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

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

时间:2019-06-12 作者:未详 点击:

  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站在一辆自行车旁。那是一辆军用的大自行车,结实又潇洒,更棒的是它没有被锁上。
  
  在邮递员拿着信件消失在居民区入口的一刹那,伊布迅速跳上车把它骑走。心“怦怦”地在胸腔里撞击着,这种刺激让他有莫名的兴奋。
  
  转过一个弯,他停了下来。他低头看看车后座两旁的邮件袋,那里还有不少信,有很多人正在等待着这些信的到来。沸腾的血液逐渐降温了。“不行,你不能这么做!”他这样对自己说。但他并不敢把车骑回原来的地方,只是溜下车拔腿就跑。
  
  这并不是他第一次偷自行车。7岁那年,哥哥送给他一辆他梦寐以求的竞速自行车,他每天都骑着它不愿意下来。但不久之后那辆车就被偷了,第一时间发现的父亲追了出去,但由于寡不敌众,没能把车抢回来。伊布哭了很久,擦干眼泪之后,他决定不再软弱,不就是车被偷了吗?再偷一辆回来就是了。
  
  偷车成了这个孩子最擅长的事情。每当自己的车被偷了,他就去偷别人的车,如此循环往复。以眼还眼,以牙还牙,7岁的伊布学会了最无情的生存法则,因为他生活的地方叫罗森加德。
  
  索马里人、波兰人、土耳其人、斯拉夫人……在这个贫民社区里,外来人口占据了总人口的86%。瑞典人怀着美好的理想接纳了无数来自战乱国家的移民,但是这些移民并不能很好地融入当地社会,而是在聚居地自成一派。罗森加德就是这样一个移民聚居地,各种肤色的人在这里混居,贫穷与混乱是它的主色调,失业与犯罪是它的主旋律。有一段时间,在没有警车护送的情况下,救护车都不敢开进这座小城。与拥有着高素质国民和高度文明的瑞典主流社会相比,罗森加德就像一个黑暗的平行世界。
  
  作为一个脾气暴躁的克罗地亚母亲与酗酒的波斯尼亚父亲的儿子,伊布是一个最典型的罗森加德移民后代。这对夫妻在儿子两岁的时候不欢而散,伊布跟着父亲塞菲克·伊布拉希莫维奇生活。父亲是一个装修工,工资少得可怜,他们经常挨饿。伊布说:“我像一头饿狼一样回到家里,打开冰箱,心中祈祷着:拜托,拜托,有一点能吃的东西吧!但是,没有,什么都没有……我翻遍了每一层、每一个角落,但是连一点通心粉或是一个肉丸都找不到。”伊布回忆道。
  
  饥肠辘辘的他只好跑到母亲家找食物。工作了14个小时才下班的母亲带着他去清理别人家的垃圾桶,这样才能赚一点零花钱给他买东西吃。那种饿得火烧火燎的感觉,伊布一辈子都忘不了。
  
  在这样穷困的生活中,一点点温暖与快乐都显得尤为珍贵。有一次,父亲用攒了很久的钱给伊布买了一张宜家的床。伊布高兴极了,他从来不曾拥有过这么好的家具。但是父亲的钱都花光了,没法再购买送货上门的服务,于是,父子俩合力将那张床硬生生从宜家抬回了家。“我们一定是疯了,”疲惫的伊布对爸爸说,“但是我们真是太厉害了!”
  
  吃不饱饭,床也是奢侈品,不过穷孩子总是能有自己的娱乐方式。伊布最喜欢和小伙伴一起在街头踢足球。罗森加德的街道狭窄,密集的住宅与店铺让孩子们找不到一块足够大的空地充当足球场,他们不得不在运动的同时高速运转大脑,把各种转向、盘带和黏球的技巧做到极致,这样才能在各种障碍物之间找到前进的方向。“踢球的时候,我们尽量打有难度的穿裆球,要做最难的动作、最棒的跳跃、最疯狂的跑动。这比在宽阔的草坪上踢球要刺激多了。”伊布说,“我爱上了这种感觉。”
  
  贫民区的街头是没有谦虚礼让的,有时候,大孩子们不允许年幼的伊布和他们一块儿玩。为了赢得他们的尊重,伊布必须胜过他们才行。他在家里破旧的电视机前专注地研究巴西队的比赛录像,罗纳尔多与罗纳尔迪尼奥的天才脚法让他沉醉。他不停地苦练,连睡觉的时候都抱着足球,在脑海中模拟着比赛场面,直到自己也能做出一样的动作。
  
  很快,年长的男孩子再也不敢小看这个斯拉夫小子了。随着伊布的技术越来越出类拔萃,他还发明了一个“兹拉坦对抗所有人”的游戏,由一群孩子来防守他一个,如果有人能把球从他的脚下抢走,他就会给对方买糖吃。兜里并没有几个钱的伊布敢提出这种要求,自然是因为几乎没有人能做到。
  
