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告诉家人我患病了

告诉家人我患病了

时间:2020-06-22 作者:未详 点击:

  通常,最难的是将自己患病的消息告诉所爱的人。在我陷入这个困境的前几年,我一直都在给我们医院的医生做一个题为“如何说出来”的演讲。轮到自己时,我却发现不那么轻松了。
  
  事实上,我害怕极了,因此一直拖延着不敢说出来。我在匹兹堡,我的家人在巴黎。这是一个他们无法逃避、只能承受的打击。我首先一个个地告诉了我的三个兄弟。令我大感轻松的是,他们的反应都很简单直接,没有惊慌,也没有用笼统的套话来安慰我或者宽慰他们自己。他们没有说“这没那么糟,你看,你会成功的”这类貌似鼓励,实则是担心对方还能活多久的陈词滥调。我的兄弟都恰当地表达了他们的悲痛之情,令我安心了许多。他们都爱我,坚定不移地支持我,这才是我真正需要的。
  
  给父母打电话时,尽管已经与我的兄弟“演练”过了,但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们。我害怕了,遇到困难时,母亲总是很坚强,但父亲已经上了年纪,我觉得他会受不了这个打击。虽然我还没有小孩,但是我明白,发觉自己的孩子得了重病要比得知自己得病痛苦得多。父亲在大洋彼岸拿起了电话,我能听出来接到我的电话令他很高兴。我的心一沉,好像自己将要向他的胸口捅上一刀。
  
  我按照自己教给同事的方法一步步地来。第一步,简短地陈述事实,就像这样:“爸,我发现自己得了脑癌。所有检查结果都一致。病情相当严重,不过还不是最糟糕的那种。我可能还会活上好几年,也不会太痛苦。”第二步,等待,不要说空洞的话。父亲说:“哦,大卫,这不会是……”然后他顿住了,我们不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我知道他已经明白了。我又等了一会儿,想象他此刻正在桌旁,那姿势如此熟悉,他坐得笔直,准备处理手头的事情,就像他一辈子都在做的那样。即使是最困难的情况,他也会毫不犹豫地与之抗争。接着,我做了第三步,谈谈实际的行动。“我会找一个能尽快动手术的医生,根据手术的情况,我们将决定是做化疗还是放療。”父亲一直听着,表示同意。
  
  不久之后,我发觉疾病让我拥有了一个新的身份。突然之间,我借助疾病重获了某种自由,从孩提时代就压迫着我的重负现在一扫而光。我从无止境的竞争中解脱了,不用再力争出类拔萃,不用总是要走在研究领域的前沿,不用再担心考评的优劣,也不用再证明自己的能力。头一次,我感觉自己能卸下包袱,自由呼吸。
  
  就在同一周,安娜为我写了一首灵歌,令我感动落泪。当歌声响起时,我似乎感觉自己已为此等待了一生:“我要放下沉重的包袱/走在河滩上/不再沉迷于征战/我要放下剑和盾/走在河滩上/不再沉迷于征战……”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