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生活 > 南辕北辙的生活

南辕北辙的生活

时间:2017-01-10 作者:未详 点击:

  我们越来越有钱了,可是有的却越来越穷了,不是有人说“穷得只剩下钱”了吗?我也奢望精神和物质的双丰收,可我偏偏对物质上的多寡盈亏最上心,觉得精神上的事情可以暂时朝后靠靠,因为一件事情如果邀请精神加入,简单的也会变成复杂的,我害怕复杂。
  
  为永葆精神花园的缤纷繁荣,我渴望拥有属于自己的书屋。书籍一本本地增多,但我发现读书的时间却越来越少。我现在读的书竟比我贫寒求学时读的还少,别人问我最近读了什么书?那本专家推荐的热销书你看了吗?我说现在时间少得只能看专家推荐的书,如果不是担心落后于时尚,落后于聚会时的话题,这热销书恐怕也不读了。我更热衷于网上阅读,但这真的是阅读吗?我浏览而不深读,我讲究速度而只在乎那些抓眼的题目,我把自主阅读的权利交给了点击率和搜索引擎,我不再发帖谈读后感,因为浮光掠影、浅尝辄止的网上浏览让我读后无感。
  
  电视也剥夺了我的阅读时间,看电视的次数越来越多,跟家人和朋友的交谈自然越来越少。以前不喜欢看电视广告,现在竟很喜欢,在物质澎湃的时代,时尚的产品琳琅满目,消费什么、拥有什么只要看看电视广告就知道了。明明知道电视广告也骗人,可是依然依赖它,因为不知道哪里值得信任。我相信图像照片竟比实物多一些,因为物质越来越丰富,质量却越来越令人担忧,看见毒苹果总比吃到毒苹果安全放心。
  
  我们吃得多,喝得多,却并不比我们的父母健康。我们在吃喝玩乐时总是不计后果,甚至不想给以后的孩子们留下什么。国外的富翁也不喜欢给自己的孩子留下太多的财富,但这些财富捐献给了社会和其他孩子,等于他们的孩子也在分享。我们就是这么贪婪吝啬,只想着自己吃喝玩乐的那一刻。我们拥有的多,恐惧的也多;我们领悟的多,怀疑的也多;我们建设的多,砸烂的也多。
  
  我渴望着某一日去太空旅行,却很少想起回到老家跋山涉水去拜访一位恩师、一位老友、一位亲戚。我结交了不少朋友,彼此用过再也记不起,一个个相忘于江湖。跟人算计的多,为之生气的也多,我的面部肌肉经常保持着僵硬状态,我既不会大笑,也不会微笑,只会皮里阳秋地嘲笑。我熬夜,却不去看星星;我失眠,却讨厌睡眠;我渴望爱,却拿出了恨。
  
  房子买得很大,家的概念却变窄了。事情做得很大,成效却变小了。生存的能量大了,生活的心智降低了。我知道这很荒谬,但觉得荒谬也很正常。过去,我努力追赶灵魂,现在灵魂追赶肉体。为了利益,我可以跟憎恨的人握手,相谈甚欢,但我却消除不了对亲人朋友、同事上司的偏见,以及对陌生人的警惕。我们滔滔不绝说了许多许多,从耳朵里跑出去的也很多很多。我们脚步匆匆忙忙,对人的信任却慢条斯理,别人先相信我,我再相信别人。
  
  宽阔的道路讥笑行人视野的狭窄,高楼大厦鄙视脚下的土地,被净化的空气质疑被污染的灵魂。我们让某种东西朝东,最后可能发现它竟朝向了西。我们写东西越来越快,越来越多,最后却发现创新的思维越来越慢,印刷出版的书籍也越变越薄,厚厚的一册其实只有一张薄纸。我们以追求真爱的名义拥有情人,最后却发现只有人而没有情。我们富有之后给孩子摘星星、买月亮,最后却发现孩子拥有的竟很少很少,他们也像我们一样花得多而握在手里的少。生活里的困惑和矛盾越来越多,我们寄希望于越来越多的专家学者和权威人士,最后却发现老师不如学生,权威不如百姓,信任不如挑战。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