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社会 > 贾母的月亮

贾母的月亮

时间:2018-03-13 作者:未详 点击:

  《红楼梦》中有一个细节让我记忆深刻。
  
  中秋夜,贾母带众人去大观园赏月。月上中天,皎洁如银,贾母看得喜欢,说,如此好明月,不可不闻笛。下人马上去安排,贾母又嘱咐,音乐不可过多,要那吹笛的远远地吹起来就够了。每次读到这儿,我总是佩服贾母极具文艺范的作派,在她身上有一种小资情怀。这种文艺和浪漫,以及对美的体会,让我自愧不如。
  
  我们看见天上一轮美丽的圆月,大多会怎样做呢?先想到的是拿手机拍照,再发到微信朋友圈分享。至此,“赏月”也就完成了,哪会痴痴地仰望夜空,来个“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呢?
  
  今人往往不像古人那样多愁善感。陆游看见风雪之中的梅花开了,十分喜爱,赋诗“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前一放翁”。他太爱梅了,不想错过每株盛开的梅树,那怎么办呢?他幻想自己要是会分身术该有多好,变出千亿个自己,每株盛开的梅树下都有一个赏花的他。
  
  这种童真浪漫的心思,总会让我莞尔一笑。我先生也是个爱花的人,但他不愿在姹紫嫣红的花前留影,问之为何,他说一个大老爷们在花前照什么呢。
  
  看看人家陆老爷子,人家爱花那才叫痴心可爱。
  
  每年第一场雪,哪里最热闹?朋友圈最热闹,各种各样的晒雪景刷屏,让人应接不暇。古人交通不便,更没有照相技术,人家看场雪往往就费劲多了,但这丝毫抵挡不住任性与浪漫。
  
  明代文人张岱住在杭州西湖,有一次回杭州连下了三天大雪,西湖游人皆无。这天天刚亮,他就穿着皮袍,划着小船,带着火炉去湖心亭看雪景。一路上,天、水、雪相融,白雾茫茫,仅能看到西湖长堤。本想湖心亭应该杳无人迹,不想到了那里才发现,亭下已有两人在此煮酒赏雪。看见他来,邀他入座饮酒,一起观雪。回来后,张岱写了小品文《湖心亭看雪》。
  
  最任性最风雅的,我觉着要数东晋王子猷了。他睡到半夜,发现外面下大雪。于是,他命仆人斟上酒,打开窗户看雪,又起身徘徊,吟起左思的诗。这时,他忽然想见朋友戴逵,可戴逵在邻县,他就连夜出发,划船赶往邻县。走了一晚才到,到戴家门前,他没有进门又独自返回。有人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说自己是乘兴而去,兴尽而回,为什么一定要见他呢?
  
  如果这样的事情放到今天,一定会被人骂作神经病。如今,我们做事讲究的是效率,哪能像王子猷那样折腾。
  
  现代社会节奏快,我们生活的步伐也变得匆匆。在忙碌的生活里,保留贾母那样的小文艺,像陆游张岱那样热爱自然万物,也许世界会变得更细腻,富有诗情画意。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