  街头比赛的强度与水平渐渐跟不上伊布的脚步了,他参加了马尔默当地的青少年足球训练营。但是并不是每次活动的费用他都交得起。有一天,父亲给他一笔钱,让他去参加一个渴望已久的训练营活动。“这可是你这个月全部的薪水呀,爸爸!你拿什么付房租呀?”伊布惊讶又感动。虽然因为在祖国经历战争而变得沉默寡言的父亲,平日里只知道喝啤酒,但他也在用他的方式关爱着自己的孩子。
  
  伊布对待足球的态度越来越认真了,他从来不缺席训练。俱乐部离他家有5公里远,为了不在训练中迟到,他在训练营旁的停车场偷了一辆自行车。不料有一天,他发现这辆车的主人就是训练营里的教练。
  
  教练原本可以把他开除,让这个孩子回到街头自生自灭,但他还是宽容地一笑置之,这让伊布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事实上,这并不是他的足球生涯唯一一次被挽救。在加入马尔默俱乐部的专业队之后,他曾经有一次把队友打得头破血流,愤怒的家长要求俱乐部把这个桀骜不驯的移民小子赶出球队。
  
  的确,少年的心思最敏感,行为也最冲动。和金发碧眼的瑞典本土队友相比,他的衣服破旧、举止粗鲁。队友一个异样的眼神,一句不屑的话语,都足以点燃伊布内心的怒火。
  
  虽然事后伊布跑去医院道歉,受伤队友的父母还是不愿意轻饶他。他们收集了俱乐部中许多孩子和家长的签名,请教练与负责人把这个“坏孩子”赶走。接到这份请愿书的,是马尔默青年队的主教练阿克·卡伦博格。
  
  卡伦博格对伊布并不算非常好。平日里他总是批评伊布带球太多,总是要求他多给队友传球,总是说他的态度不够端正,而且还老把他放到冷板凳上——对这一点,伊布可没少在私底下骂骂咧咧。
  
  但是这样一位老派又固执的教练,当着家长的面把请愿书撕了个粉碎。
  
  伊布留在了马尔默青年队。这件事让他明白,像他这样的异乡人,只有在训练中比瑞典孩子刻苦10倍,比他们踢得出色10倍,才能真正地出人头地。
  
  他对足球的热忱更甚,但与此同时,他嚣张狂妄的脾气也越发不可收敛,在比赛的时候,他会大声地和队友甚至是观众吵架。马尔默青年队的教练不停地告诉他:“你需要融入球队,为团队多做贡献。”但是伊布觉得那种观念实在是老掉牙了——如果把球交给他,他就可以用进球来结束比赛,何必浪费时间把球传来传去的呢?
  
  1999年的一天,马尔默U20青年队正在进行训练赛。与平日里不同的是,前瑞典国脚、马尔默俱乐部主教练罗兰德·安德森在球场边观战。比赛结束之后,他单独留下了伊布。
  
  有些不知所措的伊布赶紧回想:“是不是自己最近又闯什么祸了?我又不小心偷了哪个大人物的自行车?我把队友又揍出血了?”令他沮丧的是,他闯过的祸实在太多,不知道该为哪件错事编造开脱的理由。
  
  见到了罗兰德,伊布首先开了腔,带着男孩子在心虚的时候所特有的那种虚张声势的姿态:“嘿,罗兰德,最近怎么样?放轻松点,大家都活得好好的呢。”
  
  罗兰德正襟危坐在办公桌后面,声色俱厉地开口道:“伊布,你不该再和那些小蠢蛋一起踢球了。”
  
  伊布的脑海中立刻拉响了一级警报:完了,他要把我开除出球队了!
  
  “为什么?”他费劲儿地问,“你指的是什么?”
  
  “你应该和成年球员一起比赛。”
  
  伊布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他傻乎乎地“啊”了一声。
  
  广受爱戴的主教练微笑着说:“欢迎来到成年队,小伙子。”
  
  心脏像是突然被拉扯到地底下之后又被提升到高空,即使偷到全马尔默最酷最高级自行车的那种刺激,也比不上伊布此时内心的狂喜。
  
  18岁的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正式成为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他第一次意识到:足球可以把他带离那个阴暗的贫民区,足球还将改变他的一生。
  
  兹拉坦·伊布拉西莫维奇
  
  ZlatanIbrahimovi
  
  生日:1981年10月3日
  
  出生地:瑞典马尔默市
  
  身高:1。95米
  
  体重:95千克
  
  位置:前锋
  
  球衣号码:10
  
  所属俱乐部: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
  
  所属国家队:瑞典
  
  荣誉:曾获2012年国际足联金足奖和2013年国际足联普斯卡什奖,是巴黎圣日耳曼足球俱乐部历史上的最佳射手,同时也是瑞典国家队历史上的最佳射手。曾9次当选瑞典“足球先生”、3次当选意大利“足球先生”,在欧洲的7家俱乐部总共获得过11次联赛冠军。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