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问自己:你凭什么

问自己:你凭什么

时间:2019-09-10 作者:未详 点击:

  小学四五年级时,我学习很好,伶牙俐齿,穿得也干净。这种女孩儿都会当个小干部,很不吃亏的样子。有一天放学,我跟一帮同学在操场上玩儿,书包就堆在旁边的地上,忽然有个同学说:“张越,她动你的书包!”
  
  我看见一个低年级女生在旁边。她其实没有打开书包,绝对不是在拿别人的东西,可能只是一个人在操场边闲着无聊,见堆了一地模样各异的书包,随手扒拉着看了一眼。就是这么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我竟然跑过去,抬手扇了那女孩儿一耳光,厉声说:“你敢动我的东西!”同时,我有一丝得意,觉得自己很狂。
  
  被打的女生又矮又瘦,一声不吭,满眼惊讶和畏惧,一直呆呆地看着我。我有些尴尬,也不知如何收场,僵持了半天,假装没事儿似的对大家说:“别理她!咱玩儿去。”随后就跑开了。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打人,打人的感觉很恶心。如果她当时反抗了,可能会激起我犯狂拔份儿的热情,但她很懦弱,她的忍受让我讨厌自己。后来我常在影视剧里看到打耳光的情景,都被处理得很帅很解气,但我不喜欢看。不管在现实中还是在戏剧中,不管谁打谁,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喜欢。
  
  这件事我回家后没有提起,而且在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以为我已经忘了,但报应几年后来了。
  
  上個世纪70年代末,我以满分的成绩考上了一个极有名的中学。我的同学全是各个学校的尖子生,结果,我再也不拔尖了,甚至算得上是个差生,这对一个一贯自以为是的女生来说是极大的羞辱。
  
  一天,上数学课——这是我最害怕的课。老师照例叫一个同学在黑板上演算例题,那天叫到我,我哆哆嗦嗦地在上面做题给大家看。那道题其实很简单,但我完全做错了,自己还浑然不知。老师大概也不耐烦了,就指着我问大家:“她做得对吗?”大家齐声说:“不对!”然后都笑了。在一片笑声中,一个同学的“评价”冒了出来:“这傻老帽儿!”
  
  我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一贯优秀的自己,被瞬间打掉自尊。尽管后来我得到安慰,骂人的同学也受到批评,但这于事无补。我巴不得自己死掉,来逃避那种难堪。
  
  后来我常想,为什么那个同学可以侮辱我,而我无能为力?因为在彼时彼刻她比我聪明,比我优秀。为什么我当初可以打另一个女孩?因为我比她强大,比她狂。为什么一个更有力量、更优秀的人就可以藐视并伤害一个比自己弱的人?那么,所谓的优秀和强大又有什么意义?在“欺负人”这个可耻的角色上,我跟那个骂我的女生有什么区别?在“被欺负”这个可怜的角色上,我跟那个被我打的女生又有什么区别?
  
  其实每个人都会伤害人,每个人都会被伤害,可我们只知自己的苦,却不知自己施加给别人的苦。以前,我很骄傲,后来我把骄傲当成魔鬼,日日与它搏斗,我就问自己:你凭什么?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