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生活 > 母亲的小菜园子

母亲的小菜园子

时间:2019-01-08 作者:未详 点击:

  我们农村盖房子最讲究,房子的前后左右都留有足够的空地,等房子盖好了,便开始筹划着这些空地的用途。一般房屋左边或右边除了盖个厢房放一些杂物外,还有鸡架和猪圈等家禽的饲养场地。后院一般都栽种几颗杏、枣、桃等果树,而前院则用石头砌一个小菜园子,种一些黄瓜、茄子、豆角、西红柿、韭菜等时令蔬菜,供全家人食用。
  
  我家也一样,房屋和院子虽不算大,可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全都有。我们全家人年复一年幸福地在这里生活。
  
  俗话说的好,男主外女主内。喂鸡、喂猪、做饭、洗衣这些家务事全由母亲一个人承包了,每天都是起早贪黑地忙,从春忙到秋。
  
  每年的春分刚过,母亲就开始琢磨今年菜园子都种什么蔬菜,她把去年秋天留的菜籽种子拿出来看看够不够。参照去年的比例,打算今年每种蔬菜种多少,而且还不能重茬,如果重茬种地,会影响产量。只见母亲从房梁上取下一个小筐,里面装的各种蔬菜的种子。她打开用旧书纸包的一个个小包,里面各种菜籽太齐全了。这些菜籽都是头一年秋天母亲精心挑选的。有一些我都分辨不清,母亲便告诉我每个菜籽的名字,两头尖尖白色的黄瓜籽;豆角籽的形状似猪腰子,象纽扣大小,亮晶晶的,上面还有花纹。茄子、辣椒、西红柿的种子非常的小,象麦片一样的薄,很难辩认是什么种子。白色的倭瓜籽我一下子就认出来了,因为它非常的好吃,母亲总把它炒熟了给我吃,可香了。母亲精心挑选的菜籽一颗颗子粒饱满,结出的果实肯定大丰收。母亲边和我讲着,边把这些菜籽放进小碗里,用水泡一下,再用湿布盖在上面,放在炕头上,过两天就能发芽播种了。
  
  母亲准备好各种菜籽的同时,父亲把院墙损坏的地方重新垒好,和点泥巴抹上个帽,插上山枣枝。山枣枝带刺,插在墙头上,防止鸡进去把种好的菜籽抓出来。
  
  我家小菜园子里最先发芽的是韭菜和小葱,因为韭菜和小葱都是在地里过冬的,清明前后天气一天天的回暖,冻土层早已经融化,地表温度上升。我看见母亲用耙子把韭菜和小葱垄上的枯叶和杂草梳理好。那嫩绿色的小韭菜和小葱开始露头了,然后铺上一层底肥,底肥都是自家发酵的农家肥,非常壮,是纯绿色的肥料。再浇上水,几天的工夫,小韭菜苗和小葱苗就长出一寸多高,半个月左右就可以割第一茬韭菜了。因为气温不太高,头茬韭菜长地慢,如果第一茬韭菜不早点割掉,会影响第二茬的生长。其实头茬韭菜非常的有营养,墨绿色,长的壮实,根部发紫。母亲告诉我说:头茬韭菜叫地青,特别的好吃。包的韭菜馅饺子味道特别的清香,母亲蒸鸡蛋糕的时候放点地青韭菜末,那味道更不一般,至今都回味无穷。
  
  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了,母亲开始打垄,做池子,上底肥。小菜园子已经成形了,种子也发芽了,开始播种了,母亲在池子里用镐和锄头备上小沟,浇上水,然后小心地把种子点上、培土。几天的工夫,小苗开始破土而出。母亲就象对待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小心翼翼地看护着,小苗一天天的壮实了,满园子展现出一片绿色的生机。
  
