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十四岁陪我走过凌晨四点街道的人

十四岁陪我走过凌晨四点街道的人

时间:2019-09-06 作者:未详 点击:

  看《中国好声音》时发现,周杰伦导师战队的很多学员,都是“听着他的歌长大的”铁粉了。我突然记起,自己最初听周杰伦,还是因为阿岚。
  
  阿岚是我十三四岁时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在老师和家长眼里,我们是最不可思议的朋友组合,我也曾被老师多次告诫,别和她走得太近。
  
  彼时阿岚很叛逆,算是问题少女:早恋、逃学、离家出走,和老师吵架。而我是个标准的书呆子,极度内向,除了成绩一无所有,看起来乖且优秀,其实孤独得可怜。
  
  老师问过我很多遍,你怎么会和阿岚成为好朋友?我说不清,但我心里是知道的。阿岚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缺少爱和安全感的她总是很难安静下来,她需要青春的躁动和刺激来填补内心的缺口。但是她其实是一个非常聪明、善良又讲义气的女孩子,也在努力做一个很优秀的人。只是青春就像一条太清浅的水流,一颗小石子就让它偏了流向。
  
  我十四岁那年,初二,那时我们关系最好。她住在姥姥家,离我家非常近,我们放了学一块儿走,经常互相串门。她姥姥家是平房,有一个大大的天井,里面还种了很多好看的花儿。我们会坐在小桌子上一起写作业,然后牵着手在大街上来回走。她会给我讲她的心事、妈妈的新老公,和其他好朋友之间的芥蒂,有时候还讲男孩子,她收到了谁的情书,或者对谁动了心。我那时还懵懂,听得心惊肉跳,只会劝她收心学习,她就笑我呆。
  
  我人生中第一次朦胧的爱慕,也是被她戳破的。那时候的我尚且不明白喜欢是什么,是她告诉我,这种感情叫“暗恋”。那是青春期里我最大的秘密,我也只和她谈。
  
  如果说我的青春里,还有一些热闹和疯狂,那都是由她带来的。那时候我埋头在课本、试卷组成的小天地里,只有和她在一起时,我才能透一口气,就像是沉入水底的人浮出水面看看外面的世界。
  
  某个周日上午,她来我家写作业,却突发奇想要走路回几十里地以外的老家,去看看她儿时的小伙伴。我们说走就走,扔了作业,沿着高速公路,凭着她模糊的记忆走了5个小时。在烈日炎炎的路上,连买水的地方都没有。我俩口干舌燥却说着话停不下来,5个小时啊,把自己的心事、班里的八卦、喜欢的男生,甚至即将到来的考试押题都聊了一遍,路还是看不到头。于是阿岚就开始唱歌给我听。她最爱周杰伦,她也爱蔡依林、梁静茹、孙燕姿那些声音好听的女歌手,她给我唱《东风破》,唱《爱你不是两三天》,唱《天黑黑》。终于,我们走到了镇上,我身无分文,她把身上的钱都拿出来,我们一起分享了一瓶可乐,并在镇上的小吃铺子里一人吃了一碗1块钱的冷面。那是我到现在为止都觉得最好吃的冷面。天要黑了,我们搭车赶在我爸妈下班之前回到了家,没有人知道我们刚刚经历了怎样的长途冒险。
  
  也是她陪着迷惘的我,走过凌晨四点钟的街。那段时间,我的学习到了瓶颈期,成绩不稳,心情很惶惑,陷入到一种忧郁中无法解脱。深夜睡不着,在我的小床上她陪我彻夜聊天。天蒙蒙亮了,她说:“不如我们出去走走。”我们穿过安静的空无一人的街道,走过学校,走过天桥,走到我暗恋的男孩子家的楼下,坐了十几分钟。她说:“走吧,我带你去吃早饭。”
  
  我虽然跟她是好朋友,但是并没有像家里所担心的,我会“学坏”。我试了很多办法想让她和我一起学习,我带她写作业,给她讲题,想用学习把她留在我身边。
  
  某一次考试前,我和她一起去吃刀削面。我说:“你要好好努力考,争取能考进前几名,我也加油,争取还是第一。”
  
  她突然不高兴了,甩开我的手:“为什么不能是我第一?”
  
  当时她的成绩已由最初的中上掉到中等偏下,我愣了一下,心情有點委屈却又安慰。我想:她果然还是不想放弃学习的,也许她以后真的会考第一。
  
  但是我的希望落空了。后来她在叛逆的路上越走越远,朋友也越来越多,而我面临中考的压力自顾不暇,我们的疏远来得不易觉察。她离家出走那天,自习课上,老师在班里点名让几个平日里跟她玩得好的朋友帮忙去找,没有叫到我。我当时心里十分难过,我知道,我已经远离了她的世界,若是问我她会去哪里,我也真的并不知道。
  
  再后来,中考又高考,几乎断了联络,偶尔联系起来她会责备我忘了她。
  
  其实我从没有忘记,只是太美好的岁月,就只能停留在当年了。我不想看她对生活认怂,不想和她无话可聊却硬找话题,不想和她聊那些钱啊房子啊工作啊之类的现实琐事。
  
  我们就这样四散在人生里。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