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声名

声名

时间:2020-06-24 作者:未详 点击:

  倘若把自己从芸芸众生中分离出来,从某个高度俯瞰,那么梦想成名这一人类的愚行就会显得可悲并且值得同情。
  
  我不妨在此说说自己的经验,说说我在维尔诺求学和从事文学活动的开始。在预科学校,我的作文好像写得还不错。我也曾在一次文学比赛中获奖,好像凭的是一首十四行诗。然后是上大学,写作班,“灾祸派”,急切地希望博得同行的赞许。这种赞许是我所需要的。至于那些不懂诗歌的公众,我为什么要在乎他们怎么看呢?我想要得到的是行家对我价值的肯定。
  
  渴望得到认可是人的基本需要,你可以从这一点入手来研究不同的社会,问一问人们都用什么手段来确保自己雄心的实现——爵位、荣衔、封地、金钱?交战的士兵勇于拼杀,难道不是出于这样一种心理:即使不能在自己的队伍中争先,至少不能落后?
  
  声名的本质在于它虚无缥缈。如果人们说到一个人的鼎鼎大名而不知其大名何以鼎鼎,那么这个大名有什么意义?说到底,这就是每一座城市里的大多数纪念碑的命运——它们变成了符号,内容却蒸发了。人的数量越多,越能显出聲名的专业局限性。这就是说,一位天体物理学家会知名于其他天体物理学家,一名登山家会知名于其他攀登过众多山峰的人,一个象棋大师会知名于其他象棋大师。多元的文明唆使人们区隔成不同的小团体、俱乐部、小圈子、秘密社团的分会、诗歌读者会,甚至更狭窄:俳句爱好者或五行打油诗爱好者、摄影师或皮划艇赛手。当然,诺贝尔奖会带来某种规模的声望,但一个人不应该忘记,相对而言,只有极少数人明白为什么某人会获奖,因为在人群当中,诗歌读者的比例并不大——不同国家的诗歌读者群也只是略大一点或略小一点。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