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社会 > 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时间:2019-02-08 作者:未详 点击:

  约翰·多尔是风险投资界的传奇人物。他曾经成功地投资了网景、谷歌和亚马逊。2007年的一天,他和他的邻居兼朋友乔布斯在一所学校里观看乔布斯女儿的足球赛。赛事有些无聊,乔布斯对多尔说要给他看样东西。多尔永远忘不了他第一眼看到那部手机的情景。
  
  “史蒂夫把手伸进牛仔裤口袋,拿出第一代iPhone。”多尔回忆道,“然后他说:‘约翰,这个东西几乎要把我的公司弄破产了。这是我们做过的最困难的事。’于是我问他这个手机能做什么。史蒂夫说:‘这台手机有5个不同的无线电频段,具有极强的处理能力、极高的随机存储能力,以及高达数G比特的闪存空间。这台手机没有任何按键,将通过软件实现一切。’”
  
  2007年不仅出现了iPhone,还有一大批公司在那一年前后创建。这些新的公司重塑了人与机器沟通、创造、协作和思考的方式。2007年,得益于一家名为哈度普的公司,计算机的存储能力发生了爆炸式增长,使“大数据”成为可能。2007年,谷歌推出安卓系统,这是一个开源的手机操作系统,日后将成为苹果iOS操作系统的竞争对手,并帮助智能手机在全球范围内迅速扩张。2007年,亚马逊公司发布了一款叫Kindle的产品,用这台机器,加上高通公司的3G技术,你可以在一眨眼的工夫里下载上千本书籍,这引发了一场电子书革命。还是2007年,大卫·费鲁奇和他的团队开始建造一台名为“沃森”的具有认知能力的机器人,它是第一台具有认知能力的计算机,它将机器学习与人工智能结合在一起。
  
  技术的进步总是通过突然的重大飞跃而实现。这些在2007年诞生的科技成果引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技术飞跃。它具备一整套新的能力,去连接、协作和创造生活、商业以及政府的方方面面。突然之间,越来越多的东西变得可以数字化,电子产品的存储能力得到大幅提升,可以容纳所有这些数据。计算机处理速度越来越快、软件创新日新月异,从而能够从这些数据中得出精准的分析和判断,并且越来越多的机构和个人可以获取这些结论,或者对其做出贡献——无论身在何处,只要他们手中拿着一台智能手机。
  
  在科技发展的推动下,世界不仅在发生快速的变化,而且正在进行剧烈的重构,它开始以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运行。这种剧烈变化发生在许多领域,而且是同时发生。这种变化的加速发生与我们自身的适应能力之间出现了不匹配。这种适应能力包括我们开发学习系统、培训系统、管理系统、社会安全保障网以及政府监管体系,以使人们能够从这些加速中获得最大收益,并缓冲这些变化对人们造成恶性冲击的能力。这种不匹配,是今天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出现政治和社会动荡的根源。这是世界各国都要面对的重要治理挑战。
  
  关于这种现象,我们可以画一幅极具启发性的曲线图。想象一个坐标轴上有两条线。Y轴记录“变化发生的速度”,X轴记录“时间”。第一条曲线刚开始非常平缓,缓慢抬升,但后来斜率变大,曲线朝着右上方极速攀升,这条线代表了科学的进步。
  
  1000年前,科技进步曲线爬升得非常缓慢,要让世界的面貌焕然一新、让人们感觉到截然不同,可能需要100年的时间。但是,到了20世纪,科学与技术的进步开始加速,重大科技创新的出现周期缩短到20~30年。比如汽车和飞机,只用了20多年的时间就大行于世。接着,科技进步曲线的斜率越来越大。这一时期发生的变化是移动设备、宽带接入能力以及云计算同时出现。到了2016年,这一周期已经缩短到5~7年。
  
  第二条线是一条与科学进步曲线相竞争的直线。以前這条直线一直位于科学进步曲线的上方,并以缓慢的速度攀升。它代表人类——个人与社会——对环境变化的适应能力的增长。1000年前,人类可能需要两代人到三代人的时间才能适应新的东西。到20世纪初,适应变化的时间缩短到一代人。现在,我们习惯一样新的事物只需要10~15年。
  
  但是,这还不够好。今天,科技进步的速度已经超过普通人和社会组织的适应能力的提升速度。曲线图中有一个点,这个点位于我们的适应直线上方——我们就在这里。这个点揭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尽管人类已经逐渐适应了变化,但科技仍在加速发展,已超出大多数人能够适应的平均水平。我们中的许多人已无法跟上科技进步的脚步。这就给我们带来了文化焦虑,也妨碍了我们充分利用这些日新月异的新科技……内燃机发明之后,在街道被大规模生产的汽车淹没之前,我们就制定了交通法规加以规范。直到今天,这些法规中的许多具体内容仍然有用。在一个多世纪里,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对其进行调整,使其适应新的发明,例如高速公路。但是今天,科学进步对我们的交通方式造成了剧烈冲击,我们的立法机构和市政机构手忙脚乱、疲于应对。智能手机催生了“优步”,我们还没有搞清楚如何管理共享乘车行为,无人驾驶技术就会让这些监管措施变得过时。
  
  这是一个实实在在的问题。当“快”变得更快,适应得稍微“慢”一点,就会让你变得更慢,并且迷失方向。
  
  现在,我们需要10~15年的时间才能理解一项新的技术并制定监管措施,但科技每5~7年就会更新换代。我们该怎么办?这是许多领域都要面对的问题。
  
  以专利体系为例。现行专利体系是为变化速度较慢的社会设立的。标准的专利申请是这样的:专利机构将授予你一项思想垄断权,为期20年——通常还要减去颁发专利所耗费的时间。他人将在专利过期后获得相关的信息。但是,如果新技术在4~5年之后就过时了呢?这就让现行专利制度在科技领域变得落伍了。
  
  另一个重大挑战是我们的教育方式。我们在儿童和青少年时期通常会接受12年甚至更长时间的教育,接下来就不用学习了。但是,当改变的速度变得如此之快时,保持终身工作能力的唯一办法就是终身学习。
  
  这就是我们今天所感受到的:创新的周期越来越短,学习和适应的时间越来越少。这就是间歇性失衡和持续性失衡之间的区别。静态稳定的时代已经离我们远去,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无法获得一种新的稳定。这种新的稳定必须是一种动态的稳定。就像骑自行车,你不能停止不动,但是当你开始运动时,它就会变得很简单。这不是我们自然的状态,但是人类必须学会在这种状态下生存。
  
  我们都必须学会“骑自行车”。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