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生活 > 萤火虫之夜

萤火虫之夜

时间:2019-02-10 作者:未详 点击:

  我们是刚在那村子里的饭馆用的晚饭,这饭馆四面来风,用餐的食客只有一桌两个年轻男女,整个餐厅空荡荡的。典型的农家菜馆。如果不是想要去高渊河看萤火虫,我想我们不可能来到这里就餐。
  
  码头上有几个人招呼,并大声吆喝,小心!看路!踏过桥板,有两艘机动船在候命。依次上船,那船简陋,有几张横排木凳,每一排只容三个人坐,轮到我时,只排到中间那排的中间位,被左右夹着,每人都要穿上厚厚的橙黄色救生衣,天气又热,颇为难受。
  
  机动船突突驶出几十分钟,周围毫无动静,有人开始按捺不住寂寞,开始焦躁,大声说话,搅动沉静夜色。船长忽然喝了一声,安静!不要惊动萤火虫!
  
  心想,萤火虫嘛,我见过,何必大惊小怪?年少时,我住在千岛之国的山城万隆,那时,在我家的前院后院,每到傍晚时分,便有漫天的萤火虫飞来飞去,一闪一闪的,好不漂亮!
  
  后来才知道,萤火虫有两千多种,从出生、交配、产卵到死亡,寿命一般只有三到七天,也有个别的达二十天。而交配时间达12至14小时。交配之后公的立即死亡,而母的在寻到合适地点产卵之后,一两天后也会死去。这种状况,让我感觉到为情壮烈牺牲的情态,沉吟不语。
  
  原来,以喝露水,吃花粉、花蜜为生的萤火虫,尾部发光,是为了求偶、寻找伴侣,交配的时候雌雄都会发光,萤火虫的光是求偶的情话,只是我们听不懂而已。明白了之后,我为当年的孟浪羞愧。
  
  离开山城之后,我又历经千山万水,印象中,好像在某处山间夜晚遇过三两只萤火虫,便觉得非常神奇。可是若比起当年我在家的前院和后院所看到的群虫,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正因为罕见,所以有印象,在某种时刻,会突如其来,蹿入我的记忆中。
  
  机动船上的人们顿时安静下来,只有摩托突突地轰鸣,河面诡秘的安静,泛起的河水,搅起一股难闻的泥沼的臭味道,莫非是把河床都给搅动了?刹那间,周围的一切似乎都静止了,夜色更深沉。忽然有人低呼,看!看那树丛!人们闻言,都转向左前方,果然,河畔的树丛间,有几团闪闪发亮的萤光,刚看过,船却滑过去了,又是没有萤火虫的空树丛。正为那刹那光华失望,不久又见到一闪一闪的树丛。原来萤火虫聚集的地方并不随便,似乎也挑选地方。到头了又回航,另一边也如是隔着一点距离排列。
  
  回航时,风儿轻吹,抬望眼,就见到那弯眉月伴着孤星,船走,它们也走,感觉上好像是同步,实际上恐怕是错觉。身后的L喊道,赶快拍下来。我按快门,拍下那黑夜中的画面,好像还可以。可是,当我去拍树丛中的萤火虫的时候,遗憾只拍到一团漆黑,什么也看不清。
  
  这河畔树丛的点点萤火虫,是聚成一团的,而我年少时期所见到那家的前后院的萤火虫,是在半空中飞来飞去,一闪一闪的。萤火虫在现今社会中恐怕罕见了,但我庆幸竟然能够在遥远的高渊河的深夜,遥遇它们闪光,是奇迹?是命定?说不上来。
  
  只是,不论是记忆中飞动的,还是眼前静静伏在树叶上的,那一闪一闪的神秘之光,是那么柔和,令我浮想联翩,心潮难平。上得岸来,传出接船人的声音,小心!一步一步来!别着急!
  
  这时夜色更加黑而深了,脚步踏在草丛的声音,沙沙沙的,大家不言不語,仿佛满怀心事,默默朝着来时村口停车处走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