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社会 > 法国服务员,把自己当回事

法国服务员,把自己当回事

时间:2019-01-09 作者:未详 点击:

  杜彭真正理解“工作没有高低贵贱”,诚如他所言,我是驾驶员,我工作,我骄傲。
  
  在法国短暂旅居期间,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当地的服务行业人员个个都高贵得像绅士,在他们面前,一不留心感到卑微的是你。
  
  想买表?先来杯咖啡看看天鹅
  
  某天,我急匆匆地走在香榭丽舍大道上,看到一款设计比较独特的手表,很喜欢,想买下,就示意服务员过来。服务员自我介绍叫文森特。看我急匆匆想买下走人的姿态,文森特慢悠悠地问我对这款表了解多少。我答什么也不懂。
  
  我不禁有些生气,我花钱买你的东西,你管我懂不懂?
  
  “如果不是因为欣赏,那么你不值得拥有。”文森特说,“当然,如果你有兴趣,我们可以先试着了解它。”
  
  文森特微笑地开始为我煮咖啡,蓝山咖啡豆的香气弥漫了整间屋子,这简直让我太意外了,买表还要先喝咖啡?
  
  我一边喝咖啡一边欣赏野鸭、天鹅肩并肩在湖中畅游,阳光很惬意。一刻钟后,文森特才走过来,像个相知多年的老友,给我讲解手表的历史和构件,如何听手表发出的声响等。最后他告诉我不要急着买东西,花时间去了解去欣赏才是对物品的尊重。
  
  我本是为旅行而来,结果却因为买一块表,一个手工作坊里的店员,给了我一个诗意的巴黎。静下来,学会真正地赏物而不是购物。别叫我Waiter。我是美食艺术家
  
  旅居期间,经常有机会到餐厅里用餐,同样发现餐厅服务员很拽,比如这家河边老店,服务员是清一色的老男人,个个着黑衣白衬的燕尾服,气定神闲地在场内游走。
  
  坐下后我们习惯性地要菜谱,结果人家说没有。身后的服务生自我介绍说他叫雷诺,是负责帮我们品尝法国佳肴的美食艺术家。我听后不禁哑然失笑,法国人把“服务员”一词都能优雅地表述成这样。
  
  雷诺在我们身边坐下,这架势让我们面面相觑。
  
  这场饭前聊天秀历时半小时,听得我们兴趣盎然,环顾四周,其他服务员也都如此,坐在桌边和客人安静聊天,像在参加一场沙龙。
  
  最后我们没有听从雷诺的建议,凭兴趣点了香煎鹅肝、法式炸虾、咖喱起司包。我们静心等待,十分钟后雷诺先生过来说,通过膳食营养分析软件计算后得知,我们的这份午餐中,脂肪含量过高,蛋白质偏少。他要求我们把法式炸虾换成拿破仑派。
  
  雷诺开始摆放餐具,刀、叉、盘、碟、碗、杯,数十件东西被他隔空齐刷刷几秒钟之内动作优雅利索地放到我们面前,魔术表演完毕,雷诺自豪地说,他在巴黎的服务生马拉松大赛中夺得过第二名。
  
  出了门,我感叹,法餐服务员收入高,所以服务那么好。同事说你的说法完全颠倒逻辑。是因为他们够敬业、技能高,为餐厅提供高价值,回报才高!
  
  正当我们为中法服务行业的差距争论时,一辆银色宝马缓缓停在我们面前,雷诺先生从车里走下,蹲下身,帮我系上包装盒上的丝带缎花。原来,刚才我们走得急,那朵餐盒上的缎花有点儿歪了。
  
  看着雷诺先生的宝马车灵巧地滑过巴黎的街头,我想雷诺的才能和学识,是足以把服务生这项工作做得体面又高尚的。
  
  大巴司机。到一地换一身衣服
  
  法国各地区自然和人文景观丰富多样,是个令人乐于旅行的国家。带我们环法游的司机杜彭是个40多岁的法国男人。
  
  我们一行奔驰在浪漫之都,一路领略不同美景。但更耀眼的风景来自一直驾驶着大巴车的杜彭,每到一个地区他就会换一套衣服。
  
  从尼斯到普罗旺斯,从美丽的阿列日到枫丹白露宫,杜彭的衣服从没重样,他每到一地,就脱下工作服,换上与当地景致相配的衣服,干净洋气,让你感觉自己成了他的陪同人员。
  
  杜彭的车载衣柜引起我的极大兴趣,征得他同意后,我参观了他的随车衣柜。就在车轮旁装行李的储存室边一个高约150cm,宽约100cm的小空间,仅容得下一个小箱子,里边整齐地挂着杜彭的西服、衬衣、领带,各类衣服填满这个狭小的衣柜,合计30件。杜彭看着我们惊异的表情,得意地吹了一声口哨,“我所喜爱的我都带着。”
  
  一位开长途巴士的司机,在车上给自己开辟了一个专用的衣柜,这家伙可真是讲究。
  
  杜彭真正理解“工作没有高低贵贱”,诚如他所言,我是驾驶员,我工作,我骄傲。
  
  到戛纳时,杜彭“罢工”把我们扔在当地酒店,他说星期天,上帝都在休息。在欧洲服务业休假是天赋人权。我们心情舒畅地待在酒店自由活动。此时的杜彭,丢下我们,穿着花热裤喝着柳橙汁在戛纳的海滩上看艺术展。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