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文苑 人物 社会 人生 生活 文明 点滴
当前位置: 主页 > 读者文摘 > 人生 > 最危险的赌局

最危险的赌局

时间:2019-02-07 作者:未详 点击:

  有一次我在某经济刊物上读到一篇文章,是个国内有名的企业家写的,文章的主题是财产的保存。
  
  这个企业家身边的朋友也是成功的商人,生意做得很大,积累了不少财富。商人年纪大了,不想再辛苦,准备出国定居以安享晚年,于是想方设法把财产留给子女。
  
  结果孩子不争气,没几年就把财产败了一半。因为商人的太太比较精明能干,所以他就把财产的管理权委托到太太的手里。没想到这个商人的太太变心了,伙同他人转移了财产。至于信托基金什么的,这些商人根本不愿意相信,因为他们自己最清楚,被完全坑了吞掉财产的例子,活生生大把抓。
  
  企业家的另外一个商人朋友,母亲去世,把财产委托到父亲手里。但是这个父亲再婚了。财产的继承权第一顺位是其配偶,其次是子女和父母。于是这个商人的财产又面临外人来争夺瓜分的危机。
  
  之后,这个企业家看着身边朋友们触目惊心的糟糕例子,就把身家财产都委托给自己的老娘。放在母亲手里十几二十年,没有出过任何问题。做母亲的,总是坚定不移地维护自己孩子的利益,因此企业家特别放心。
  
  当时看完这个故事,我被逗乐了,觉得很有点洞察人性的意思。坐火车时,我讲给我的母亲听。
  
  我说:“看看自然界的动物,连母猫都要把地盘给自己的猫崽子,人类也差不多。”我的本意,是感慨母爱的伟大、母性的深沉。
  
  结果,母亲听完就笑了,说道:“其实也不一定老娘最靠谱。如果有好几个孩子,情况就变了。以前老一辈的人生的都多,不像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做母亲的也会偏心,有的孩子比较会撒娇、比较弱,当妈的就会更加心疼这个孩子,把自己的私房钱都给这个孩子。”我哑然。
  
  母亲接着说:“也有的母亲截然相反,助强不助弱。哪个孩子最有出息,长得最漂亮可爱,让她有面子,就把全部的资源和爱都给这个强者。为了养老有靠山,就特别偏心这个强的孩子,反而不怎么搭理弱小的孩子,随便敷衍地养大。子女多的家庭,分家产常常生出纠纷,从古至今都是这样。如果母亲只有一个孩子,就会全心全意依靠这个孩子,哪怕自己不要命了,也要疼爱帮扶这个孩子。”
  
  血缘亲情,是人最珍贵的情感之一。亲情里面有着最为温馨动人的一面,也有着自私自利的一面。
  
  人类繁衍进化,遵循水往低处流的规律,保障自己的基因更好地发展延续下去。上一代人疼爱养育下一代,下一代人再爱惜下下一代。甚至牺牲自己,保全孩子。
  
  古代摸金校尉这个行业里面很多是父子搭档。按规矩都是儿子下去拿东西,父亲在上面接应。一般说来,在深坑墓穴下面的那个特别危险,在上面拉吊绳的较安全。
  
  照亲情来说,应该是父亲承受更高的危险在下面作业,儿子在上头接应。
  
  但是這种安排常常发生人性惨剧——父亲拿到值钱的宝贝用吊篮送上去给儿子,儿子就会霸占全部金银珠宝,把父亲丢下,任其困死。
  
  换成做父亲的在上面接应,他当然不想断子绝孙,所以一定会把儿子拉上来。惨剧发生太多,规矩就逆转了。
  
  这么看来,人性仿佛在高空踩钢丝,徘徊在兽性和神性之间,极为危险,摇摇欲坠。
  
  我特别喜欢日本作家森村诚一的小说《人性的证明》,它把人性推向悬崖边缘。20世纪,这部小说被改编拍成电影《人证》,主题曲《草帽歌》令无数人潸然泪下。
  
  小说讲的是这样一个故事。红极一时的家庭问题女评论家八杉恭子,“二战”时,曾和一个黑人发生关系,有了孩子乔尼。战后,她用尽心思,改换身份,有了新家庭和儿子恭平,重新开始生活。可以说,她的新生活非常体面,她在电视上侃侃而谈教育问题,是大众眼里的专家。然而,她的幸福却是假象。
  
  她的混血儿子乔尼渴望见到母亲,渴望得到母爱,千里迢迢来日本寻找母亲。可是,为了保住自己和丈夫的显赫地位及名誉,八杉恭子并不想要这个混血儿子,更不想把这件事公之于众,失去辛苦得来的一切。
  
  所以,她先布局谋杀了自己的混血儿子,再设计杀害知情人。
  
  她和儿子恭平的关系很糟糕,这个儿子娇生惯养,是个内心空虚的飞车党小流氓。她为了维持虚伪的母慈子孝关系,掩盖了儿子的违法犯罪行为,令恭平滑向深渊。
  
  八杉恭子的杀人手法煞费苦心,几乎找不到任何证据。
  
  谁也不会觉察,一个落魄贫穷的底层黑人青年意外被杀,会跟著名的教育评论家有至深的关系。警方也以为黑人青年死于街头混混之手。
  
  只有一个侦探始终怀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个侦探通过逻辑推断,走访深山里的旅馆,寻找当年的知情人,也没能掌握过硬的证据。没有确凿的证据,就无法将八杉恭子绳之以法。
  
  最后,这个侦探已经技穷,决定孤注一掷,赌一局。
  
  混血儿子乔尼戴着一顶草帽,念起当年流行的诗歌找母亲,那正是幼年时,母亲给他留下的美好记忆。
  
  侦探精心布局,步步紧逼,在八杉恭子面前,一点一点地揭开事实真相。但八杉恭子仍然一口否认,压抑自己,强装镇定。
  
  这时侦探用强烈的愤怒和深情念起《草帽歌》。
  
  曾经,乔尼也是母亲最心爱的孩子。母亲在小小的孩子耳畔,低声吟唱着《草帽歌》。而乔尼,无论如何都不相信,母亲会杀死他,伤心痛苦至极。临死前,乔尼甚至挣扎着离开犯罪现场,为母亲掩饰罪行。
  
  “妈妈,你可曾记得你送给我那草帽?
  
  很久以前,我失落了那草帽。
  
  它飘摇着坠入雾积峡谷。
  
  妈妈,我想知道那顶旧草帽发生了些什么,
  
  掉落在那山坳,就像你的心儿,离开了我的身边。
  
  忽然间狂风呼啸,夺去我的草帽。
  
  高高卷走了草帽,飘向那天外云霄。
  
  妈妈,那顶旧草帽是我唯一珍爱的无价之宝。
  
  但我们已经失去,没有人再能找回来,就像是你给我的生命。”
  
  八杉恭子终于崩溃,内心的母性伴随着悠悠往事,被彻底唤醒,压倒了一切自私与利益的考量。她撕心裂肺地痛哭起来,承认了所有事实。侦探赢了。
  
  这场较量,母爱险胜。在读完小说的当年那个深夜里,我默然良久。这是一场世界上最危险的赌博。故事里的人物所下的赌注,是人性。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