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为一个字跑遍全中国

为一个字跑遍全中国

时间:2022-05-06 作者:未详 点击:

  2020年8月,第12版《新华字典》出版销售,消息一经发布,就冲上了微博热搜,话题阅读总量高达7800多万。
  
  为什么这么一本普普通通的《新华字典》,能吸引众多粉丝的青睐?它的修订流程是怎样的?它的背后又有哪些鲜为人知的故事呢?这就要从程荣为一个字跑遍全中國的故事说起。
  
  程荣是编撰第12版《新华字典》的主持人,从1956年起,她就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主持《新华字典》的修订工作。
  
  在程荣看来,作为一本工具书,写进《新华字典》的每一个字都必须是准确无误的。所以,当她在修订第12版《新华字典》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名大词典》里看到江苏的邹区镇中的“区”注音为qū,还有山西的陈区镇的“区”注音为ōu,两个字同字不同音时,她犯难了。她想:“《新华字典》能否直接以此为依据为该字注音释义?这样会不会搞错了呢?”为此,她打电话咨询当地的政府官员:“陈区镇的‘区’字的读音,是不是读ōu?”但对方无法证明读ōu,这就跟旧有资料存在出入。为确保对“区”字用于地名时注音释义的准确性,她需要到当地调查,直接获取第一手最新资料。
  
  为此,程荣带上“80后”研究生付娜开车前往常州。在常州郊区,她走街串巷专门寻找老房子。但是所有老房子都在拆迁,工地上灰尘弥漫,建筑物残部七零八落地躺在地上,让人寸步难行。而且施工的工作人员只要看到有人靠近施工现场,便大声制止:“闲杂人等,不能入内。”尽管程荣一再强调自己来此地的初衷和目的,工作人员也不让程荣靠近半步,有的工作人员甚至还苦劝道:“不就是一个字吗?至于这么拼命吗?”但是,程荣没有放弃,她找到管辖这片区域的领导,十分诚恳地说明了来意,才征得了通行权利。最后在将要拆迁的老旧房屋门牌上模糊地看到“邹镇”的老式写法,后来又在新建的住宅区看到新式写法“邹区镇”。弄清了江苏的“邹镇”改为“邹区镇”,接下来就是山西的“陈区镇”了。这时,随行的付娜对程荣说:“程老师,如果在字典里只体现江苏这个邹区镇也是可以的,我们没有必要这么折腾。”程荣却语重心长地对付娜说:“我觉得很有必要到山西当地去调查清楚,把山西用到这个字的事实补上,这样,心里头才踏实。”
  
  于是,2019年9月,程荣她们又前往山西高平。可是,在去山西的高速公路上,她们的车拋了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当时又正值中午,她们的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等车修好之后,为了赶进度,程荣她们也顾不上找个地方吃饭,马不停蹄地赶赴山西陈区镇。但是当她们到达陈区镇之后却发现所有的旧房已经拆迁完毕,根本寻不到遗留下来的旧址地名的痕迹。两人感到非常失望,程荣突然想到,既然是地方住址,地方政府一定有档案记录。于是,她们又赶去镇政府办公楼查阅资料,最终看到一份地名变更的官方批复文件,上面写着“同意陈镇更名为陈区镇”。还在当地的一本地名志里查到了相关条目,跟官方批复文件正好能对应上。终于弄清了这个地名变化的来龙去脉,程荣舒了一口气。
  
  程荣像这样的实地调查,在《新华字典》中多次修订的事例,数不胜数。她始终坚持实地调查、以事实为根据,认真地工作。她曾北到黑龙江黑河调查过瑷珲镇的写法与读音,也南到过广西宾阳县宾州镇调查过呇塘村的读音以及灵川县大圩镇嵅村的写法和读音,东到浙江温州苍南县调查过舥艚镇的写法和读音,西到甘肃积石山调查过癿藏镇的写法和读音……几乎跑遍了全国,而且大多是下到最基层的乡镇村屯调查。
  
  在如今,快节奏的新时代生活,很多人对待工作太过于急功近利、患得患失了。我们应该秉承老一辈人对工作尽心尽责、实事求是的工匠精神。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