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生活 > 当

时间:2016-05-16 作者:未详 点击:

  在生活里,注意一个“当”字,将增添无穷趣味。
  
  “晚食以当肉,安步以当车,无罪以当贵。”晚一点吃法,让肚子饿一饿,春韭野菜都会胜过五味八珍。对于一个既饱反胃的人,即使熊掌豹舌也会厌恶不食的,所以“晚食”可以“当”肉。慢慢地走路,比任何车辆安全,并且健身舒骨,所以“安步”可以“当”车。无罪的人,形体不受拘束,所以可以“当”贵。这是《战国策》里颜斶发明的,他是第一位善用“当”字的人。
  
  到了苏东坡,改第三句“无罪”为“无事”,无事的人,则形体与心理都不受拘束,更可以“当”贵了。又加第四句“早寝以当富”,认为睡眠时间最充足的人最富有,所以早寝安眠可以“当”富,苏东坡把这四句作为长生的秘方。
  
  如果你批评颜斶不会忘记“车”与“肉”,苏轼不会忘记“富”与“贵”,胸中老存着这些东西,才有如此酸溜溜的话,就像佛教徒的素斋里忘不了素鸡素三鲜一样,这就责备得过了分!佛教徒只能戒掉杀念,而颜斶能够善于处于贫穷之境,对生活的贡献已不小了,至于“快”与“美”的想象与满足,又何必禁止他们分享呢?
  
  明代祝世禄的“当”略有不同:“自足以当富,不役以当贵,无辱以当荣,无灾以当福,闲无事以当仙!”最富的是知足者,最贵的是不被外物牵着得劳役者,最荣的是不受辱骂者,最大的福气是平安,心闲无事的时候,简直就像仙人。我觉得他还少了一句:“爱日以当寿”,以珍惜光阴来当作长寿,这样人世所贪恋的福禄寿就齐备了。
  
  明代人最懂生活,在“当”字上发挥得最透彻,有人是“少言语以当贵,多著述以当富,载清明以当车,咀英华以当肉!”所有物质方面的享乐,都可以用精神上的喜悦满足来代替,话多才贫贱,著述多就是富有,清高的名望是最美的宝车,以琴当作雅客益友,以莺舌蛙吹当作丝竹乐队。尤袤读书读痴了,什么都可以用书来“当”,他饥饿时读书以当肉,寒冷时读书以当裘,孤独时读书以当友朋,幽忧时读书以当金石琴瑟,哈,有书就万事全足了。
  
  “当”既是无所不能的,在这贫乏的世界里,善用“当”自求多福之道,它和自我陶醉的白日梦不一样,你至少要心中有“趣”,才能以“当”来会趣;你必须明白“真即假时假亦真”,泯去真假的局限,才能谈“当”;你又须明白世俗的“得”,往往是慧眼观照下的“失”,得失巧拙本难一定,才能安于这个“当”;你又应该明了一切“物”是被“心”所运化的,“内心生活”远比“外在境遇”重要,乐与苦、仙境与地狱,都只在自我认知的一念之间,这“当”才特别重要起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