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总有些成长的路上大雾弥漫

总有些成长的路上大雾弥漫

时间:2019-09-10 作者:未详 点击:

  你骄傲的样子让人讨厌
  
  我是高二文理分科之后认识的文瑞姑娘。新班级第一次亮相,其他人的个人介绍都是拘拘谨谨,可文瑞姑娘走上讲台是满脸的高傲。她看着台下说:“大家都认识我吧?我就不用再介绍自己了吧!”台下几个同学起哄说:“不认识!”接着文瑞姑娘淡淡地说:“我叫文瑞,各大活动的主持人就是我。”
  
  从那之后,我开始关注文瑞。倒也不是我多么刻意去关注她,只是她走在人群中,那种亮眼夺目,让你根本无法不去关注她。她长得很漂亮,很瘦很高挑,身材完美;而我是矮矮的,小小的,放在人群里不太起眼的那种,好在学习成绩不差,人缘也不差。但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和文瑞姑娘站在一起,就明显气场不足,嘴皮子也不利索了,整个人自卑得就像一朵野雏菊看见百合花。
  
  我被文瑞姑娘狠狠地怼过一次。那是一次班会上,班主任喊完了一个同学后又喊我起来代表发言。我凭着自己那点足以拿得出手的嘴皮子和文学功底,开玩笑说:“我觉得那个同学说得太肤浅了……”
  
  我的回答条理有序而且有理有据,可不知道为什么文瑞姑娘偏偏揪着我第一句玩笑话不放,开始炮火连天地攻击我。
  
  我尴尬地站在那里,委屈得要哭了。好在班主任及时出来打圆场,我才勉强坐下。
  
  我也不是很怂很怯懦的女孩子,可为什么一面对她就总觉得气场不足,连反驳的话都讲不出来了呢?
  
  我才不要做你身边的配角
  
  有时候觉得她真的是我的克星。
  
  语文老师似乎挺喜欢文瑞的,课上但凡讲到诗歌,总会请她做一个示范朗诵。唉,我最擅长的语文课,她也要来抢我半个风头。
  
  听说她交了一个男朋友,也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就是那种典型的校园里哥们儿好多,能把别人呼来喝去的男生。她还常常在班里说“某某大学已经答应接收我了”这种相当狂妄的话。
  
  她身边也总是不缺围绕着她转的人。而我,则一直和她保持最远的距离。
  
  高二那一年,正巧赶上我们学校60周年校庆,学校里选了一拨人去做校庆晚会的开场伴舞,那里面就有我一个。而她,毫不意外地又是主持人。
  
  那天,我举着蜡烛,穿着学校统一发的有点类似于那种偶像剧里面的女仆装在后面伴舞,小心翼翼用自己的身体摆出“60”字样的时候,她和一个非常帅气的男孩子走了出来,穿着长飘飘的礼服,一双精致的高跟鞋把她的个子衬托得更加出挑。镁光灯打在她和那个男孩子身上的那一刻,我觉得我整个人黯淡无光。我手里是微微发着弱光的蜡烛,和周围一堆手捧蜡烛的女孩子挤在一起,就算我铆足了劲儿也发不出亮光,也没人会看到我。
  
  是的,我承认,我嫉妒她,疯狂地嫉妒她,嫉妒她的长相和身材,嫉妒她的气场和口才,甚至嫉妒她身上那件据说值三千块的、我根本舍不得买的大衣。
  
  校庆晚会结束后,我狠狠地脱掉了那件无数人穿过的“女仆装”。想想我真是有毛病,明明是自己最不擅长的,为什么还要参加这种活动来自取其辱?我才不要做她身边的配角!
  
  她的骄傲被踩在了地上
  
  她高中生活某种程度上的滑鐵卢发生在高二下半学期。
  
  那是一次年级组织的朗诵会,因为上次受了刺激的缘故,我并没有参加,而是跟家里人一起去旅行了。等假期结束,我从外地回来,返校,踏进教室的那一刻,察觉出了一丝异样。
  
  她一个人安安静静坐在座位上,而不是和一大群人嘻嘻哈哈闹着,开各式各样的玩笑,这不太符合她平常的作风。
  
  正巧那晚我和朋友在策划班级活动,有一个角色空缺,我想着她合适,于是说:“那不正好让文瑞上吗?”
  
  一旁的好友扯着我的袖子小声说:“这两天你不在,看来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吧?”
  
  好友凑近了说:“就那次朗诵会的时候,因为入场券检查造成当时观众场有点混乱和吵闹,她不顾同学和老师的意见,擅自做主锁了会场的大门,导致很多同学拿着入场券也没能进去。最关键的是,那些被关在外面的同学,很多都是我们班的,还是那些整天和文瑞在一起玩儿的朋友。”
  
  我心中一阵窃喜,有种大快人心的感觉,然后说:“也就是说,她得罪了许多同学,包括她的好朋友?”
  
  “是啊,你觉得她那些好朋友,是真的对她好吗?”好友撇撇嘴说。
  
  很快,她和男朋友也分手了。后来,她的锋芒有所收敛。
  
  一个人在她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所有的骄傲都可以被容忍,化作身边人的掌声和羡慕;可一个人一旦马失前蹄,她的骄傲就不被人买账了,甚至之前说过的大话,都会被有心人掰碎了择出来,拿到太阳下用放大镜看,变成回击的把柄。
  
  把矛盾推上顶峰的其实是文瑞身边的一个女孩,之前是属于她们那个“小圈子”的人,所以文瑞姑娘曾经说过的大话,所有自以为是、我行我素的举动都被这个女孩记在心里。
  
  架吵得很凶,多对一,后来甚至闹到被班主任请家长的地步。文瑞姑娘的妈妈来了,委屈巴巴地替女儿辩解着,说她们家也没有很有钱,她也没有被保送种种的话。
  
  她的骄傲这一次终于被彻底踩到了地上。
  
  岁月会谅解一切
  
  到了高三,大家各自有各自的方向,艺考的艺考,出国的出国,学文化课的就留下来好好读书,谁也没有闲心再管别人的事情,我们也再没有机会看什么节目晚会。
  
  而文瑞姑娘也去了北京学习播音主持,中途回来过几次,看到我的时候竟和我打了招呼,我也和她说了两句话。等到她离开的时候,我才发觉,她近看并没有远看那样出众,脸上也有一些小斑点。
  
  后来高考结束,不知为何,听说她艺考没有拿到任何学校的合格证,甚至包括她当时夸下海口的那所她几乎都不屑一顾的学校。
  
  而单凭她的文化课,想要去个好学校,就更是不可能了。
  
  听说,她家里挺失望的。这一年,她好像是选择了复读。
  
  当然啦,这些也都是女孩子之间的八卦,口口相传的东西,是真是假委实难辨。毕竟,高考结束后,她和我们大多数人都失去了联系。
  
  后来,我去了一所北方的大学,看到了更加广阔的世界,收获了更多的美好。
  
  在多年以后,这些都成了属于光阴的故事,而那些成长过程中的我们都会犯的小错误、小戾气、小虚荣,似乎也都可以被原谅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