有敌意。有一次,我跟她抢糖果的时候,她将糖果高高举过头顶,说:“你抢什么抢?你差点都被计划掉了,你还抢。”
  
  三姐说完我就不抢了,坐在门口的小凳子上掉眼泪,我一边哭,一边抬头朝巷口看。我总是渴盼姥姥能突然出现,把我从家里带走。那会儿我那么小,感觉委屈是难免的。而三姐也那么小,她不过重复了一句母亲的话罢了。因为那会儿生母带我出去时,遇见熟人总是会用开玩笑的口气说:“这是老四,差点就被计划掉了。”
  
  其实,那天在茶吧我想到的片断,就是三姐用稚气的声音跟我说:“你差点都被计划掉了,你还抢。”现在回头去想,不再觉得委屈,相反还能微笑,也许所有往事都具有慰藉作用。
  
  说这些只是想告诉你,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我的四位父母都很忙,没有更多的时间照顾我,包括爱我。当然,在这个主旨里,没有埋怨,没有委屈。因为我长大了,坚强而且独立,最重要的是,我还懂得理解以及感恩。
  
  因为在两对父母家轮流生活,缺少亲切感,缺少年少时应得的一些宠溺,所以我很早就学会了自立,自己的事情尽量自己做,自己遇到的问题自己解决。
  
  虽然这样,我这个转学狂还是很顺利地考上了大学,然后又有了工作。童年的际遇让我学会了接受和处理许多困难。我没有在上大学的时候因为想家或者不会洗衣物而哭过鼻子,没有在后来的工作中因为遇到不顺利的事而丧失信心和勇气。
  
  记得大三那年,我的一位老师和我聊天,我向他讲了我的童年。他说:“不要埋怨,给了你生命的人就是天是地,他们再不对,都不足以成为错误。”老师说得很好,从那以后,我开始知道了节假日的时候要回家看父母,知道了有空的时候给姥姥打电话报个平安。那些往昔积攒下来的委屈和埋怨也开始渐渐消散。
  
  2005年,生母因为腹腔囊肿要做手术。几个姐姐都嫁到离家很远的地方,我离家最近,便承担起照顾母亲的职责。手术前的那段时间,母亲心情很不好,很少言语,病痛把她折磨得像个沧桑的老人。我便学着做一些美味的饭菜给她吃,那样的话,她再怎么没有食欲都会吃上一点儿,我也觉得开心。
  
  后来,手术前,当我在医疗协议上“责任担保”一栏签下我名字的时候,母亲抬头看了看我,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用枯瘦的手抚了抚我的头。自以为很坚强的我,再也忍不住掉过头去,泪如泉涌。手术室是个生死门槛,这谁都知道,而母親那个抚摩的动作意义所在,我也一清二楚,尽管她什么都没有说。
  
  好在手术很顺利,母亲康复的那天我去接她出院,她说了句“你看你头发那么乱”,便坐在病床上用小梳子替我梳头发。那是我最享受的一个时刻,直至现在我依旧心生温暖。
  
  生命以最原始的方式给我出了一道考题。我开始知道,有些东西必须珍惜。之后,我跟单位递交了辞职报告,搬回生母身边,照顾她的一日三餐。虽然我很喜欢那份工作,但我还是心甘情愿地做了这样的选择。后来,我又谋了一份利用网络便可以完成的工作。母亲彻底康复后便不让我再干任何家务。28岁,我被母亲宠成了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孩子,有时候不忍她劳累,想帮她做些事情,她就不高兴,便由她去了。
  
  当然,我也常去看望养父母,在我的内心,四位父母没有远近之分。
  
  今年秋天,我过生日的时候,养父母送给我一套小户型的新房当作礼物,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套房子是他们攒了很久后给我的补偿。其实不必的,自懂事后我便不再埋怨他们当初的繁忙。
  
  后来,闲一些的时候,我将那套房子收拾好,把养父母也接到了身边,生母和养母两家住得很近,我常常是这边住几天,那边住几天。这次二十几年后的再度动荡,是如此幸福。而且,我无论在哪边,都会得到相同的宠溺,他们待我,都像对待孩子一般,而我也尽量不给他们添麻烦。
  
  可是国庆节的时候,我还是病倒了,这让父母们担忧不已。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工作狂,因此长时间不规律的生活让我第一次跟自己认了输。在医院住了一段时间后,回到家,两位母亲都过来陪我。每天早上,她们会早早做好早点,熬好中药,然后看我一口一口地喝完,才准许我去工作。那会儿我因为身体不适,食欲也差了很多,两位母亲在我吃饭时总是守在旁边,不住地提醒,多吃一点吧,再多吃一点点。这样,我再不想吃,也会多吃上一点点,她们便会开心微笑。
  
  看到这里,你或许会失望,这儿没有大起大落,没有大风大浪。这里甚至没有你渴望的离奇情节,但这里有生命里最细小的感动,并被我视若珍宝。
  
  也因此,我时常兀自微笑,而我亲爱的父亲母亲们,在我很小的时候,你们没顾上给我更多的关爱,这样多好,让我懂得了坚强、自立,懂得了珍惜,懂得了你们不容易。而二十几年后的今天,当我沉浸在这种浓浓的关爱里,我是那样新鲜好奇而且感激,不嫌你们老,不嫌你们土气,不嫌你们唠叨,不冲你们发脾气。
  
  有句话说得好,只要你还能够站立,说明上帝还有任务要分派给你。那么,换言之,只要你存活于这个世间,你就永远不会是多出来的那一个。因为你同样被人爱着,被需要着,被善待着,只是这些,你可能不知道罢了。那么,就在这一刻,给自己一点儿安静的时间,去回想那些你自认为“不近人情”的地方,然后再设身处地地替父母想一想,你会发现他们其实比你承受了更多,而他们也一直在试图补偿你些什么。那么,跟他们说一声“谢谢”吧,说我长大了,你们不得已给的经历让我学会了很多,我必须谢谢你们,因为我从那段生活里收获的东西是这世间最好的礼物。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