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我不要做你的绿叶

我不要做你的绿叶

时间:2022-06-01 作者:未详 点击:

  我和白洛梅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有很长一段时间,在所有人眼中,我就是她身旁的绿叶。可是,在我内心深处,我抗议做她的绿叶,虽然她总是那么优秀,灿烂到要晃晕别人的眼。相比之下,我普通得多,站在她旁边,她是令人惊艳的花朵,而我,就是一片普通的绿叶。
  
  中考分数出来时,白洛梅没有悬念地被全城最好的高中录取,当看到我的分数也能上这所高中时,大家都很吃惊。连我姨都调侃:“不会是和你同名的吧?”没人知道,从小天资一般的我,为了能和白洛梅考上同样的高中,我一直像鸭子一样在水里划着。初中三年,每天下晚自习,我都在爸爸的陪同下去一位退休名師那儿,上90分钟的小课,风雨无阻,这事我谁都没告诉,包括白洛梅。
  
  高一上学期,我成绩平平,尤其是数学成绩,一直拖我的后腿。我苦苦摸索其中的原因和方法,高二上学期分文理科,在年级统考中,我像一匹黑马闯入了年级前三十名,虽然和年级前三名的白洛梅还有不小的距离,但是我进入了文科实验班。
  
  一天放学时,白洛梅刻意在校门口等我,“丫丫,考得很不错哦!”她叫着我的小名,对我竖起了大拇指。我有点害羞地挽起她的胳膊,心里有种暗暗的小骄傲。白洛梅离我,原来也不是那么遥不可及嘛!
  
  可是,造化弄人。高考时,因为一场重感冒,我只考上了北京一所普通大学,白洛梅上的是北京一所985。
  
  怀抱白洛梅送给我的大学礼物——一个音乐盒,看着上面并肩而立的两个小人儿,我若有所思。
  
  接下来的大学生活,我沉醉在乐此不疲的奔跑中,在那所普通的大学,我拼命考着各种证书。我决定,我要去白洛梅的学校读研。不时有白洛梅的好消息传来:她拿的是甲等奖学金,她的毕业论文上了著名的学术刊物……白洛梅天生就是学霸,得到她保研的消息,我一点也不惊讶。
  
  大学毕业后,我的第一次考研铩羽而归。后来,站在白洛梅学校的图书馆旁边,她知道我还要再考一次时,只问了一句:“你确定要再考一次吗?”我坚定地点了点头。白洛梅,用力地拥抱了我。
  
  第二年,白洛梅帮我在学校办了一个旁听生证。很多时候,我安静地待在学校图书馆学习、刷题,每晚都和她挤在一张床上,有时我觉得我离白洛梅多近啊!可是我分明离她很远。
  
  在我不懈怠的努力下,第二年,我终于考上了白洛梅学校的研究生。
  
  毕业那一年,我租了一间远郊的小房子,留在北京找工作。我妈劝我回家乡去工作,我不同意。我妈说:“你是一定要待在洛梅身边,做一辈子的绿叶?”我沉默了一下,然后回答我妈:“我不是白洛梅的绿叶。”
  
  每天我奔波着,清晨看太阳一点点照亮地铁口来来往往人们的脸庞,傍晚在回租住房的路上,偶尔数数天上的星星。有年岁末,我们公司邀请了一些社会名流,搞了一个迎新年的茶话会,作为金融界崭露头角的“投手”白洛梅也被邀请。着一袭灰色晚礼服的我,作为主持显得神采飞扬。白洛梅以嘉宾身份入场时,我看到了她眼里的惊喜。
  
  没多久,白洛梅带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孩子,来为我庆祝生日。这个浑身散发出光芒的谦谦君子,让我惊叹,多么完美的男子,他和白洛梅站在一起,是那样般配。
  
  婚礼那天,白洛梅美得惊人。作为伴娘的我接到了新娘的捧花,白洛梅微笑着对大家说:“丫丫是我的好闺蜜,她凭着努力和不服输的心,活得璀璨夺目。她在我的生活中一直像一盏小橘灯,在我散漫和懈怠时带给我榜样的力量。我希望我们一直这样,永远是好朋友,永远做彼此的小橘灯。当然,我也希望丫丫能早一点邂逅到自己的白马王子,她值得拥有最好的爱人。”
  
  我微笑地看着美丽的白洛梅,内心变得豁然开朗,原来我从来就不是什么“白洛梅的绿叶”。我和白洛梅也不是鲜花和绿叶的关系,而是像两棵并肩生长的树,我们一起将枝叶努力升向空中,你追我赶,生机勃勃。
  
  亦舒说:“每个人最终的归宿,都是自己。”在友谊中,我们亦是如此,不是鲜花与绿叶,而是一起并立于丛林,不管风霜雨雪,我们都挺拔着,让彼此看到成长的力量。这,才是友谊最好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