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物 > 邓超,每个人都可以很拽

邓超,每个人都可以很拽

时间:2016-12-26 作者:未详 点击:

  在不同的场合,听到别人用“拽”来形容邓超的次数绝对不下四次。然而奇怪的是,虽然常听别人说他“拽”,却从未听说他“耍大牌”。邓超是既低调又很“拽”的人——低调是一种态度,“拽”是一种性格,他很好地将二者融合起来,使之成为自己的人格魅力。洒脱、快乐、霸气,让所有假模假样的东西躲一边去。“其实,每个人都可以很‘拽’,只要你也像他一样拥有足够的勇气、力量和思想。”
  
  在现实生活中,男人不应该是“扮演”,而应该是“成为”。
  
  男人要负责任,像座山,女人则是围绕着这座山的水,山上的小树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孩子。无论发生任何事情,山都要屹立不倒。
  
  表演,要建立在一个真实的基础之上,真实靠的就是经历。以前我接触过的、触摸过的、感受过的,哪怕是当时觉得索然无味的东西,都使我成长。经历,本身是一个特别美好、宝贵的财富。
  
  做演员,要不断挖掘自己的多面性,英雄化的自己、潜在的自己、幻想中的自己……正因如此,同样的角色我为什么要演第二次?
  
  拍《狄仁杰之通天帝国》时,我从六层楼上跳下来,我就是要告诉大家:邓超是真的在跳、在打。除了文戏,我一样可以拍武戏。以前,我认为武侠剧是强调肢体的东西,后来发现是我小瞧了它。其实,武侠之中蕴含了很深的禅意。
  
  “从早到晚地拍杂志大片”,如果你这么想,就会觉得很累。“今天又会加入到一个新团队中,可以尝试不同的拍摄风格,面对新的主题和提问者”,如果你这么想就会变得开心。快乐不快乐,就看你是从哪个角度看问题。
  
  “看到什么都高兴”的本事。拿开车来说,以前我遇上有人超车,就想:“凭什么让你超我!”现在不一样,别人要加塞儿,我就开慢点。他超我,肯定是他的事比我的急。
  
  以前和别人在一起,我更喜欢说、喜欢表达,现在则更喜欢听。倾听代表一个人的成长,代表着依靠和接受。
  
  以前我不爱看自己的戏,觉得矫情。现在我会看,客观地看——我在演绎这个角色时的优缺点,以后这个缺点要怎么规避。
  
  做演员就要多尝试一些造型,所以我一般不会干涉造型师和摄影师的工作,他们比我更专业。演员要做的,是打开自己。
  
  如果我在北京,每星期必打两场篮球赛。我们自己的球队叫巨人队,队友都是中戏的校友,赖声川老师也是我们中的一员。
  
  我不喜欢去健身房,以前办过健身卡,三年才去了两次。我喜欢有碰撞的运动,那才是男人的运动,去外地拍戏,我都会带运动装备。
  
  学表演前,我曾拜师学过绘画,但现在多年不练,连素描都画不出了。我发现很多事就是这样:学过以后再放弃,要比没学更可怕。
  
  我以后出不出专辑都无所谓,但我会唱歌。各种风格的音乐我都想尝试,所以很难将那么多不同类型的歌收录在一张专辑里。
  
  我请海泉为我写歌,他答应了。我说要“有劲儿的”,他说明白,我说我都没明白。他说:“就是有力量、在舞台上大家能一块儿疯、有感染力的音乐。”选歌和选角色一样,我喜欢有劲儿的,别太“水”,别太“女”,就是要“很爷们儿”。
  
  公众人物做公益事业,容易遭人非议,大家老觉得你是在作秀,那你就更要从一点一滴做起。做公益事业,不必强求、不要跟风,只要你抱着一颗帮助人的心,任何形式都可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