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挑战偏见

挑战偏见

时间:2019-07-11 作者:未详 点击:

  挑战偏见字数:1109来源:感悟2017年4期字体:大中小打印当页正文当别人问我“你是女权主义者吗?”我有时不知道他们的潜台词是什么,这个“权”是什么“权”,是权利,还是权力?如果是指女人应该享有与男性平等的机会和权利,那么我就是女权主义者。如果是指用对立的态度向男性夺取“权力”,或是忽略男女性别差异,要求女人与男人做同样的事,然后才能平等,我就不能认同。毕竟,我们挑战的,是性别歧视的偏见,而不是男性本身。
  
  在中国,女性已达到创业者的1/3左右,全球前十名白手起家的女富豪中一半来自中国内地,这就是市场的力量。女性凭借在沟通、服务和团队协同能力方面的优势,在经济结构调整、服务业比重上升的今天显示出更强大的竞争力。
  
  但对女性的歧视和暴力依然广泛存在,有形无形的玻璃天花板依然制约着女性成长,这是不公平的表现。还有一种不公平,就是要求那些在职场上有所作为的女性必须独自完成所谓的“平衡”。
  
  “你是怎么平衡事业与家庭的?”是几乎所有女性精英必须回答的问题,似乎如果她们不能先把家庭“搞定”,就没有干事业的权利。更有趣的是,男性精英从来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似乎他们的“私事”与事业无关。没有家庭层面的“伴侣”的支持和体谅,仅仅靠女人自己努力,就要“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斗得过小三,打得过流氓,生得了孩子,買得了新房……”,真是活生生地要逼出一代女超人了!
  
  有年轻女性问:“到底是干得好重要,还是嫁得好重要?”我觉得这是一个伪命题,为什么你需要让自己做这道选择题?干得好,是安全与独立,嫁得好是幸福感。二者兼顾不仅是女性的梦想,也是男性的追求。问题往往出在,你向“嫁得好”要独立与安全,向“干得好”要幸福感,结果可能都会失望。
  
  每位女性,都有自己的偶像,我的偶像是我的外婆。她出生于1911年辛亥革命期间的浙江绍兴。幼年时,按照旧传统,女人必须缠足,而且负责执行这一残忍任务的就是她的亲生母亲。因为疼痛,外婆彻夜哀号,终于让有了一些新观念的外婆的父亲无法忍受了。他说:“现在已经是民国了,大城市的女孩不再缠足,我看就算了吧。”
  
  就这样,外婆的缠足被终止了,她有了一双半大不小的“解放脚”。而就是这双半大不小的解放脚,让她能够在17岁那年,为了逃离包办婚姻,半夜出逃,一路东躲西藏,风餐露宿,终于来到上海,进入一家手帕工厂做起缝纫工,后来创立家庭作坊……回头想来,一位不识几个大字的乡下女孩,要有怎样的决绝,才能克服恐惧,向一个未知世界迈出自主的脚步!
  
  我觉得那是生命对自由的渴望。这样的勇气,就是一代又一代女性内心的动力。女性的自由与平等,不是孤独的自我奋斗,而是一代人接一代人的接力奔跑。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