  母亲在园子边上又种上苞米,因为是自家园子,苞米种的早,不到秋天就熟了,我们就能早早地吃上烀苞米了。
  
  小菜园子在母亲精心的培育下,小幼苗绿油油的。黄瓜滕和豆角豌向架上延伸,小黄瓜顶花带刺,白色的辣椒花,黄色的西红柿花吐露着芬芳,与紫色的茄子花竞相开放,装点着我家的小菜园子,蜜蜂和蝴蝶在花丛中飞舞。我每天放学回家,都帮妈妈担水浇灌,妈妈一棵棵地修剪着,把多余的枝叉剪去,怕影响主枝的结果。准备一些高粱秸秆,把长高的黄瓜和豆角秧架了起来,就等着收获果实了。
  
  转眼间端午节到了,我家的小菜园子也开始收获第一批果实了,最先熟的就是黄瓜和五月先豆角。端午节妈妈摘了几根顶花带刺的黄瓜,拌了一盘凉菜,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又用片粉和猪肉炖了豆角,过节的气氛更加浓了。我们全家人吃着新鲜的蔬菜,心情也不一样。因为那个时候不象现在,小时候整个冬天都看不到新鲜的蔬菜,一日三餐萝卜、白菜、土豆。吃着新鲜的蔬菜,高兴极了。
  
  没过多久,西红柿里外透着红,紫茄子、大青椒挂满枝头。妈妈采摘蔬菜的同时,也不忘了留一些健壮的果实做种子。有一天妈妈让我去菜园子摘菜,我专门摘那些大个的蔬菜。我那里知道,那是妈妈留的种子,这下子可惹祸了。妈妈看着我把她留的种子摘了,心疼的不得了,把我一顿的骂。没办法了,第二年春天,妈妈只好和邻居要了点种子,把小菜园子种上了。
  
  夏天是蔬菜产量最旺盛的季节,我每天放学回来,首先冲进菜园子,摘上几个新鲜的黄瓜和西红柿用手擦一下就吃,老香了。署期放假,我每天都光临小菜园子,像扫荡一样。
  
  小菜园子蔬菜第一茬采摘差不多的时候,有的秧苗就要完成了使命,逐步的枯萎。妈妈便开始准备第二茬的种植。晚黄瓜苗和晚豆角苗破土而出,小白菜、小生菜、小水萝卜等蘸酱菜水灵灵的丰富了我家的餐桌。妈妈把吃不了的豆角和茄子晒成干,留着冬天吃,有时候也送给邻居一些。
  
  我家小园子的蔬菜产量最高的还有倭瓜,倭瓜一般的成熟期很长,结的果实也多。倭瓜架直接架在院墙和房屋的前面,整个院子都被倭瓜架挡住,夏天可以在倭瓜架下面乘凉。倭瓜开黄花,叶子非常大,象荷花的叶子。蒸饺子的时候一般都用它铺在蒸屉上,饺子不粘,味道也很清香。嫩一点的倭瓜包饺子和包子,也可以炖着吃。如果倭瓜完全成熟,到秋天的时候上面便挂一层白色的灰,摘下了存放整个冬天。我们家每年都收获二三十个大倭瓜,甘甜甘甜的。用它和大黄米做腊八粥那可是一道美食!
  
  秋天到来的时候,小园子便开始萧条了,枝叶慢慢地枯萎。妈妈便在下秋霜之前准备几个坛子,把剩余的果实摘下来,放在坛子里腌成咸菜。然后就象打扫战场一样,把小菜园里的架条和干枯的枝叶捆起来摆在墙角边,同时,也结束了在小菜园子里一年的辛勤劳作。
  
  转眼间进入冬季,入冬后的第一场雪把我家的小菜园子封盖得严严实实,开始了冬眠,再也没有往日的生机与活力。
  
  又到了春天播种的季节,我家的小菜园子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那满园子的春色就象母亲的笑脸,那丰收的果实装满深深的思念。小菜园子不仅给我们全家带来了新鲜的蔬菜,更给妈妈带来了春种秋收的喜悦,也给我带来了童年的欢乐,母亲离开我们许多年了,而我家的小菜园子依然存在,依然收获着果实,讲述着妈妈的故事。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