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生活 > 怀念小时候那走不完的公路

怀念小时候那走不完的公路

时间:2019-01-07 作者:未详 点击:

  偶然的机会和几个朋友漫步在北京郊外旅游村夜晚的公路上,天阴沉着,没有一颗星星,公路整齐缓缓的爬升,远处连绵不绝山脉变成了巨大的黑影。两旁零星的几户人家都灭了灯,几处很小的玉米地,到处是很茂盛的蒿草,偶尔冒出一棵瘦高柿子树。
  
  转过前面的山壁的拐角,公路继续延伸攀爬,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我们几个人,淹没在夜色之中。路边的草丛中飞出了一只萤火虫,发着淡淡的白光,飘到公路上,熄灭了一会儿,又飞回到草丛中去了,大家都很兴奋,许多年没有见到萤火虫了,一只又一只,不时的从草丛中、玉米地中飞将出来,又消失掉,在我的视线中留下的盲点久久停留着。
  
  这样的情景怕是很久没有经历过了,不免有些情绪涌上心头,却又很复杂,难以辨别。很小的时候,身边有一大帮朋友,那个没有爱情的时代仿佛完全是属于男孩子的,一起上山,吃野果子,从山顶滚下去,追逐那野兔子,走遍一片又一片的山丘,永远不知疲惫。黄昏的时候在破旧的水库外边看一群群白色小鱼从河水中跃起,晚上在河岸上的草丛里抓那没了智商的青蛙。
  
  还有什么呢?呵呵,打翻游戏厅里所有的游戏,直到被老板撵出去。八个人打星际,玩暗黑,无比享受那时的每一个假日,都是那么短暂,永远也不够承载我们过剩的快乐。
  
  仿佛还有许多,许多……
  
  小的时候我住的镇外边也有很长的公路,很窄,也没有护栏,连接着每一个村落。周末晚上夜色降临的时候,我们吃过饭都在一个朋友家前坐着聊天,前面有一块小广场,偶尔有行人穿过,或者街上的小混混发出的嘶喊。我们一直聊到很晚,聊到街道上的灯都熄灭了,没有街灯,只有漫天数不清星星,我最熟悉的是北斗七星和猎户星座,还有望不到尽头的银河,总是让一个孩童的心灵充满了无尽的遐思。
  
  到了十点多,我们都还不想回家睡觉,就沿着公路向南走,不到半个小时就离开了镇子,继续走着,很快那些瓦房和一个个相接的院落就从我们的背后消失掉了。公路上一个人都没有,一辆车也没有,我们在路中间一直沿着路走,夜晚很明亮,尽管只有星光。路的左侧是看不到边际的玉米地,路的右边是连绵的低矮的山丘。进入了一个村子,路两旁是破旧歪斜又低矮的房子,很快就穿过了村子。一直向前走,又进了小村子,又离开了。
  
  路上什么也没有,只有我们和星辰,和黑夜的风景。很想回忆起来那个时候我们都聊着什么,只可惜,那些话语连同那群星一起,早已被忘记。
  
  晚上回到镇上的广场基本都午夜一两点钟,我们各自回家,这段路程是我最害怕的,我的小时候怕黑的不得了,一路兢兢战战的走回到家门前,翻墙进到院子里面,房子的门总是给我留着,我小心的打开悄悄溜进自己的屋子,妈妈每次都能发现,从她的屋子里问一句是不是我回来了,第二天免不了被臭骂一顿,可是午夜的游荡一直继续。
  
  有人说回忆过去是因为现在承受着痛苦,我感觉好坏参半吧,现在有许多快乐的事情,也有许多苦楚。不过也没必要管那么多,人生这东西,谁能说的明明白白呢。倒是这个“有人”差不多是中国最神秘的人了,总是一群的年轻人分享着“有人”说的这个,“有人”说的那个。
  
  夜晚的路是很多人的情结,离开了十四五岁的那个年龄,在高中多少个晚自习间十分钟的时间不知道在小操场上走完了多少公里的路。到了大学之后,又独自经常在晚上的校园里走几个小时,和焕杰在一起的日子也是走不完的路,我学校的路,她学校的路,朋友学校的路,海边的路,城市里的路……
  
  现在又是北京的路,不知道还有多少路要走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开始疲惫,或者老的再也走不动了,我唯一能确定的只是,会一直走下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