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每个伤疤都是一枚“军功章”

每个伤疤都是一枚“军功章”

时间:2022-05-06 作者:未详 点击:

  在衢九铁路梅山一号隧道“头顶”130余米高的山上,活跃着一支身穿橙黄色工作服的搜山扫石小分队。每次作业时,他们要在陡峭的石壁间攀爬、横移,甚至跳跃过万步。这么危险的工作本该由男人来完成的,可其中却有一个举足轻重的女孩,她就是“00后”的朱丽珍。
  
  2020年9月,朱丽珍大学毕业后来到了衢九铁路鹰潭工作段。从入职那天起,她就刻苦学习业务知识,和男同事抢着干苦活累活脏活,休息日还主动跟班实习……入职不到半年时,胜任了本职工作的她,又申请加入了青年突击队,增援安全等级最高,也是困难最大的梅山搜山扫石任务。
  
  梅山上十多万块裸露的石灰石被钢索网罩着,雨水冲刷、昼夜温差、过车振动、昆虫筑巢、动物打洞,抑或是随风飘来的草种在石缝中发了芽,都可能导致石头松动,成为危石。一旦危石滚落,撞击山下飞驰的列车,就可能威胁到旅客的生命安全,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搜山扫石工作的责任和意义重大,强度和难度自然就很大。除了要有不畏艰难的勇气,体力对于身材单薄的朱丽珍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为了能上山工作,她每天坚持体能锻炼。一段时间下来,虽然仍是瘦,但原来跳着也拉不起一个的引体向上,她已经能做到三个。
  
  搜山路异常陡峭,众多没有检查道的石壁倾斜度超过70度。置身于几乎垂直于地面的石头网面上,朱丽珍一手紧握安全绳和安全带,一手持检查锤敲敲打打,判断石头是否风化松動。
  
  尽管练出了一些体力,也有安全绳、安全吊带和防护服,但要移动到下一块检查区,不仅要全身发力,还要上下交替着调整安全挂绳。石灰石的断口处锋利无比,稍不注意,身体失去平衡,腿部和手臂就可能磕伤、划伤、刺伤。对于不小心留下的磕伤和淤青,朱丽珍向来都不以为意。怕队友和家人担心,她从来不在人前撸袖子、撩裤脚。偶尔被发现了,她就会说每个伤疤都是一枚“军功章”。
  
  一次作业快到山顶时,由于作业时间太久,朱丽珍有些低血糖,起身时发生了眩晕。身体突然失去了重心,惊惶中她又被脚下的石块绊了一下,整个人就一下子倒了出去,被安全绳和吊带悬空挂在了石壁上。好在队友就在身边,及时将她救起。
  
  梅山上危石多,位置各不相同,有的危石嵌在陡峭的石壁上,别说检查,就连攀爬过去都不容易。石坡上没什么落脚点,大部分地方不足三掌宽,有的地方只能踩半只脚。这个时候,朱丽珍总是以“我瘦我轻、我脚小、我灵活……”的理由跟队友们抢着上石坡。
  
  虽然体力不足,但女孩子的细心在搜山扫石中却有着很大优势。只要发现丝毫异常,朱丽珍就会给这些“重点观察对象”打上标签,编制一个特殊的“身份证”,以便后续观察。她总是随身带着一个巴掌大的红色笔记本,在上面用黑笔绘制了山脚至山顶的检查路线,蓝笔画圈标注的是危石危树的位置,蓝圈旁添上红色三角,意味着是需要重点关注的危石。根据巡检情况,排查路线不断更新。有了手绘本,像开了“导航”一样,队员们少走不少冤枉路。
  
  每次一上山作业,朱丽珍还会犯“强迫症”,已经检查过的危石,她总要回去多敲几遍。她还有自己的检查路线,在诸多检查点之间来回跨越。对此,朱丽珍说:“干的就是‘排雷’的活,多花点力气没事,这样心里更踏实。”
  
  “峭壁上的芭蕾”是对攀岩这项极限运动的美称,用来形容朱丽珍的工作也十分贴切。但攀岩只是一项运动,而搜山扫石却是责任和意义重大的工作任务。每次作业,朱丽珍冒着危险,要在石壁间来回移动上万步,上下山也需要三个多小时。身上的伤疤见证了她的付出,而正是这一枚枚“军功章”,才使飞驰的列车能顺利运行,保障旅客的人身安全。
  
  有人问朱丽珍为什么会选择如此危险的工作,一个女孩子弄得满身伤疤?每每此时,她都会笃定地说:“女孩子也是能挑担子的,为交通强国、铁路先行的事业贡献自己的青春力量是我无悔的追求。满身伤疤见证了我的成长,因为每个伤疤都是一枚‘军功章’。”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