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生活 > 尴尬风流

尴尬风流

时间:2018-06-16 作者:未详 点击:

  过年
  
  老王给儿孙们讲:过去,过年了才炖一斤猪肉,过年了才包一回饺子,过年了才穿一回新衣,过年了,才吃一次糖果……如此这般,他叹道:“现在,现在你们是天天过年呀!”
  
  儿孙们听了,撇撇嘴,样子是不以为然。
  
  后来他问老伴:“我说的不对吗?”老伴说:“过年的意思是说这一天是旧历的正月初一,怎么可能天天是正月初一呢?”
  
  老王说:“你说的不是连白痴都知道的吗?我这里说的过年只不过是一种比喻罢了,我说的过年是一种所指和能指,无非是说现在的生活水平提高了!”
  
  老伴说:“生活再高也不能是天天过年,天天过年,大家还上不上班?天天过年,一天长一岁,谁受得了?天天过年,又和天天即永远没有年有什么区别?”
  
  老王想,人啊,我爱你们啊,你们怎么都这么雄辩啦?
  
  读书
  
  老王年轻时只有有限的几本书,他把这几本书读了又读。
  
  “文革”当中,没有书读,但他已养成了夜读的习惯,他每天把仅有的《人民日报》读得几乎能背诵下来。那时出席大宴会的领导人名单,他过目不忘,倒背如流。出差时连《人民日报》也没有,便读旅客须知、损坏物品赔偿价目表和电话簿。
  
  现在他的书七间屋也装不下,他翻来翻去,手里拿着甲书时心想也许不如乙书好吧,手里拿着丙书时,又想还不如先读丁书呢。
  
  在没有多少书可读的时候,他记得他读了些书;在有大量的书可供选择的时候,他读一天书也不记得到底读了些什么。
  
  记忆
  
  老王向自己的朋友夸耀自己的记忆力,他拿起一张报纸,看一段商业广告,十秒钟后,老王宣布他已经背下来了。
  
  老王背诵的那一段是:“滋阴壮阳,益肝补肾,明目利聪,安神养颜,疗效好,无激素,尤剐作用,价钱便宜,服用方便,无异味,男女通用,老幼成宜,居家旅行,无不受到热烈欢迎,举世公认,内外赞扬,它就是您最好的选择。”
  
  老王背诵得抑扬顿挫,铿锵响亮,有板有眼,朋友们为之大鼓掌大喝彩焉。于是老王的速背速诵变成了朋友联欢会的一个保留节日,老王背诵的广告同愈来愈多,他的记忆力也受到了“举世公认,内外赞扬”了。
  
  他回家后,吃饭的时候也常常背诵起壮阳药的广告词,睡觉的时候也常常背诵起家电产品的广告闻,有时候他学着成龙的声音大叫“真功夫”,有时候学着李连杰的声音大喊“步步高”,有时候学着李默然说什么“三九胃泰”,有时候又学着巩俐用假嗓喊着“野力干红”,有时候背诵广告词整整一夜,谁也制止不住。
  
  终于,老王的老伴把老王送到了安定医院,给他服用了一个月的加强大脑皮层抑制作用的氯丙嗪类药物,他好不容易忘掉了那些胡说八道的广告词。
  
  老王终于明白了,健康的记忆力应该包括忘却力,他的这个观点受到了普遍重视和欢迎,有人甚至夸张地说这是上一个世纪华人哲学的重要成果之一。但从此老王的记忆力也就一天不如一天了。
  
  电视剧
  
  老王偶然被一部电视连续剧所吸引,便看了起来。这是一部爱情悲剧片,写一个歌剧演员的爱情,他看了几次觉得相当精彩。他检讨自己,对电视连续剧偏见太深,原来我国有这么好的电视连续剧!于是老王晚上有了活干,每天晚餐才过,就作好准备,等待爱情剧的播出。老王太太受了老王的影响,也陪同一起观看。两人一面看一面评头论足,亦赞亦叹,交流感受,增进了老王家庭的和睦温馨气氛。
  
  谁知道,爱情剧播着播着就出了岔,横生枝节,拖拖沓沓,忽冷忽热,矫揉造作,不合情理,任意编纂,使老王一面看一面骂,大呼上当不已。老王太太便说:“这几集是编得不好,但也不要一面看一面骂,你这样骂,让别人怎么看下去呢?”
  
