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物 > 外卖拳王:生活就是每天给自己制造希望

外卖拳王:生活就是每天给自己制造希望

时间:2019-10-09 作者:未详 点击:

  张方勇上一次站在拳击擂台上是2017年7月1日。在WBA(世界拳击协会)中国雏量级青年金腰带拳王争霸赛中,他在第六回合以TKO(技术击倒)战胜对手,成为中国第一位WBA雏量级青年拳王金腰带得主。
  
  然而,“拳王”的头衔并没有改变他的生活,这个“草根拳王”至今仍旧送着外卖,练着拳……
  
  博一次
  
  1993年5月,张方勇出生于重庆市云阳县沙市镇。15岁那年,万州摔跤队到他们中学选苗子,张方勇毛遂自荐选上了。尽管是体校训练最刻苦的那个,但张方勇却没取得什么好名次,连教练也劝他不要坚持了。班主任建议他去学拳击。张方勇在网上看到了一些职业拳击视频,尤其仰慕职业拳击明星曼尼·帕奎奥。那个出身贫困的菲律宾小个子靠一双拳头挣了数十亿美金,共获得8个级别的拳击冠军。张方勇从此打定主意学拳击,想象帕奎奥一样用拳击改变命运。
  
  张方勇开始决定学拳时,整个万州没有一家拳击馆。他上网搜了好久,在西安找到一家健身房,据说那里曾走出过一位金腰带得主。练了没两年,张方勇就盘算着离开了。西安的拳馆并不专业,他觉得这里的人练拳就是打沙袋,不过是种消遣。
  
  后来,他在杂志上看到云南有家拳击俱乐部出了一位名叫“熊朝忠”的拳王,即将挑战亚洲拳王。熊朝忠跟张方勇一样,个子不高,因为曾在煤矿拉过煤车,也被叫做“矿工拳王”。张方勇第一次知道,原来中国也有像帕奎奥一样靠拳击改变命运的人。
  
  2012年3月,19岁的张方勇坐了36个小时硬座到了云南。他花了1900多元在俱乐部报了名,在俱乐部附近的城中村找了个单间,周遭住了不少拳手,熊朝忠就住在他楼上。两人在同一家拳馆训练,张方勇经常充当熊朝忠的陪練,希望借此得到高手指点。他记得自己挨过最重的一拳就是熊朝忠打的。
  
  那一年,熊朝忠在WBC迷你轻量级拳王争夺中击败对手,成为世界拳王。当时,张方勇就在擂台一角,他负责提水桶、搭擂台、压围绳。熊朝忠的经历让张方勇的信心更足了,“我训练这么刻苦的人,一定也能像他一样打比赛”。
  
  逆袭
  
  只是,职业拳击的世界就像一座等级森严的金字塔,想成为顶级拳手、拿到高额出场费,就意味着需要从最底层的比赛打起,一点点攀爬,而最终能达到顶点的人,少之又少。
  
  2014年,张方勇差点被打趴。当时,他刚刚在国内打完自己的第一场职业拳击比赛,而这场胜利也让他有机会去国外打比赛。那年10月,他去日本参赛。在日本和泰国的两场比赛,张方勇接连被打败,鼻梁断了,眉骨开裂。直到现在,他的鼻子仍是歪的。
  
  那时的张方勇已经21岁,备战比赛花光了他所有积蓄。春节,回到老家的他打算就此放弃。在老家看医生时,医生问他伤是怎么来的,他答:“去国外打拳击受的伤。”医生赞赏他已经是中国为数不多的拳手中很厉害的了。这也许是医生的一剂止疼药,但效果相当管用。在医院养伤的十几天,同病房的老人都知道了这个年轻人出国比赛,纷纷夸他。这让张方勇感到欣慰,“这时候已经不是单纯为了改变命运而练拳击了,它带给了我一种成就感和自信”。休息数月后,他再次回到昆明。
  
  训练依旧从每天下午2点开始,其他时间张方勇仍然要工作赚生活费。几年间他干过保安、服务员、摆地摊……攒了点钱就买了辆二手电动车开摩的。生意最好的时候,他一天也不过拉十来单,赚一百多元。2016年前后,外卖行业兴起,他索性送起了外卖。当时,他一个月跑单赚的钱不过两三千。
  
  生活看上去仍然没有希望,但作为拳手,吃了两次败仗的张方勇好像突然开了窍。他总结出了前几次比赛中自己在防守上存在的问题,加强训练。2015年一整年,他打了8场比赛,其中7胜1平。最让他骄傲的是打败了全运会拳击冠军董壮壮。
  
  经过专业训练的董壮壮身手灵敏。一开打,张方勇觉得自己“就像他的移动沙包”。第二回合开始后,底下的人都为张方勇打气,他拼着一股劲儿打,终于在第四回合击倒对手。裁判宣布张方勇获胜。
  
  “没想到他会在我这儿翻船。”张方勇说。此后,在全球1000多名同级别选手中,张方勇世界排名第120,中国排名第一。
  
  打的是“欲望”
  
  战胜董壮壮一年后,张方勇终于迎来了那场让自己加冕拳王的比赛。
  
  第一回合,张方勇挨了一记重拳,缓过来后,他凭着本能连出重拳,到第四回合已占据点数优势。第六回合,对方的手已经抬不起来,无法防守。在裁判宣布前,张方勇就知道自己赢了。
  
  不要命,是他的风格。相比技术型拳手,靠扛面粉、当保安、送外卖打到现在的他,其实打的是“欲望”,那些被倾注大力气培养的明星选手“没吃过我们这种苦,永远不知道我们的意志力有多强”。
  
  拿到金腰带后,张方勇的生活一度被改变了——电话接都接不完,参加各种活动、采访邀请纷至沓来,全中国的拳击圈几乎都认识了他。他以为,一切都会越来越好。事实上,危机比转机来得早。
  
  忙于上节目的张方勇没时间训练、工作,短短数月就花光了一万多元积蓄,“就这样,金腰带让我变成了一个负债累累的人”。
  
  他不得不做回外卖小哥。那时他每天6点起床跑步,8点开始送外卖,下午则有固定训练时间。一个月赚两三千,也足以支付生活所需。随着外卖行业竞争愈发激烈,为了完成每天20单的配送任务,他把家搬到了外卖站点附近,在家里放置了简单的训练机械,抓紧零碎时间训练。而那条金腰带带给他的唯一影响是,偶尔会有人认出他,要求合影。
  
  在旁人眼中,有着“青年拳王”头衔的张方勇似乎有更好出路。他可以顶着这个名号,开拳馆赚钱,“但我不能只在这里,我的梦想不是为了到这里就结束的”。现在的张方勇只希望能坚持到再打两场漂亮的比赛。
  
  当了拳王后,国外找他练手的人少了,他也不愿用国内新手刷成绩,所以想打比赛难上加难,因此,那场令他加冕“青年拳王”的比赛,也是他这一年多来参加的唯一一场正式拳赛。对他来说,“生活就是每天给自己制造希望。今天熬过去,希望一天比一天好,希望有一天能不送外卖专心训练。那时候也许我会变得更强,能打赢更强的对手。”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