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生活 > 爱在土坡上

爱在土坡上

时间:2018-10-10 作者:未详 点击:

  8分钱一根脆麻花,大哥用脆麻花把一个美丽的姑娘骗到了家。那还不能叫家。那时候我家穷,没钱给他置办新房。大哥从附近的农村租了一间农房。每天傍晚,大哥带着自己的新娘去散步,走到土坡上,大哥会变戏法一样变出一根脆麻花,或者一块烤红薯,或者一块水果糖。嫂子雀跃着,傻傻地笑。
  
  大哥瞎马一样到处闯荡,嫂子没心没肺地跟在他身后。无论住小平房还是住小别墅,嫂子脸上的笑从来没少过。大哥送给嫂子的小物件也从来没断过。从最初的脆麻花到别致的发卡,从一块红薯到一朵玫瑰花。
  
  嫂子的甜蜜让闺密芳芳特别羡慕,她咬了嫂子的耳朵说:“你这样的日子,我过上一天就知足。”人人都看出了芳芳对大哥的那个意思,惟独嫂子傻傻的。
  
  大哥的事业风生水起,美女便如蝴蝶一样扑向大哥的窗口。大哥淡淡的,从不去招惹。也许心里正翻江倒海,伪装得却是风平浪静。我们贬损他,他一笑了之。
  
  芳芳比“蝴蝶们”来的直接一点。她可以登堂入室,和大哥对面而坐。嫂子出差的日子,她泡在大哥家,“你怎么那么傻?”她盯着大哥的眼睛,大哥给她倒杯茶,起身就走。
  
  大哥伤了女人的心。受伤的女人一定要反击。芳芳切中大哥的要害,给了他致命的一击,大哥的生意一落千丈,最后只好草草收场。
  
  50岁的大哥没有了事业,却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颓废,他带着嫂子去钓鱼。把自己钓的鱼收拾干净,炖好,呼朋唤友,和大家一起畅快地喝酒吃鱼。有时候钓鱼回来的晚,大哥没时间给嫂子买礼物,就从房前摘一朵狗尾巴花送给嫂子。嫂子撅了嘴:“我在你眼里也就是个狗尾巴花。”大哥惊诧地说:“怎么说话呢,这是狗尾巴花吗?忒没有学问,这叫看麦娘,傻瓜,你是我的看麦娘。”大哥一忽悠,嫂子立刻欢天喜地起来。
  
  大哥在河沟钓鱼,经常救河边嬉戏掉到水里的孩子。大哥救了那么多孩子,却没有一个家长表示一下感激,嫂子有点不高兴,低声叨咕:怎么人都这样呢?
  
  大哥笑笑:“施恩图报是最没意思的事情了。这些都是农民工的孩子,家长为了糊口忙,没心思花在孩子身上。我是农民,我知道。”
  
  电视台做个节目叫寻找好人,很多人报料有个钓鱼的男人不错。等记者抗着长枪短炮去了河边,大哥吓得仓皇逃跑了。
  
  芳芳得了病,给大哥来电话说想见一面,大哥没去。
  
  “不去就不去吧,反正她害咱也不浅。”嫂子永远站在大哥一边,宁可牺牲脆弱的友谊。
  
  芳芳的儿子来找大哥,两男人不知道嘀咕了什么,大哥去了医院。芳芳看到大哥眼睛放光,轻声地叫着大哥的名字:你能抱抱我吗?
  
  大哥毫不迟疑跨上一步,伏下身,把芳芳抱在怀里。芳芳的闭着眼,有泪水不停地从眼角溢出。芳芳走的时候,大哥没去参加追悼会。
  
  再有人提起她,大哥保持着沉默。
  
  有个喜欢文学的小姑娘崇拜大哥,追着要采访他,大哥笑着说:丫头,去找别的素材,大哥老胳膊老腿老脑筋,不值得浪费你的笔墨。
  
  我听后很生气,批评他:“大哥你不要见谁就叫谁丫头,这样很诱惑,迷倒一大群女人你要负责的。不要整得太轰轰烈烈的,好不好?”
  
  大哥哈哈大笑:“丫头,这一辈子你哥不可能轰轰烈烈了,我和你嫂子的爱在那真实的土坡上,任谁也不能分享。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