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是谁在摆渡我们年轻的喜欢

是谁在摆渡我们年轻的喜欢

时间:2019-09-06 作者:未详 点击:

  A
  
  高二文理科分开后,选择理科的女生就成了班级里的“熊猫”。这样说并不夸张,一个班五十几人,只有五六个女生,能不被当成“熊猫”保护么?
  
  我很有幸,因为我是班里六只“熊猫”中最漂亮的一只。别人都想不通,以我优秀的语文、英语成绩,选择文科才是正确的。可是人生,哪有那么多所谓“正确”的路,我深思熟虑后选择理科自然有我的原因。
  
  父母一向尊重我的选择,老爸说过无论我做何选择,他们都会义无反顾地支持我。父母的这个态度给我吃了一粒“定心丸”,我可以走自己想走的路,而不必在乎别人说什么。或许我是有点自私,我选择理科是因为我喜欢的魏柏然也选择了理科。
  
  魏柏然是学校的“宝贝”,理科成绩特别好,高一时就代表学校出去比赛了几次,数、理、化都获过奖。如果魏柏然仅是成绩好,他对我不会有太大的吸引力,我更不会“趋之若鹜”地跟随他的脚步;如果魏柏然仅是阳光、帅气,他对我也不会有太大的吸引力,学校里的帅哥很多,我没必要因为他,放弃那么多对我示好的男生。可他不仅仅是成绩好,长得又阳光帅气,对同学还很温柔体贴,这种种的优点集中在一个“魏柏然”身上时,我就无法抗拒了。
  
  魏柏然曾经坐在我的后面,在一群人的狂欢中,我唯一注意的人只有他。高一时,我们班上的氛围很融洽,常常是一群人一起去图书馆、滑旱冰、郊游、义务劳动……那么多人中,他的一言一行总是深深地吸引着我的目光,他独立存在,却又不突兀;他个性鲜明,却不张扬,让我情不自禁又心甘情愿地追随在他后面。
  
  B
  
  我和魏柏然像所有关系普通的同学一样,简单交往,泰然处之。
  
  班上女生少了,相貌清秀、个头高挑的我自然被众男生称为“理科班之花”。我听到这个名号后,嫣然浅笑,淡淡地说:“你们太无聊了。”但心底却有流沙般掠过的喜悦。我喜欢被人赞美,如果这话是出自魏柏然口中,那就更好了。当然,我也知道,魏柏然不会说这样的话,如果他会说,他就不是“魏柏然”了。
  
  上了高二,学业更紧张了。魏柏然一如既往地优秀,理科原本是他的强项,在试题难度提升后,魏柏然的优势更凸显出来,远远把其他同学撇在后面。而我的担心也终成现实,几次数理化的考试,我都垫底了,虽然我的语文成绩遥遥领先,但怎么也平衡不了垫后的名次。我心里很失落,也充满了惶恐,我不知道,以这样的状态,我能否坚持到高考?
  
  原本爱笑爱闹的我沉默了,我找不到让自己开心起来的理由。魏柏然对我说:“姚星儿,你原本不该待在这里的。”我看着他,盯着他闪烁的眸光,好半天后,才挤出一句话:“我愿意,这是我自己的选择。”他看了看我,欲张嘴,却终究没再说一句话,摇了摇头转身离开。
  
  我呆呆地坐在座位上,盯着黑板,却什么也看不进去,泥塑一般。我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我想我对他的“喜欢”他一定懂,但他却没有理会。
  
  班主任来做我的思想工作,他希望我能早点提出申请,转到文科班。班主任说:“姚星儿,你能选择到理科班来,我很高兴,但你是学文的苗子……”班主任的话很委婉,但我听明白了,他担心我拖了理科班的后腿,而且浪费了上天赐予我的聪明才智,可能他也从别人口中了解到我选择读理科的原因吧。他停顿一会儿后,又继续说:“当你变成一个毫无优势、郁郁寡欢的女生后,你觉得你还会喜欢这样的自己吗?如果你自己都不喜欢自己了,又如何让其他人喜欢你?欣赏你?喜欢,是从欣赏开始的。”
  
  班主任离开后,文科班的老师也来找我了。她痛心疾首地对我说:“姚星儿,你的选择对自己不公平,对别人是一种负担,你知道吗?”我茫然地望着表情夸张的老师,不置可否。“没有人会因为你错误的选择而感动,这是愚蠢的,是极不负责的行为……你明明可以是文科班的优秀生,却到理科班垫底,你觉得一个成绩优秀的学生会喜欢一个垫底的学生吗?”
  
  我彻底傻了,难道大家都知道我选择理科是因为魏柏然吗?这可真是个愚蠢的举动,想想信任我的父母,想到魏柏然对我说的话,我无法原谅自己。
  
  C
  
  大哭一场后,我在最快的时间内向老师交了申请书,提出转到文科班。收拾东西时,魏柏然来了,他默不作声,一直傻站在我身边。
  
  “让一下,别妨碍我。”我忍不住对着他大声吼道。心里是憋气的,我想这几天全校的学生都在看我的笑话吧,强忍的泪终控制不住,簌簌往下掉。
  
  班上剩下的五个女生围过来,她们紧紧抱着我,其中一个在我耳畔说:“姚星儿,你为了自己的喜欢,勇敢过一回,你很棒!但你确实更适合读文科,那才是你的出路。”
  
  我一把抹去眼泪,强颜欢笑说:“我知道了,谢谢你们!”
  
  半年的同学生涯,说同学情谊很深是假的,但说没感情也不可能。面对分开,谁都会忍不住难过。我知道自己难逃被人嘲笑的境地,倒不如勇敢地面对。
  
  那些嘲笑、讽刺果然山呼海啸般向我扑来,还好,我已经做好面对的准备,没有被“打垮”。我根本不理会那些嬉笑戏谑、阴阳怪气的面孔,重新调整了自己的學习计划和目标,决定以悬梁刺股的努力弥补之前的缺失。
  
  那是一段脱胎换骨的日子,我逼着自己不再去想魏柏然,每天背英语单词、地理、历史、政治,让自己忙得没有时间整理心情。我想,时间是最好的解药,可以让人淡忘一切。
  
  文科楼和理科楼相隔十几米,但于我却仿佛隔开了两个世界。那半年荒诞的经历,那种想努力却无计可施的焦灼让我深深刺痛,我从来都是很努力的学生,但方向错时,一切努力都只是枉然。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