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他去了非洲

他去了非洲

时间:2020-06-21 作者:未详 点击:

  孔府餐馆的王兄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他已经在我家巷口,他给我送来一袋蔬菜鱼肉。我赶紧下楼。
  
  王兄站在圣彼得堡路上“马奈画室”的楼下,戴着口罩,脸几乎被完全遮挡住。口罩是几个月前他向国内捐款时,协会给他的赠品。
  
  近日,法国的新冠肺炎疫情不断加剧,让人心慌。“你就别出去买菜了,超市人多。我店里的冰箱大,够咱兄弟吃一阵子了。”他说。他把袋子放在地上,退后几步,和我隔开一米的距离。他已经自我隔离20多天,好在安然无恙。“老谭去非洲了。”王兄突然说。
  
  老谭是莒县人,烧得一手山东菜,到巴黎不久,就被王兄请到“孔府”做厨师。他最拿手的是“鱼腹藏羊”。我们相熟之后,老谭曾破例让我到后堂观摩这道菜的做法。一条大鱼刮鳞洗好,用黄酒腌在一只大盘子里。老谭用一口铁锅爆炒着切成丁的羊肉、冬笋、香菇和海米。一边炒,一边添加各种调料。一眨眼的工夫,就炒好了,倒在一个盘子里晾着。等到羊肉稍凉,老谭用一只小勺子仔细地将其装进鱼肚,然后用猪网油把鱼裹上,拿刷子在上面刷一层糖稀,放进烤箱。
  
  “马上好。”老谭说。我们出来喝茶,也就十几分钟,里面铃铛一响,王兄就给我们端来新鲜出炉的“鱼腹藏羊”。烤熟的鱼金黄酥脆,用筷子轻轻分开,里面鱼肉雪白粉嫩,羊肉綿软醇香,一股浓郁的香气飘得满屋都是。
  
  就在这次见面的3个多月后,老谭突然晕倒在店里。王兄打了急救电话,到医院的时候已是晚上10点。王兄在医院等到凌晨4点,一名男护士出来说:“你先回去,明天再来吧。”
  
  第二天上午,王兄炒了两个菜,煲了一锅汤,给老谭送过去。老谭已经醒了,不过不能吃什么,只喝了两口汤。医生已经检查过了,说他脑子里长了一个瘤,应该是早就有的。问老谭,他什么也不知道。王兄说:“你安心养病,其他一切有我。”
  
  在医院待了3天,老谭突然给王兄打了个电话:“老王,我回家了,医生同意的。”“有没有说医药费的事?”“没人提,就说可以出院了。我其实也没太听懂。”
  
  老谭在巴黎北郊跟人合租。一间几十平方米的房子里,放了3张双层床,住6个人。王兄曾经跟他开玩笑:“那你不如我,我刚来时住的是3层楼,你才2层。”所谓3层楼,是一张床上下架了3层床铺。大概因为住得不舒服,老谭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餐馆里。每天最忙的是午餐和晚餐时段,此外则有不少空闲时间。老谭常常坐在店门口喝茶,偶尔有女孩经过,他就朝她们点点头:“Bonjour(你好)。”这是他会的唯一一个法语单词。女孩们大多也会回他一句“Bonjour”。他笑着,一直看着她们走远。
  
  休息了两个月,老谭又来店里,如从前一般精神抖擞。可是因为他有这个病,王兄不敢再用他,劝他回国好好养病。老谭说:“出来的时候,我就跟家里人说好,挣了钱到县城买套房。我现在回去算什么事?”
  
  很快老谭又在另一家店做起了厨师,偶尔还会给王兄打电话,也就是说说闲话。最近一次打电话是在巴黎“封城”之后。“法国这个样子,我不能歇着啊。我有个老乡在马里,说这里没疫情,有活儿。前些天我就到马里来了,先送几天外卖。有个工程队马上过来,一到我就给他们做饭去。这里的人可热情了,太热情了。巴黎怎么样?不行就回国吧。”
  
  我用手机查了一下,马里也有病毒感染者了。王兄叹一口气,朝我挥挥手,转身回餐馆。我站在路边,有点怅然若失。他已经走到都柏林广场,一拐弯不见了。巴黎的大街上空无一人,显出一种惊惶的冷寂。
  
  也许,脑中有个“定时炸弹”的老谭,此时正在西非马里炎热的荒漠中架起锅灶,精心地给工地上的一群中国人做“鱼腹藏羊”。据说这道名菜,传自春秋时期齐桓公的厨子易牙,至今已有2600多年的历史。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