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社会 > 风马牛人才

风马牛人才

时间:2020-09-30 作者:未详 点击:

  在《讽刺与幽默》上看到一幅漫画——“风马牛人才”。画面是一个人正使劲地拍马,说明词是“看风使舵,拍马吹牛,也出人才。而且在历史上也是最红火的人才。”我觉得这是一幅好漫画,好东西要共享,所以拿来作为本文题目。
  
  古往今来,人才济济,风马牛人才亦位列其中。这种人才不是科技人才,也不是文学人才,而是一些官场人才,即跟风、拍马、吹牛的官员。他们专事投机钻营,不琢磨事,专琢磨人,察言观色,见风使舵;对上司百般奉承,俯首帖耳,未示而先应,未命而先趋;说假话,放空炮,嘴巴里跑火车,什么水稻亩产十三万斤,一个萝卜六十斤,芝麻如黄豆,黄豆赛西瓜之类,不光是大跃进时的家常便饭,其他时期也时有所闻。
  
  此类风马牛人才的存在,既是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和国粹之一,也是与时俱进、与现代市场经济接轨,焕发出时代气息的新兴生产力,同时也是具有鲜明特色的官场文化。在一些地方,跟风、拍马、吹牛是官员的基本素质,晋升的必备条件,抵達成功的基础。在激烈的官场竞争中,跟风者、拍马者、吹牛者层出不穷,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高。
  
  之所以出现这样的人才奇观,是因为“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上面喜欢跟风者、拍马者、吹牛者,下面就必然涌现出此等人才。正所谓“盂方水方”。盂者,器皿也。盂是方的,倒水进去肯定是方的,想圆都不行。
  
  假如秦始皇说:赵高是个好同志;宋徽宗说:蔡京是个好同志;宋高宗说:只有秦桧才是好同志;嘉靖说:严嵩是个老同志,更是个好同志;乾隆说:和珅是朕见过的最好的同志;慈禧说: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算不上好同志,只有小安子、小李子才是好同志……如是,风马牛人才将源源不断,喷涌而出,成为社会阶层中最大的获利者。“提了吹牛拍马的”便会成为社会一景。
  
  “风马牛其实是亲戚”,风马牛人才则是一个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对立统一体。跟风者会拍马,拍马者会吹牛,吹牛者会跟风。跟风、拍马是媚上,吹牛是骄下,媚上骄下是小人的两种矛盾性格,表现出来就是两幅不同的丑陋嘴脸。他们是官场上的“精神利用者”,高明的“二丑表演艺术家”。
  
  随着社会的发展,风马牛人才也在与时俱进,一些官员由“跟风”发展为“跟人”,由“拍马”发展为“拍车”,由“吹牛”发展为“吹猪”,与过去相比又有新东西了!但这还是表面的、形式上的,真正的与时俱进是思想观念的转变,即对风马牛人才的看法发生了质的根本性的变化——过去是贬意的,现在是褒意的。过去很多人认为看风使舵、吹牛拍马是小人所为,如今在一些人的潜意识里则是能人的本事:“拍马”是尊重领导、维护上级权威;“吹牛”是敢说敢干,有开拓精神。这种观念转变与“老实人”概念的变化是一致的,过去的老实人是“好人”。而今在一些地方,老实人是“无用”的代名词。
  
  这种观念转变是风马牛人才兴旺发达的思想动因。
  
  但不管人们的观念怎么变,正直者对风马牛人才往往深恶痛绝。据说列宁生气时说过,把那些吹牛拍马的人都拉出去枪毙!
  
  可以肯定的是,就是真把风马牛人才毙了,也不能保证此类人才绝迹。因为,只要“说你行你就行”的潜规则不变,风马牛人才便会如同割韭菜——割去一茬又长一茬。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