  老王只好忍气吞声地继续看。干脆不看吧,前面已经看了十几集了,已经用了十几个晚上了,现在起码想知道一下结尾,想知道几个神经病主人公的感情归宿,中途罢看,太不甘心了。继续看吧,又眼看着导演演员用假冒伪劣在那儿抻时间,老王看这样的电视剧,有一种被强奸的感觉,不看这样的电视剧,有一种被腰斩的感觉。老王唉声叹气,说是看电视剧犹如择偶,一定要慎重选择,争取从一而终。一旦上了贼船,下来并非易事。
  
  老王太太大怒,说老王是指桑骂槐,声东击西,别有用心,是可忍孰不可忍!
  
  办法
  
  老王又得到了一张闵惠芬拉的二胡曲《二泉映月》唱碟。他听了好几遍,听得老泪纵横。老伴问他怎么了,老王说:“听了《二泉映月》,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老伴不懂老王的话,便说给孩子们听。孩子们也觉得蹊跷,便再与老王讨论《二泉映月》的问题,老王坚持说:“我没有办法啊,我没有办法!”孩子们神态严肃地劝导妈妈,对爸爸要和善一点,爸爸看样子老了老了得了点病,是不是因为妈妈太能干爸爸感到压抑了?女儿去试探爸爸的神经正常度,问道:“唉,您说一加二等于几来着?”老王想不到闺女三十多了还来撒娇,便嗲嗲地回答说:“等于一呗!”女儿变了颜色。
  
  儿子不信,便径直找爸爸去问:“您说,爸爸,《二泉映月》的作曲者是谁?”老王流着泪说:“那就是我。那就是我。”儿子不死心,接着问:“那么,这首二胡曲的演奏者又是哪一个?”老王抢答道:“当然还是我,那还是我。”儿子一阵头晕,坐到了地上。
  
  电话号码
  
  老王的儿子觉得老王老了老了,活得很寒酸,也影响下一代的颜面,便想给老王的生活注入一些新鲜气息。
  
  从更改电话号码做起,老王原来的电话是64414414,这么多4!而据广东人说,4的谐音是死,没有人要这种电话号码的,就冲这样的号,也说明电话主人是一个人见人欺的窝囊废。一提起这样的电话号码,老王的子女也忍不住怒气百丈,对老王骂骂咧咧,还自称是“见了孬人压不住火……”于是子女启动了改号工程,奔走了一年半,走后门,花钱,终于,新号拿下来了,心想事成,心想事胜:老子改了电话号码:88666688。全家欢呼,认为老王已经得到了全中国最好的号码。就冲这个号码,谁人不敬,谁人不畏,怎能不发,怎能不贵?号码就是身价,身价就是号码,能小瞧它吗?
  
  谁知,从换了好号码以后,电话不好使了。整天接错电话,午夜也有找小姐的电话打到老王这里来。朋友们抱怨说,按新号拨完电话,接通的往往不是老王家而是一个什么足底按摩室。老王不信,自己跑到外边给自家打公用电话,打不通。
  
  半年过去了,耽误了许多事,最后,老王换回了原来的电话号码。
  
  问题是,老王的子女用这个88666688的号,从来没有碰到过麻烦,所以父亲更换旧号令他们气得发晕。
  
  儿子叹道:“有病!”女儿叹道:“没戏!”
  
  女儿想起一件事,她补充说:“我的英籍导师告诉我,中国人感到绝望的时候不说‘hopeless’(无望),而是说‘notheater’(没戏),中国人多么有文化呀。”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